《回到年少时》
第238节

作者: 梦幻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于立全帮着许向晴把行李放到后备箱然后亲自帮忙开车门,让一个大公司总经理这样忙前忙后的许向晴还真是不好意思,不过于立全本人倒是非常乐意效劳。于立全是个聪明的,为了许向晴帮主都亲自过来,可见许向晴的能耐,自己能让许向晴记着自己的好那是福气。
  于立全亲自开车载着两人赶去机场,后面跟着两辆车,是要跟着两人去纽约的随行人员。许向晴注意了一下,都是练家子,看来朱阔也很是在意自己的安全。
  因为安市这个年代还没有直达纽约的航班,许向晴需要和朱阔先去海机场,然后从那里转机到纽约。
  经过连续的空飞行,许向晴到了纽约之后也是很累了。朱阔提前预定好了酒店,许向晴简单的吃了一点食物睡下了。

  朱阔留下了两个保镖保护许向晴的安全,自己则带心腹去了纽约哥伦亚和康奈尔长老会医院。
  此刻官云躺在医院的贵宾病房,这里房间宽敞,环境雅致,沙发、茶几、空调那是应有尽有。可是这些设施灾害不能减轻他半分痛苦。他的儿子儿媳和孙子孙女都守在一旁,面露担忧之色。
  官恒接到一个电话急匆匆的走出病房,听到电话那边助理的汇报,他的脸色甚是难看。“稳住局面,我一会到。”
  官恒在走廊里稳定了情绪才再次走进病房,笑着和病床的父亲轻声打着招呼。“父亲,公司有点事情我回去处理一下,晚我再过来陪您。”
  “你去忙你的,不用担心我。”官云虽说身体不好可是他的脑袋没糊涂,估计是公司出事了。有人想借他生病的这个时间段生事,公司内部有这样的人,公司外面的敌人更多。儿子不希望自己担心,那么他假装不知道好了。
  官恒转头看着妻子,“兰心,好好照顾父亲,我去去会。”
  徐兰心郑重的点点头,“你放心,我会好好的守着父亲。”
  官恒一步三回头的离开病房,昨天医院都下了病危通知,官云好不容易抢救过来,他真担心自己离开时间太长见不到父亲最后一面。但是公司现在出事了他又不能不去处理,那可是父亲一辈子的心血。
  最可恨的是公司里的那些所谓的元老,看在他们跟随父亲多年的份一再的容忍他们,可是没想到这些人得寸进尺不知满足,甚至还在父亲病重的时候吃里扒外。这一次怕是要下狠手了,那些人不能再留在公司了。
  官恒离开医院时间不长朱阔到了,他让随从留在了病房外,自己一个人进去看望官云。
  “官叔叔,我来看您了。”朱阔瞧着病床的官云起自己一次见面更加瘦弱,气色也很不好,心里不免忧伤。

  官云躺在床微眯一下眼睛算是打招呼了,他实在没力气说话。
  朱阔向徐兰心问好,官恒的一双儿女给朱阔问好,“朱叔叔好。”
  “琪儿这起我次见又漂亮了,彬彬也长高了。”朱阔感慨的很,时间过得太快了。
  官老爷子累的睡着了。看官恒不在,朱阔只能和徐兰心商量让许向晴给老爷子官云治病的事情。
  “嫂子,我这一次到纽约来看官叔叔还带来了一个人,她医术很好,我父亲的心脏病是因为她当初肯出手现在才好了许多,你看要不要让他给叔叔看看病。若是能有办法治疗最好,若是治不好最差也是现在这样。”
  徐兰心听到这个消息她动心了,朱阔的父亲朱魁的心脏病有多严重她也是知道的,病的那么严重都能有法子,那么自己老爷子也有希望。不过这是大事,徐兰心不敢自己一个人做主,事情还是要官恒点头才好。“朱老弟,谢谢你特意从国内赶过来看望我公公,这份心意我们心领了。你说的事情我给我老公打个电话,你稍作一会。

