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磕磕绊绊充名医,忽忽悠悠成大师———我的混世之道!》
第4节

作者: 千里明月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屋里只剩下我和新娘子凤娇了。
  赶紧动手吧,时间有限。
  我把身子往她身边挪了挪,一手捏着根银针,一手就抖索着想摸她的小手。
  不料,刚一接触,她却轻轻颤了一下。
  我心里咕咚跳了一下,忙小声道:“别动,别动,扎扎针就好了。”
  再抓,竟不动了。这手,白白的又软又凉。
  我两眼眯着,心里跳着,血就涌上了头顶。
  日期:2018-05-23 21:48:52
  这是平生第一次单独跟一个漂亮女人近身接触,又是抱着不怀好意的心态,不紧张是假的。
  我捏着她的小手,一点点往上移动,手腕,手臂……再往上就是袄袖子了。
  不行,时间紧急,干脆掀开棉袄,看看她的奶大不。

  我心里想着,恶向胆边生,手就抖索着捏住她的袄襟,轻轻往上掀。
  袄襟开处,一小片雪白的肚腹露了出来,真白呀。我不由吞了口口水,耳朵紧听着外面,大气不敢喘一声,继续慢慢往上掀袄襟。
  肚腹雪白,胸脯下端微微凸起……
  日期:2018-05-23 21:49:19
  “啪啪啪……”

  几声清脆的枪声犹如霹雷般从外面传来,惊得我“嘚”的一下子就撒了手。
  “咋的了,咋的了,哪儿打枪?”大鸟娘惊叫着咣当就撞开门窜了进来。
  我特么也昏了呀,瞪眼张嘴地扎撒着手,懵了。
  就在这时,外面有人哭喊起来:“抓人了,官军抓人啦……”
  我靠!我脑袋轰的一炸,差点一头栽下炕去。
  国军抓人是经常的事,只是他们抓的不是老少丨妇丨孺,而是青年男子,也就是壮丁,送战场当炮灰的,这个村里人都知道。
  咋办?赶紧藏起来吧。
  我顾不得讲究,跳下炕,一头就钻进了墙边桌子底下。
  日期:2018-05-23 21:52:34
  大鸟娘也有经验啊,她顺手扯过一个新棉单,罩在了桌面上,急三火四地整饬:“你别怕,别出声……”
  而凤娇也被惊醒了,迷迷糊糊地连声惊问:“咋的了,咋的了,出啥事了……”
  “别慌,别慌,你板整地做炕上就行,一切有我应付!”大鸟娘说着,咚咚几步出了屋,咣当就把门带上了。
  外面一阵杂乱声过后,没有动静了。
  我缩在桌子底下,稍懵了一会,见外面不咋呼了,便大着胆子把棉单轻轻掀开了一角,偷眼往炕上望去,见林凤娇头罩盖头红,端坐在炕头上一动不动。
  我靠,这,这若是我的个媳妇该多好呀……
  我正暗叹着,忽听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吓的“嘚”的一哆嗦,忙把棉单拉严。
  “嫂子,嫂子呀,大鸟被人抓去了呀……”薛保长哭喊着就冲进了屋。

  啥?我脑袋轰的一炸,嗷的一声就从桌子底下窜了出来。
  日期:2018-05-23 22:05:02
  而几乎与此同时,大鸟娘也昏了,大喊着就向外面冲去。
  新媳妇林凤娇呢,她也下意识地一把扯掉了罩头红,瞪眼张嘴,满脸惊愕地看着我,不知所措。
  人没了,我也顾不得林凤娇了,拔腿冲出门,和薛保长一起,把大鸟娘拼力拉了回来。
  要知道,国军抓壮丁那可是不讲情面的,没人能阻止的了,弄不好连阻拦的人也会杀掉呢。

