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1119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用不用!”经理连连摆手说:“叶哥你来我们这里没玩开心,就是我们的错...哪儿能还让你赔钱呢!我要真让你赔,亮哥那里我也交待不过去啊!”
  我摆了摆手,说:“一码归一码,你不用多说...还有,要是这小子敢来寻仇,你就告诉他...打人的是我苏叶,有本事就让他来安水找我。”
  要说再莱西,我对有些人还很忌惮,可到了安水的话,那就是我的天下了...
  这哥们儿要是真的头铁敢来安水,那我敢保证,等着他的绝对是一场毕生难忘的美妙旅程。

  经理还没说话,陈果先看了两眼躺倒在地上的那些人,她不屑的嗤笑一声,表情极度不屑。
  我屈指字在她的脑门上弹了一下,说:“你还不赶紧去找你朋友!”
  陈果委屈的噘着嘴,说:“找什么啊!她不就在哪儿呢么!”
  我看向她手指的方向,登时有点发蒙,她指着的,赫然正是高台上站着的李欣宜和小远。
  “她是你朋友?”
  我疑惑的问。
  “怎么,不行么?”陈果若有若无的用胸蹭着我的胳膊说:“你喜不喜欢那一款的,要不要我介绍她给你认识认识,我看...她看你的眼神好像有点不对劲呢。”

  给我介绍这个绿茶?
  算了,我对这样的姑娘可没有一点兴趣,就算是单纯的**关系,我也不想找这样的火柴棍。
  啪!
  我在陈果浑圆的屁股上狠狠拍了一把,她嘴里发出两声哼唧,整个人都有点发软,差点倒在我的身上。
  “别乱说话!”
  我架着陈果往小高台上面走去,李欣宜和小远正在上面,小远围着李欣宜说个不停,估计是在安慰她。可是李欣宜的注意力完全没有放在小远的身上,当我走上去的时候,她的眼神一直紧紧的黏在我的身上。

  面对这样的目光,陈果像是宣誓主权似的,又往我身上贴的近了些。
  “小果,真是对不起,因为我的事情...把你也牵连进来了。”
  李欣宜楚楚可怜的望着陈果,她紧紧的拉着衣服,表情泫然欲泣,十分惹人怜惜...
  我暗叹一声,这姑娘的段位果然是高,看这模样,十个男人里面有八个得同情怜惜她...

  从小远的表情上就能看的出来,他那牙都快咬碎了,估计李欣宜让他替她去死,小远都心甘情愿。
  跟楚楚可怜的李欣宜比,陈果就显得大方了很多。
  她歪头靠在我的胳膊上,眯着眼睛笑说:“没事...反正有人保护我,倒是你...招惹上这样的人,还怪可怜的。”
  看这两个姑娘暗自争锋的模样,无疑是塑料姐妹了...
  小远倒是仗义,他有些焦急的看着我说:“叶哥,你把这些人打了...肯定会有麻烦,要不然...你就说是我打的,我去帮你顶!”
  我好笑的看着他说:“得了吧你,李然就在外面坐着呢,这事儿怎么着也轮不到你出头...你就把你身边的姑娘照顾好得了!”

  有李然在,别说我肯定没什么事儿,说不好还能弄面见义勇为的锦旗。
  小远立刻又将目光放到了李欣宜身上,他深情又紧张的说:“欣宜...你要不要紧,我送你回家吧...”
  李欣宜似乎还想要跟我们说几句,可是陈果跟本不给她这个机会,直接开口说:“对,让他赶紧送你回去吧!别在这地方多待了...我看这小伙儿人不错,比其他那些强多了。”
  陈果这话听着我都想笑,这分明是暗示李欣宜挂着很多其他的男人么。

  可惜,现在小远说是个白痴都不过分,他根本听不出陈果的弦外之音,或许他听懂了,可也完全不在乎。
  “是啊欣宜,她说的对,你还是别在这里待着了。”
  小远连拉带扯的,还是把李欣宜带走了,走之前她说改天要请吃饭来感谢我,又被陈果给怼了回去。
  她们走之后,陈果眯着眼睛看我,带着不怀好意的笑说:“现在...就剩我们两个喽,我们...要不要做点什么呢...”
  “行了吧你,看看你现在都什么样儿了,赶紧送你回家休息,走!”
  陈果还想拉着我腻歪,被我不由分说的架走了。
  其实刚才她一直贴在我身上蹭来蹭去,我也有了点火气,不过想想我们之间那些破事儿,我还是将火气压了下去,果断的拉着陈果往外走。
  陈果嘟着嘴闷闷不乐,这姑娘看起来是真的很想跟我发生些什么,这帮女孩子啊...不缺吃不缺喝,物质生活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她们追求的,往往就是那些刺激的东西。
  而我,想必是可以给她的平静生活里面带来不少刺激的...
  到了门外的时候,我没有看见小远和李欣宜,李然的车子也不见了,我有点奇怪,难道是李然先把她们两个给送回去了?
  可是他就算是走,也应该跟我说一声啊,就这么一声不吭的离开,不像他的风格啊!
  难道是小远拜托他先把他和李欣宜送回去?
  也有这个可能...
  我转瞬就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我的车子还停在路边,我将陈果架上了车,离开了亮哥的店。
  上了车,陈果还是不老实,在我耳边哔哩吧啦的说个不停,我附和了几句后,实在烦的不行,于是我就带上了蓝牙耳机,给李然拨了个电话。
  陈果这姑娘还是挺有眼色的,看我打电话,她虽然闷闷不乐的撅起嘴,可还是停下了嘴,我的耳根子也顿时清净了不少。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李然才接了起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急躁。
  我跟他简单说了下夜店里面的事情,让他帮我收收尾,李然也没说什么就答应了。
  接着我又问他,小远他们是不是已经平安到家了,结果这一问李然才表示,根本就没见到小远。
  我登时有些疑惑,连忙开口问:“他比我出来的还早啊,你怎么会没看到?”

  “嗨!”李然叹了口气,说:“我根本就没等多长时间,你们刚进去不一会儿,我就被电话叫过来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我下意识的问,问话刚出口,我就觉得似乎不太好,李然现在是刑警支队的,他被电话叫走,多半肯定发生了不太好的事情...
  如果是案子的话,估计也比较严重,要不然...也轮不到他出马。
  于是我又连忙改口,说:“你要是为难的话,不用告诉我也没关系。”
  李然沉默了片刻,说:“要是别的的话,我肯定就不说了,你都帮我那么多次,也算半个我们自己人,告诉你也没多大关系...刚才我的辖区里面,出命案了...”
  我心中咯噔一声,果然!
  要不是人命关天的大案子,也不会深更半夜的把他这个领导往回喊...
  我国的治安向来不错,出了人命的案子,无疑都是要案。
  怪不得他语气比较烦躁,一般这种涉及到人命的,上头都会催的比较紧,不像那种小偷小摸,打架斗殴什么的,就算破不了,也不会说什么。
  万一要是广为人知,引起一定程度的社会恐慌的,上头甚至会规定破案的期限,这样就更麻烦了...
  日期:2018-01-10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