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磕磕绊绊充名医,忽忽悠悠成大师———我的混世之道!》
第6节

作者: 千里明月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保长拉着我进了屋,里屋门口挂这个厚门帘,薛保长转身一把就把我推了进去。
  我猝不及防,一个踉跄扑进去,一眼瞥见炕上的保长媳妇正盖着被躺在那儿索索乱抖呢,脸色干白,惊恐地望着他。
  我忙问:“婶子,你咋的了?哪儿不舒服?是不是着了风寒了……”

  保长媳妇不答,紧着皱眉努嘴,眼神一个劲地斜溜。
  日期:2018-05-24 15:40:21
  她的这个脸部表情,把我吓坏了,身子颤抖好说,不是发烧就是发冷,可撇嘴斜眼的就不对了,难道是中风的表现?不好,赶紧的回家拿针扎吧,晚了人就没命了。
  我惊叫着:“婶子,婶子,你你,先等会,我回家拿针去……”

  说着转身就要往外跑。
  薛保长一看急了,忙一把抱住我,大叫:“别,别别……来,来人啊……”
  “叔,你干啥呀,我,我……”我懵了,不知他啥意思,心里窜出了一股莫名的恐惧,暗叫不好,这里面很可能有啥猫腻。
  日期:2018-05-24 15:41:09
  我挣着往外跑,他紧拽着我不放,两人就在炕前里抱起了个子。

  他媳妇见此,也昏了,忽地掀开被褥,一个抢身就扑在了我身下,双手死死抱住了我的大腿,稀里糊涂地,脑袋就紧紧顶住了我的胯裆,三扭两挣,我特么竟起了反应,也更迷糊了,咦,这,这女人咋眨眼又好了,咋还……
  就在这时,只见门帘一掀,一个高大的身影就闪了进来,是个络腮胡子。
  “兵爷,人,人在这儿,交给你了……”薛保长呼哧着颤声说道。
  我见不声不响的又闯进来一个陌生人,更糊涂了,瞪眼张嘴地看着他,脑袋一团浆糊:“你们要干啥?”
  大胡子看着我,微微一笑,道:“小兄弟,你会医术吧?我们要请你去给一个人看看病……”
  日期:2018-05-24 16:04:24
  看病?给谁看?我刚要问,薛保长忙连道:“对对,这位大哥要请你去他家给老母亲看病,怕你不愿意,所以,就,就让我把你领来,放心贤侄,叔不会害你,跟着这大哥去去就立马回来,看好了病还会给你很多钱,是吧大哥?”

  薛保长稀里哗啦这么一说,我终于明白过来,本想不答应,可看这大汉魁梧雄壮的,不是个善茬,说不定还是青牛山上的土匪呢,咋办?好汉不吃眼前亏,那就跟着去吧,既然薛保长说过去去就回来,应该没问题的。
  日期:2018-05-24 16:05:49
  于是就硬着头皮答应了,暗暗埋怨薛保长不该不提前跟我说明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当然,他若事先跟我说出,估计我也不会答应。
  我稍冷静了下,提出要先回家带上行医针具啥的。

  大胡子呵呵一笑,摆手道:“不用了,我们那儿都有,咱直接走就行。”
  我刚要解释,忽见门帘一掀,一个手持短枪的汉子闪了进来,我猛地一惊,张着嘴不敢说话了。
  就这么的,我心惊胆战地被两个神秘人物裹挟着出了村,一路往大山深处走去。
  一路上,大胡子和另一个人边走边嘀咕我。意思是这小子还没个鸡年龄大,横瞅竖看也不像个老江湖呀,不会是被那个姓薛的保长忽悠着拉个屁都不懂的孩伢子来顶缺吧?
  我一听不乐意了,哪有请了先生又怀疑人家医术不行的,这不是侮辱人吗?若传出去,特么还能有人找我看病吗?
  我本想反驳几句,可又一想,不信我正好,老子早回家见媳妇。
  日期:2018-05-24 16:06:33
  但大胡子俩人并没有放我,而是带着我翻过两个山头,钻进了一个大山洞里。
  洞很大,里面闹闹嚷嚷有几十个汉子,还有持枪守洞口的。

