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遍野》
第62节

作者: 冷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雨怎么就突然下这么大呢,你表姐还在田里呢,这雨下这么大,怎么还不回来,小姨急死了。”小姨走来走去,表姐没回来,大家完全没心思吃晚饭。杨羽望了望外面,早已经漆黑一片,而那大雨却下个不停,也不知道谁惹了老天爷?
  “我去找吧,你们等我!”杨羽连口热汤都还没来得及喝上,还是穿着一身湿衣服,可表姐没回来,他也是担心的不得了,虽然在这农村,这种事司空见惯,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今晚毕竟是下着暴雨。
  杨羽便出门找表姐李媛熙去了。
  话说,李媛熙,下午本来也只是去田里理理下水稻,除下杂草之类的。可突然天黑了下来,下起了暴雨,正要准备回家。想起田里的鱼,那些鱼是全家今年的唯一收入,压宝全压在这亩鱼田上了。
  爸爸更是为了这亩鱼田入了狱,如此的暴雨,肯定又会水漫金山,到时鱼都会顺着河全跑了,而一旦田坝被冲,那整亩田的鱼都将自由身了,收入就全没了。

  于是又冒着大雨去看鱼田,果然,田已经被冲了个稀巴烂,李媛熙那个心疼,急忙去修,可修了这头,那头又破了。暴雨越下越猛,几条又红又大的田鱼竟然当着李媛熙的面滑出了田,摇着尾巴向那小河而去。
  这时的小河哪里还是小河,早已经泛滥成大河,河水湍急汹涌,李媛熙眼看那几条红大鱼就要入河,心里那个急,结果一扑,鱼没抓住,整个人掉入了汹涌的河里。
  那河流是暗流涌动,波涛澎湃,激流跌宕,李媛熙虽会游泳,但是在大自然面前,就是沧海一粟,蝼蚁而已。这才发现,自己完全驾驭不了这条泛滥成灾的河流,在这黄泥沙和漆黑的夜里,更是啥也看不见。
  李媛熙拼命挣扎:“救命,救命!”却是连连呛水,整个人起起伏伏,突而被拍到水下,突而踩水呼上口气,这样下去,那是会死的啊?李媛熙害怕了。
  拼命游着,却被湍急的小浪一个接一个打入河里,呛得她直哭爹喊娘。
  “救命啊!”每伸出口,就大呼一声,可在这下暴雨户外,哪里会有人?也就在这时,突然,李媛熙像是撞上了什么东西,同时,一个大浪拍来,李媛熙一个360度的翻身,脸朝下,腿朝上,这下子把李媛熙彻底给打蒙了。
  李媛熙拼命挣扎,抓狂往上游,这时,才发现,自己的一脚腿,莫名其妙的伸出了一个石头洞了,怎么也拽不出来。
  生死一线间!

  李媛熙本想钻下去看看脚怎么就卡住了,可黄泥沙中唯有闭上眼,外加水流湍急。李媛熙的整个身子被激流斜着冲了上去,正好将脸露出水面,也不知道哪来的狗屎运,旁边正好有一棵刚刚被狂风刮倒横倒在河上。
  李媛熙急忙用手抓住那棵大树根,将半个头靠了上去,加上浮力作用,也没用多少力就可以斜浮在水中。整个身子除了半个头全浸泡在黄河中,偶尔一个浪打开,被喷了她一脸,黄沙停留在脸颊上,睫毛上。李媛熙脚被卡着拉又拉不出来,水流湍急人又潜不下去,就这么尴尬的卡在水中,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救命啊,有人吗?”李媛熙大喊着,可救命声完全被暴雨声覆盖,没传出多少,谁能听见?就算路过,要不仔细看,谁能看见还有个人头浮在水中?
  李媛熙已经意识到这次凶多吉少了,突然哭了。