  大鸟娘被我们拖回屋里,趴在炕上哭天呛地,不是那人声,林凤娇也捂着脸呜呜哭了起来。
  日期:2018-05-23 22:05:26
  薛保长边安慰着她俩,边说了事情的经过:他和大鸟挎着包袱还没走到南山高家祖坟上,就见一群穿着黄军装的官兵大呼着向他们奔来。
  他俩一愣,惊叫着就跑,却被那群官兵啪啪打了几枪吓的趴地上不敢动了。
  一个大胡子军官简单问了他们几句,就擒着大鸟走了……
  薛保长说完经过,婆媳俩抱在一起更是哭的稀里哗啦。
  这特娘的算咋回事呀,新娘子刚进洞房,嘎的一下被鬼附了体,好不容易治好,新郎官又被抓去了,还要人活不?
  日期:2018-05-23 22:05:54

  可也没办法啊,追不回来人,管咋也得送送呀,一家人包括还没入洞房的媳妇,哭天抢地的追到村头,眼巴巴地望着一群队伍远去,只有撕心裂肺干嚎的份。
  高大鸟被抓,我心里就动了小九九,盼着大鸟娘或他媳妇能哭出病来,再请我上门下针,那样说不定三忽悠两忽悠,就能上了手呢。
  啥?我爹临死前警告过我的那些话?去特娘的,只许他到处撒种,难道不许老子留情吗?
  青出于蓝胜于蓝,这是必须的!
  日期:2018-05-23 22:06:36

  但令人遗憾的是,大鸟娘没啥事,他媳妇也跑回了娘家,人家不傻,过门还没入洞房,何苦为这个吊毛没见着一根的男人独守空房呢。天下好男人有的是,一划拉一大堆,挑着捡着的也能过上好日子。
  我美梦破灭,转而一心盼着跟如花成亲了。
  转眼就到了冬月初八,我娶亲的日子,这天艳阳高照,无风无火,是入冬以来少有的好天气。
  一大早,我就高高兴兴,在乡亲们的簇拥下,头戴礼帽,身穿棉袍,骑着高头大马,洋洋得意地上了路,吹吹打打地往山外走去。
  路上,没有起阴风,也没啥马惊轿棍折的事发生,就是特娘的不知从那个山沟里飞出一只叫不出名的大黑鸟,跟着队伍一路喳喳猛叫,害的众人几次扔石头打,终于在走出山口的时候把那玩意赶跑了。
  日期:2018-05-24 09:25:46
  我当时满脑子光想着如花了,事后才悟到,那是狗日的高大鸟在呼唤我呢。
  我们来到张家庄,接了新娘子张如花,坐着花轿,吹吹打打地到了家,拜了天地又拜了高堂,欢欢喜喜地入了洞房,这期间,吊毛怪事都没发生,国军也没来抓壮丁,我和娘这才松了口气。
  晚上吃了饭,闹洞房的孩子们走了,我坐在炕头上,就着昏暗的煤油灯光,猫瞅耗子似的盯着头上盖着罩头红的如花,就准备蠢蠢欲动了。
  那个年代很封建的,新人入洞房的第一晚上一般不会脱了衣服直接干,而是灭了灯,各盖各的大花被褥,心惊胆颤,羞羞答答地挨到天明,第二天晚上都彼此混个脸熟,也好意思说话了,才会一个被窝成就好事。
  日期:2018-05-24 09:26:16

  可我不一样啊,虽然才虚着十七岁,但因遗传了我爹的“优秀”基因,又加上平时跟着我爹给人出诊看病,对男女之事略有些懂,也分外好奇和激动。
  我盯着近在咫尺的如花,瞅她鼓囔囔的胸脯,打量她滚圆的屁股,越看越迷,越看心里越痒痒。喘气就不匀乎了,粗一声细一声的,跟牛似的。
  如花知道我在瞅她,害怕了,身子微微颤抖着,屁股就一点点往墙边移。
  那时我毕竟还小,也是头一次,不好意思直接扑上去呀,就脑子一转,冒出一股坏水来,问她:“你冷吗?”
  如花摇摇头,说不冷。
  日期:2018-05-24 09:27:27

  “那你身子咋还乱抖呢?没感冒啥的?”我假装关心地说着,屁股就往那边挪了挪,“我试试额头发烫不?今儿个外面阴天,冷的吱吱响,你可要注意别冻坏了身子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