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磕磕绊绊充名医,忽忽悠悠成大师———我的混世之道!》
第8节

作者: 千里明月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汉子们虽然不认字,也很少见过枪,但即使个瞎子、傻瓜也认的手里的玩意呀,靠,这是来测验俺们的智商来了呢,于是齐声答道:“木棍!”

  “错!”大胡子一声吼,“是钢枪!”
  啥?众人一愣,瞪眼张嘴地懵了,也不敢反驳呀,都以为是大胡子在戏弄他们。
  但,大胡子不喜不笑,面色严肃地道:“兄弟们,这钢枪虽然暂时不能打子丨弹丨,但可以趁黑吓唬那些王八羔子,上了战场后,你们的任务是什么呢?一个字:喊!”
  喊?喊啥?有人忍不住问道。

  日期:2018-05-25 20:34:31
  “就喊‘冲啊,打呀……’,要拼命喊,撕破嗓子的喊,谁特么喊的最响亮,等打完仗,老子赏给他个军官老婆,听着没?”大胡子严肃地道。
  原来打仗这么简单呀,不用冲锋,不用拼命,就躲在后面举着棍子瞎喊,而且还有美女等着,这买卖划算,众人遂齐力拥护,纷纷表示坚决听从长官的命令,要我们干啥就干啥,绝不偷懒。
  我站在队伍里,心里却笑了,这不是纯粹闹玩吗?这帮乌合之众早晚要完蛋,老子要抓紧机会逃回家去,远离这群棒槌,省的到时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大胡子和几个铁杆带着我们这群招募来的乌合之众,在山里训练了几天呐喊和冲锋后,农历冬月十六的傍晚,便早早吃了饭,集合起队伍,宣布了报仇的目标,然后举棍扛锄地杀向了几十里外的那个伤心地。

  日期:2018-05-25 20:35:15
  夜黑风高雪又深,我被夹在队伍里,心里既激动又忐忑,不知此去是福是祸,一旦被人打败活捉,岂不小命呜呼?
  一路上,我骨碌着小眼想过很多逃跑的法子,比如假装去路旁拉屎,或假装崴了脚,或直接头痛抽风不能自理,但这些点子都被大胡子的几个铁哥们轻易化解了。
  拉屎?可以!就地蹲下,老子在一边伺候着。
  崴脚?不算个事,不敢走可以拖着你,比特么雪爬犁还轻松,当然前提是你的双脚能比爬犁的棍子硬,否则拖秃噜皮可不是好玩的。
  抽风?简单!不就是脑子血管被堵了吗?抡巴掌扇,拳头击,哪痛打哪,不服就通不开。
  我哪经得起这么折腾?每个点子都刚刚开始用就又惨叫着立马停止了。
  你娘,碰上这些野蛮人,老子倒八辈子血霉了。
  日期:2018-05-25 20:35:45

  队伍急行军四个多小时,在半夜的时候终于出了大山,摸到了一小镇子外围潜伏下来,然后派一个铁杆悄悄溜进去观察情况。
  趁着这个空间,大胡子给大伙介绍了要去偷袭的准确目标:小镇子上的一处临时兵营,也就是他的仇家连长,说这次偷袭成功后,咱特么啥就都有了,什么机枪、步枪、大洋、美女,面粉、猪肉的,统统都分给兄弟们。有福同享嘛,是不?以后也绝不会亏待大家。
  日期:2018-05-25 20:36:14
  说完这些,可能是担心这帮二杆子害怕,就又轻描淡写地说,那个兵营,其实也没几个人,而且多是和我交情不错的朋友,到时只要开几枪,扔几颗手榴弹,再齐声吆喝几嗓子,这事就妥妥的了。总之一句话:这活很轻松,很容易,也很能发财。
  不一会儿,那个铁杆溜回来了,跟大胡子嘀咕了几句,一群人便借着朦胧的雪色急急进入了小镇,摸到了那个传说中的军营边上。纷纷打眼一瞅,众人都大松了口气,为啥?