  为什么要养鱼,为什么要抓鱼,为什么突然下暴雨?鱼苗是用傻二狗爹的彩礼买回来的,爸爸的入狱也跟鱼有关,刘寡妇的丈夫也是因电鱼而死,似乎吉祥的鱼反而成了不祥之物,难道这一切都是命?
  欲哭无泪,李媛熙从来没有感觉到如此的绝望过,她是眼睁睁看着天黑下来的,怎么撕心裂肺的喊,愣是没人来,一次次期望变成了绝望,直到黑夜的到来。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妈妈你在哪里?表弟你在哪里?”李媛熙哭着,哭着,绝望着哭着,力气渐渐的被消耗殆尽,几次甚至滑下木头,又挣扎着呛着拼命浮上来。
  我们压根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李媛熙要是知道刚才只是抓个鱼会落个如此下场,死也不会干。药家鑫要是知道自己的‘激情杀人’是落个含恨而死,学车的要知道倒个车会把自己的儿子活活压死,闯个红灯的路人要知道死亡之车正向你奔来,谁会去做?
  世上没有神,也没有耶稣,耶稣也不是神。耶稣要是神,他妈的他吃饱了撑着背个十字架干嘛?

  这世上唯一能信的东西它叫:命运!
  命运的齿轮谁也无法阻止。
  李媛熙已经坚持不住了,体力早已经被耗着,她现在完全靠求生的本能熬着,脸色苍白,近三个小时的浸泡皮肤满是褶皱,更要命的是,几乎看不到任何活着的希望。
  杨羽也不可能找到这里来,更不可能想到,漆黑的一条黄河里,会有一个小脑袋露在水面上。
  绝对不可能,找得到这里。

  但杨羽偏偏来了。
  杨羽往河里就那么一照,就笔直得照在了表姐李媛熙的脸色。这就是命!
  李媛熙见到表弟杨羽的那一刻,哭得更厉害了,为什么每次总是这个表弟站出来保护她,让她一次又一次从绝望中救回来。李媛熙趴在杨羽的背上,一直哭,一直哭,哭到都快哭不出声来。
  她哭不是因为她刚才多么害怕死,而是因为杨羽的背是那么宽阔,那么安全,那么的他妈的像个男人!

  这世上,还有几个男人,他妈的像个男人?
  “不哭了,傻瓜!”杨羽暴雨中转过头,看了看靠在自己背上一脸楚楚动人惹人怜的表姐,雨水顺着她的脸颊而下,表姐李媛熙唯有的力气都花在了那只眼睛上。
  那只还没有被黄河污浊的眼睛默默得看着杨羽的眼睛,不再畏惧,不再退缩,她要看一辈子这个表弟,心中也在呐喊着:去他妈的伦理!
  “你才是傻瓜,你是怎么找到我的?”表姐一脸娇嫩含情脉脉的看着杨羽的脸,从来没有感觉这么幸福过,她想在表弟的背上一直这样走下去。
  杨羽笑了,淡淡的说了一句:“就像当初三表妹找到我一样找到了你!”
  李媛熙瞬间就明白了,唯有爱的信念能使人坚持,这种爱可能是出自爱情,亲情,也可以是友情,恩师之情,一饭之恩之情等等。
  爱人如己,这不正是基督教的教义吗?
  杨羽不知道原来女神般的表姐这时候却像三妹那样呆萌惹人宠,原来女人,骨子里,那都是一样的:需要男人宠!
  两人到家的时候,小姨两表妹也都急哭了,但是杨羽硬是把姐姐给找回来了,哪怕差一步,她们都不可能在见到她,杨羽真的已经抗起了这个家,成了大家的依靠。
  小姨早已经烧好了热水,熬了碗红糖姜汤给两人喝。杨羽望了望外面的暴雨,这是一场邪雨。

  两人都洗好了热水澡,又喝了热汤稀饭,杨羽亲自抱着表姐把她抱上了库,像个孩子一样,帮她盖好被子,而整个过程中,李媛熙的眼睛一直看着杨羽,没有离开过。
  大家离开房间让李媛熙独自休息的时候,李媛熙只悄悄对杨羽说了一句话:“表弟,你真的很帅!”
  杨羽笑着回了一句:“帅你还不让我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