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磕磕绊绊充名医,忽忽悠悠成大师———我的混世之道!》
第5节

作者: 千里明月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着,伸手贴在了她的额头上。
  她吓的一哆嗦,忙把身子往后挪:“没感冒,真的,不冷,也不热……”
  “瞎说,脸都发烫了,还说没感冒?这是感冒的前奏,别不当回事,我再试试……”我嘴巴蜜甜,三说两震唬的,就把如花逼到了炕头上,退无可退了。
  日期:2018-05-24 09:28:41
  我遂心下一横,就势靠上去,一把掀起她的罩头红,见她脸也红的跟个大苹果似的,就更急了,抱着她的脸蛋,嘴巴就猛贴在了她的嘴上,吱吱猛亲。
  那滋味,真特娘的舒服呀,嘿嘿。
  如花挣了几挣没挣开,知道今晚脱不过这一关了,便放弃了挣扎,闭眼任我肆意起来。
  我抱着她亲了几口,手就又不老实起来,从脸上移开,一把就抓住了她的大奶。

  她那经历过这个?胸脯一紧,身子猛地一颤,下意识地伸手要推我,我特娘的好不容易吃到肉,哪能舍得撒手,三推两抱的,俩人就滚在了一起……
  日期:2018-05-24 09:31:20
  古语云: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这话也不知哪个高人说的,但比喻的可真是再恰当不过。

  春宵一刻值千金啊,这一宿,把我忙的呀,那真叫一个上翻下滚,嘴巴不闲,双手不抓空,口口见肉,把把肥腻,累的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如花呢,也是身子直抖,因为害羞,起初还忍着,最后实在忍不住了,也破了脸皮,大呼小叫起来……
  我们一直折腾到天快亮了,才相拥着沉沉睡去。
  日期:2018-05-24 09:33:13
  谁曾想,不知是太累了身子虚,还是咋的。迷迷糊糊地竟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搂着如花的不是我,而是村里的薛保长。
  这特娘的可把我气昏了,用拳打,用脚踹,他就是不撒手,反而越打他越往如花身上压,还摸她的大奶,拧她肥硕的屁股……
  如花呢,既不挣扎也不恼,还特么晕晕乎乎一副很享受的神态。
  我更急了,忙从兜里掏出一根大号银针,朝着他的胳膊就猛扎了下去,只听“嗷”的一声惊叫,我猛然醒来,睁眼一看,外面天都亮了。
  日期:2018-05-24 15:29:35
  只听我娘在外面哎吆着直嘟囔。
  这才恍然明白过来,刚才那一声惊叫是她发出的。
  原来,她一早起来见我们小两口还没动静,也不好意思叫,就开门去院子里抱草想做饭,门一开,她懵了,昨晚一宿寒风,地上竟积了厚厚的一层雪,足有一尺多深。
  娘就回屋找了个头巾围上,缩着袖筒,踩着积雪出了门,去院墙边抱柴火,不料,因雪太厚,竟把院子里的那块磨刀石掩住了,她一脚踏上去,只觉腿一颤,嗷的一声,咕咚一厚屁股就坐在了雪上。
  日期:2018-05-24 15:30:13

  娘在外面忙活,我们也不好意思懒床了,如花遂轻轻推了我一下,低声道:“外面下雪了,快出去帮娘扫雪吧,别让她笑话咱贪,嘻嘻……”
  说着,自己先掀开被褥坐起来,颤着一双雪白的大奶,急急穿衣服。
  我眼前刷地一亮,伸手摸了把奶,嘿嘿笑着:“真好……”
  也起来穿上袄裤,俩人下了炕,如花忙着梳头,准备出来去灶房帮着娘做饭。
  我则戴上狗屁帽子,出屋要扫雪,这时娘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正拍打着粘在棉裤上的雪尘呢,娘听见动静,回头见是我,就道:“这大冷天的,你出来干啥,快回屋里去,别冻着,冻坏了身子可不行,一家人还指望你挣钱过活呢……”
  日期:2018-05-24 15:30:49

