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磕磕绊绊充名医,忽忽悠悠成大师———我的混世之道!》
第7节

作者: 千里明月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24 21:02:06
  而大胡子却吃不消了,不但在兄弟们面前丢了脸,没了威信,还特娘的有被枪毙的危险,越心思越觉的窝囊,觉的后怕,最后一咬牙,袭击连部不成,就带着几个弟兄跑了出来,到处招兵买马准备报仇,几天就凑了五六十个人,最后算算兵马配备,还缺个懂医术的卫生员。少个兵可以,没卫生员不行,这是任何一支队伍都必须有的标配。
  平常士兵们头痛脑热抓个药,战时救死扶伤,一刻都离不开卫生员。

  于是就到处打听,可因自己势单力孤,又是逃兵,不敢去山外寻医呀,怕碰上国军被揍,就想起了那次去后沟村抓壮丁的情景,遂摸进薛保长家,逼他找个郎中。
  于是,我就进了薛保长的法眼,稀里糊涂地被忽悠来了。唉,早知道……不说了,满眼都是泪啊。
  当天晚上刚吃了饭,我就被押到胡耀先住的洞里。
  日期:2018-05-24 21:02:41
  一进去,就感觉一股肃杀之气扑面而来,令我本就胆颤的小心脏又急抖了几下。
  屋里,火把通明,胡耀先垫着手臂仰靠在草铺上,眯眼乜着我,而洞壁边,两个手持大刀,腰别盒子枪的大汉也虎视眈眈地打量着我。
  我不知道大胡子要干啥,先是战战兢兢地鞠躬问了好,又咧开嘴唇,极力装出一副小绵羊的可怜相,等待他们的发落。
  “你多大了?行医几年了?是祖传的吗?”胡耀先乜着我,闷声问道。
  我一抖脸皮,谨慎恭敬地答道:“报告长官,我今年虚岁十七了,自小跟着俺爹给人看病……俺爹是郎中,俺爷爷也是郎中,都是祖传的,听我爹说,到我这辈有五代了。”
  “噢,”胡耀先对我的回答似乎很满意,眉头一蹙,又问道,“那你爹呢,他咋不来?”
  提起爹,我心里是既自豪又羞愧,嘚嘚了几下嘴唇,吭哧道:“俺爹早死了,我是家里的独苗……”
  日期:2018-05-24 21:03:41

  胡耀先眉头轻皱了下:“死了?咋死的,他不是懂医吗?”
  我忙道:“是啊,他医术很厉害的,俺那地方十里八村的都知道,可没想到半夜出诊,掉沟里摔死了……”
  “噢,”胡耀先点了点头,“那你都会什么医术?只会试脉抓药吗?还是外伤接骨缝针啥的都会几下子?”
  我不敢吹,但也不能谦虚贬低自己,就略加夸张地说自己会下针、会诊脉、会疗伤,接骨、外科手术啥的也跟爹学过。总之一句话:只要人患的病,受的伤,都给治过。
  这也是一个乡村郎中所必须具备的学识和能力。至于伤患者最后是死是活,就看他们的命了,郎中只管治病,死活全看阎王爷给不给面。

  当然,若心脏坏了,肠子啥的烂了,是治不了的,不是我无能,而是没那么多医疗器械。
  胡耀先眯着眼听着我叭叭叭地说完,脸上露出了稍许笑意。
  日期:2018-05-24 21:04:03
  我刚要舒口气,他突然又问道:“看来你小子真有两下子呀,那你看看我有啥毛病没?特么这几天老感觉肚子痛,也不知咋的……”

  胡耀先说着,下意识地按了下肚腹,脸上略显出痛苦的表情。
  靠,你是故意在试探我的医术吧,这点小伎俩,能瞒得过我?
  我心里暗骂了一声,脸皮一抖,微笑道:“长官,您肚子没毛病,是心里有点上火……”
  啥?胡耀先一愣,忽地从铺上坐了起来,脸色一沉,厉声道:“你特娘的胡说八道,还没给老子诊脉就忽悠上了?我哪儿痛难道自己不知道吗?”他转头冲边上的俩汉子道,“把这小骗子拖出去砍了,娘的,都忽悠到老子头上来了,真是活够了……”
  那俩汉子应了一声,抢身就来擒我。