  徐兰心当场给丈夫去了一个电话,片刻之后挂断电话。“恒说了他相信你带来的医生,你看什么时候让他来一趟,父亲的病情很严重了,我们等不起了。”
  许向晴在酒店的房间好好的睡了一觉,等她再次睁眼的时候外面已经天黑了。正准备打电话让客服送晚餐到屋里,这个时候电话打来了。
  是朱阔打来的,他让保镖护着许向晴去医院。如此着急叫自己去医院,许向晴猜测可能是病人的情况不容乐观了。
  担心去晚了有变故,许向晴都没顾得吃晚饭和另外两个保镖赶去了医院。不过许向晴推开病房门刚走进去的时候,下一刻被人嫌弃的往外推。
  “你是谁呀,怎么闯进我爷爷的病房了,你赶紧走,打扰到我爷爷休息的话饶不了你。”

  许向晴没有注意被对方推着往后退了两步,然后一个闪身拜托了对方的接触。这个时候许向晴抬头一看,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子,这会正一脸怒容拿着手指指着自己。
  朱阔听到动静急忙的赶到门口,看到了许向晴热情的招呼。“向晴,你来啦,赶紧的进来给病人看看。”
  许向晴笑了笑然后越过那女子径直往病床走过去,官琪惊讶的转身看着从容镇定的许向晴脑子里疑惑了。不是说请来了一个非常厉害的医大夫给爷爷瞧病吗;为什么不是她想象的白发苍苍的老人而是一个小姑娘。她的年龄看去那么小还没自己大,她真的会给人看病吗?
  官琪急忙转身回到病床前,此刻许向晴已经再给官云诊脉了。因为许向晴的年龄,不止是官琪怀疑她的医术,连徐兰心也心里没底。倒是年纪还小的只有十岁的官彬很是好的盯着许向晴,感觉很有趣。

  许向晴前检查了官云的身体状况,确实很糟糕,他的心脏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停止跳动或者爆炸一般。也是这位官云老先生心态好,这要是换个脾气暴躁的人估计这会已经去见佛祖了。
  官云还在睡梦,但是睡得极不安稳,一直皱着眉头,脸的表情也很痛苦。
  许向晴转身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套银针,官云的状况很糟糕,自己眼下给他针灸一下,暂时帮他减轻一点痛苦。
  徐兰心知道医,见许向晴把针都拿出来了那必定是要针灸。以前也有不少的医给父亲看过病,还有的是国国内的医专家。可是那些人都是了解了公公的病情斟酌三两天才拿出一个治疗方案,像许向晴这样前一分钟诊脉后一分钟银针掏出来的还真没有。
  徐兰心这心里不踏实,这小姑娘年纪这样小能行吗,算是从小学医也不过十几年,真的能有那研究医几十年的老教授更厉害吗?
  徐兰心抬头看了一眼朱阔,见他没有半点异议,神态如常,显然对这个叫许向晴的姑娘很有信心。徐兰心握紧了拳头,公公的身体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不妨赌一把,相信朱阔的眼光。
  官琪眼看着许向晴要往自己爷爷的身扎银针,她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说话。母亲和朱叔叔都没说什么,想必是妥当的。
  片刻的功夫,官云的胸口密密麻麻的扎着不少的银针,其还有几根在很有规律的左右摇晃着。官彬瞪大眼睛满是惊讶的看着,爷爷身扎着这么多的针不痛吗。

  官琪瞧着爷爷的眉头一点一点的舒展开来,表情也没有先前那么痛苦,满眼兴奋的拉着她母亲徐兰心。“妈妈,你看爷爷的表情,看样子这针灸真的管用,太好了。”
  徐兰心拍拍女儿的手,“这是喜事,你爷爷的病有救了,你爸爸知道了肯定也会高兴疯了的。”
  “小声点别说话,这针灸还没完呢,别打扰到向晴。”朱阔小声的提醒着官家的母女,转头满眼赞赏的看着许向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