  娘话里有话,我自然能听的出来,昨晚折腾了一宿,脸色肯定不好看,遂咧嘴眯眼地整了整狗皮帽子,道:“娘,没事,扫个雪怕啥,越扫身子越热乎……”
  为了不被娘看穿昨晚的劳累,我顺手从屋檐下抄起一张大木锨,就开始铲起了雪。
  娘也就不再说什么,抱着柴草进屋和媳妇忙活着做起饭来。
  我虽然折腾了大半宿,身子骨累,但精神头好呀,边铲着雪,边回味着和如花鏖战的光景,心里美美的,心思着从今以后,这小日子可真比神仙还要神仙了,我出去下针看病挣钱,娘和媳妇在家做饭等候,进门不但有热饭热汤伺候着,晚上还会……
  日期:2018-05-24 15:32:01
  我越想心里越美,干的就格外起劲,不大一会儿,院子里的积雪就堆了两个大垛,擦了把汗,接着敞开院门,来到胡同里继续铲。
  其时,太阳从东山尖刚刚露头,大街上满目雪白,连各家各户的茅草屋顶上都盖了厚厚的积雪。
  我抱着木锨,呼哧着低头正铲着雪,忽听有人轻咳了一声,叫道:“贤侄,在忙呀?”
  我闻声抬头,见薛保长戴着大棉帽子,抄着手拐进了胡同。

  薛保长在村里为人很好,又是个热心肠,我爹死了就是他操持着帮忙埋掉的,所以我对他印象不错。
  遂拄锨问道:“叔,您早啊,嘿嘿……”
  日期:2018-05-24 15:33:22
  我不知薛保长一大早的来这儿干啥,乡上、县里的赋税早交齐了,我家也没租地种,不欠谁的,他来干啥?噢,可能是觉得我昨天成了亲,特意来祝贺的吧。

  薛保长咧嘴点头:“二狗贤侄,真勤快呀,来,我帮你干会,这雪下的,不声不响的,真厚呀,唉……”
  我哪能让他帮,估摸着来这肯定有事,就直接问道:“叔,您有啥事?尽管说,我能帮上的尽管帮,要不咱去屋里坐坐?”
  薛保长脸皮一抖,含糊着说不用不用,就是,就是你婶子今早晨肚子痛,至今还没下炕,来找你去把把脉,抓付药吃。
  日期:2018-05-24 15:33:50
  我一听没别的事,这才放了心,痛快地道:“好,我这就回家拿针具去……”
  保长媳妇曾是我的*幻想对象,那奶,那屁股,雪白雪白的,那年夏天她在村后小溪里洗澡时,我偷看过,馋的一晚上没睡好觉。
  我说完刚要转身回屋,薛保长忙上前一把拉住我,连道:“不用不用,你先空手去把把她的脉就行,看看啥病,再回来吃了饭抓药就行。”
  我见他这么说,也就不再坚持,便丢下木锨,抄着手跟着薛保长出了胡同,往他家里走去。

  日期:2018-05-24 15:35:12
  一路上,感觉薛保长怪怪的,狗皮帽子遮住了大半张脸,脖子紧缩在袄领里,身子佝偻的像个大虾米,也不跟我说话,闷着头在前面磕磕绊绊的急走。
  我呢,因为昨晚的折腾和刚才的铲雪,体力大大下降,又因雪太厚,路不好走,竟连摔倒了两三次。
  按说这是不祥的预兆,可我没往心里想呀,年轻不懂事,一心急着去给保长媳妇看完病,回家见媳妇呢。
  俩人磕磕绊绊地来到他家,一进院门,薛保长转身抓着我的袖子,生怕我跑了似的,大声说道:“贤侄啊,你婶子这病,也是老毛病了,是吧?”
  日期:2018-05-24 15:36:11

  他这猛然的一嗓子,把我问糊涂了,不明白他咋突然神神叨叨地说出这句话,自己以前也没给她看过病,倒是我爹以前给把诊过,不知他俩有没有一腿,就稀里糊涂地咧嘴点头地说应该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