  日期:2018-05-24 21:05:32
  我一下子懵住了,脑子也不够使了,这,这特娘的说了实话咋还要我命?
  就在我愣怔之时,俩大汉扑上来一人擒住一只胳膊,架着我就往外走。
  我昏了,可也抗不过俩大汉的力气啊,刚想吆喝冤枉,脑子忽然一闪,明白了,这应该是大胡子在考验我的定力,遂身子一抖,仰头哈哈大笑:“大丈夫顶天立地,生死由命,就是进了阎王殿,我还是不会说假话,大王您肚子没毛病,是脑子有毛病……”

  胡耀先见我慷慨激昂,视死如归的,竟笑了,大声道:“慢着!”
  俩汉子也知道大哥是在做戏,便转身把我揪了回来。
  日期:2018-05-24 21:06:45
  一语中的,我心里更有底了,遂昂头挺胸,目光如炬,丝毫不回避大胡子犀利的眼神。

  四目对视,胡耀先问道:“怎么的,你连试脉都没试,就敢瞎说我脑子有毛病?”
  “不是我在瞎说,是大王您不说实话,中医看病不只是探、摸、试,还有更高的一招:望!望闻问切,我和您相距不过两米,一眼就能看出您的气色和脸色的缺陷,您两眼发红,说明体内虚火旺盛,睡眠不足,心有忧虑,您脸色发灰,是肾气不足造成的,所以,您的病在心上,在脑子里,而不是在肚子里……”
  我一连串医学术语一气呵出来,不卑不亢,牛逼闪闪,大胡子眼神刷地亮了:“呀呵,这小子还真有一套呢。请坐!”
  他啪地拍了下床铺,我一见大胡子态度大变,受宠若惊,忙一口一个大哥叫着,俩人就热乎上了。
  日期:2018-05-25 20:33:16
  这一晚,胡耀先连吹带唬,跟我道出了自己心中描绘的宏伟蓝图:现在正是国共混战时期,外面打的昏天黑地,暂时还分不出个输赢,趁着这乱世,先召集一批生死与共的兄弟,打下一块地盘,先荣华富贵一番,再审时度势,投靠有势力的一方,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
  他的这个谋略是非常现实的,也是可行的,只要有了自己的队伍,有了足够的谈判价码,才能让国共都高看一眼,才能牛逼闪闪,飞黄腾达。
  我认真谦虚甚至带有虔诚仰慕的表情听完了大胡子的远大规划,连连赞叹,真是明主啊,既不漂浮又令人仰视,小弟我能遇见您是三生有幸,这辈子不离不弃跟定您了,跟着大哥走,美女美酒天天有!哪怕抛头颅洒热血也在所不辞!
  日期:2018-05-25 20:33:39
  话虽这么说,但我心里却不这么想,甚至是嗤之以鼻,狗屁,老子才不会跟着你们东跑西窜的卖命呢,逃回家去守着媳妇和娘过安稳日子才是正道。
  当然,想逃跑也没那么简单,这需要机会,而且是确保万无一失的机会,否则小命堪忧。

  第二天早晨吃了饭,大胡子就吆喝着招募来的新兵蛋子们来到山洞外,吆喝着站成两排,接着让两个跟班给每人发了一根木棍,开始了每天例行的军事训练。
  我站在队尾,拿着手里的木棍,脑子就有些迷糊,当兵不是有枪吗,咋只发一根烧火棍?这咋练瞄准?噢,可能是要先练刺杀搏斗吧,这个以前在县城里见过。
  日期:2018-05-25 20:34:03
  “兄弟们,你们手里拿的是什么?”大胡子站在队前,双手卡腰,威风凛凛地冲着汉子们大声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