  因为那所谓的军营,其实就是两排低矮的破房子,周边也没围墙,只用铁丝网拦着,门口也没站岗的,可能因为天冷,都缩在屋里烤火吧。
  日期:2018-05-25 20:37:38
  大胡子带着队伍猫腰撅腚地悄悄摸到距离兵营四五十米的地方,在一道土墙后一字排开,接着,他和几个弟兄就举枪齐齐瞄准了一排平房的窗口。
  众人的心脏又一下子揪了起来,这一开火,会不会引出马蜂窝?
  我缩在断墙旮旯里,偷偷往四周观察,心里暗暗谋划着逃跑的时机。
  突然,大胡子狂吼一声:“打!”
  话落,七八支枪同时开火,密集的枪弹挟着赤红的光芒,似一串串火龙,轰轰地就窜进了窗户里,子丨弹丨击在窗楣、窗边,溅起一团团耀眼的火星,声势凌厉巨大,在暗夜中极为震撼。
  日期:2018-05-25 20:38:11
  这一下子,把正在屋里睡觉的官兵们吓懵了,纷纷哭喊着乱成了一团。
  紧接着,一排手榴弹也哧哧地喷着白烟,凌空砸向了军营,“轰隆隆……”几团巨大的火光冲天而起,半空中横木翻滚,碎石乱窜,就像世界末日般陷入了一片火海。
  “喊!”大胡子又一声吼。
  “冲啊……杀啊……”几十个手持木棍的二杆子在大胡子的怒吼声中,死命呐喊起来。
  枪击声、爆炸声、呐喊声,声声震耳欲聋,声震天际。

  这可把军营里的官兵们彻底吓屁了,窝在屋里是鬼哭狼嚎,好半天竟没敢放出一枪。
  日期:2018-05-25 20:38:33
  大胡子高吼一声:“兄弟们,冲啊!”
  “冲啊!”几十个人持枪的持枪,举棍的举棍,不顾一切地跟着大胡子就狂吼着冲向了火光四起,浓烟滚滚的兵营里。
  黑暗中,我胆战心惊,见时机已到,转身就往后溜去。
  我不想凑这热闹,更不想为谁卖命,家里的大胖媳妇如花同志还急等着我回去日呢,哪有心思在外面瞎闹?
  日期:2018-05-25 20:39:37
  借着夜色,沿着来时的雪道,我扎撒着两只胳膊,呼哧着猛往回窜,脑子里只挂念着三个人,一是媳妇,二是娘,第三个就是薛保长了,若不是那个人面兽心的王八蛋忽悠,自己能来遭这个罪吗?回去先特娘的大骂他一顿,不,骂人不是自己的强项,弄不好反会被保长媳妇倒骂了,最好……对,最好找个因子给他们扎一针,让那对狗男女半身不遂。
  日期:2018-05-25 20:40:17

  我心里暗恨着,猛然又想起了保长媳妇用头拱我胯裆的一幕,暖流涌起,心里又改变了注意,保长可以半身不遂,他媳妇,嘿嘿……
  我坏想着,在黑夜中猛跑,忽然,脚下一绊,一个踉跄惊叫着就扑在了雪地上。
  “谁,谁?”黑暗中,我一个翻滚爬起来,惊恐地回头查看,因为能觉察到,绊倒我的不是啥子木棍或石块,而是一个软软的物体,不是死狗就是死人。
  日期:2018-05-25 20:41:13
  雪地里,一团黄影也惊叫着坐了起来:“你,你是哪个?”
  咦?声音咋这么耳熟呢?难道是自己人?
  我大着胆子伸头往前瞅,而那人也昂着头对瞅,一下子,俩人同时一愣。

  “二狗兄弟?”
  “大鸟哥?”
  我靠,难兄难弟竟在这儿碰上块了,他乡遇故知,不激动才怪了。
  我俩扑在一起,抱头痛哭,我问他咋在这儿,大鸟也问我咋跑这儿来了,于是各自急急说了此前的遭遇。

  日期:2018-05-25 20:41:43
  原来,大鸟被抓了壮丁后,就跟随那群官兵在这个小镇子上训练,眨眼两三个月过去了,想家想的都快死了,今晚好不容易借着有人偷袭的机会逃出来,没想到半路上又崴了脚脖子,只好坐在地上歇歇,突然就发现跑来一个黑影,忙趴下,屁股朝天脑袋扎地的想当鸵鸟,谁知还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