  我更迷糊了,这群人的衣着五花八门,有穿国军衣服的,有穿黑棉袄破裤子的,不一而足。难道是一群土匪?
  我娘,我不会是被抓来当土匪吧?
  直到这时,我心里才真正害怕起来,可害怕也晚了。
  大胡子把我带进洞里后,直接喊了一个人把我关到了一个黑洞洞的窟窿里。

  我急了,连嚷不是请我来给老太太看病的吗,关我干啥?
  日期:2018-05-24 16:07:40
  那看押我的汉子冷骂道:“小子,你脑袋被驴踢了吧,这儿没有老太太,都是纯爷们,明白了?”
  我靠!我忙问道:“那,那让我来干啥?我娘急着让我回家吃饭呢,快放我回去……”

  汉子哈哈大笑:“小子,你特么缺个心眼吧?来这儿的人有活着出去的吗?实话告诉你,老老实实地呆着包你无事,再特么敢咋呼,老子一枪嘣了你!”
  完了,完了,真进了土匪窝了呀。
  日期:2018-05-24 21:00:29
  我不敢吆喝了,可也不能这么稀里糊涂地被关着呀。就颠着脸,小声问道:“大哥,这是啥地方?你们是干啥的?”
  汉子见我软了,也就不再吹胡子瞪眼了,转头瞥了眼后面,低声道:“放心,我们不是土匪,是正规国军,至于要你干啥,以后就明白了。”
  我听他这么一说,这才知道自己是被抓壮丁了。可,这些人杂七杂八的,也不像国军呀,难道都是新抓来的壮丁,暂时在这押着?
  后来才搞清楚,抓我的这伙人,就是俩月前抓过高大鸟的那一伙。
  不同的是,这伙人已经不是国军了,更不是游击队,而是自己拉起一帮兄弟开始单干了。
  那么,他们为啥脱离了国军呢?这还要从那个抓我的大胡子说起。
  大胡子姓胡,大名胡耀先,老家河南的,十几岁出来落草为寇,跟着大哥们烧杀抢掠,在学会了好勇斗狠的同时,也学会了吃喝嫖赌。
  日期:2018-05-24 21:00:57

  但那年头土匪也不好干呀,敲诈老百姓行,若碰上较真的正规军,只有乖乖投降的份。
  胡耀先就是这样,二十啷当岁上缴械投降被编入国军,因为打仗凶猛不怕死,后来被提拔成了排长。
  他在这排长位子上一干就是五六年,眼看着比他年轻的后背都爬上去了,自己还是个冲锋陷阵的二杆子,心里就不平衡了,当土匪时的坏毛病也就犯了。
  喝酒逛窑子赌钱是经常的事,这些勾当在部队里不算个事,可他千不该万不该,竟跟连长媳妇半斤粉勾搭上了。

  半斤粉也是浪,整天把个大脸盘子抹的跟面饼似的,颠着大奶,扭着屁股在军营里晃荡,搁谁都会窜火的。
  日期:2018-05-24 21:01:45
  三十出头正当年的胡耀先自跟半斤粉好上后,就整天瞅着连长的行踪,只要见他出去了,立马就会钻进连长的屋里跟半斤粉逗趣,逗到兴处,半斤粉就会高一声低一声的嚎叫,那种声音,把军营里其他兵蛋子馋的是眼里冒火,嘴角流水,蠢蠢欲动。
  俗话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他俩这么明目张胆呢。没两个月,就被那连长知道了。
  但他不想声张丢丑,只有事没事地给胡耀先穿小鞋,比如他喝酒,再比如他赌博,每次抓着都是暴跳如雷,罚钱关紧闭。
  理由也是冠冕堂皇,不整肃军纪军容,怎么去打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