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磕磕绊绊充名医,忽忽悠悠成大师———我的混世之道!》
第3节

作者: 千里明月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23 15:25:33
  众人心里就暗自嘀咕起来,这风不吉利呀,莫不是要出大事不成?
  众人簇拥着新郎新娘回到村里,时间已近中午,主持操办婚礼的薛保长和大鸟娘等一干邻居,欢欢喜喜地把一对新人迎进屋里,热热闹闹,吹吹打打的拜了天地,在众人的簇拥哄笑声中,大鸟怀着激动的心情,咧嘴眯眼地抱起媳妇,刚进了洞房,把新娘子凤娇放到炕上,就听“嘎”的一声脆响,凤娇两眼一翻,仰头昏死过去。
  高大鸟昏了,连哭带嚎地从里屋奔出来,吆喝着快救人。

  众人也懵了,这特娘的刚把媳妇抱进去,咋突然就不行了呢?莫不是大鸟这小子心太急,把人家小姑娘吓着了?
  日期:2018-05-23 15:26:29
  大鸟娘就大叫着冲进里屋,逮着凤娇的人中就掐,边掐边叫:“媳妇呀,你别怕,辈辈都这样啊,娘是这么过来的,你也脱不了这一关呀,刚开始痛,以后就舒服了……”
  可任凭她怎么掐,怎么叫,凤娇就是醒不来,两眼紧闭,面色发情,嘴角还吐白沫。
  薛保长一看不好,大叫着:“我去找二狗……”

  拔腿就往俺家窜来。
  其时,我和俺娘正坐在炕上吃午饭呢,忽听院门咣的一声响,紧接着有人大喊:“二狗,二狗,快点、快点,大鸟媳妇昏过去了,赶紧去救人呀……”
  我和娘猛地一愣,听出是薛保长的声音,忙不迭地应着,背起挂在墙壁上的药箱子就跑了出来,连问咋的了。
  薛保长顾不得解释,拽着我就往东头的大鸟家奔去。

  日期:2018-05-23 21:15:32
  路上,他才呼哧着断断续续地说出了原因。
  我一听,立马来了精神,我靠,这女人病的真是时候呀,现在有机会一睹她的真容了。
  “好!好……我心里想着,嘴里就连喊了三声好。

  薛保长奇怪地瞥了我一眼:“啥,啥好?”
  我这才知道自己说漏了嘴,忙道:“我是说我正好在家,若你晚一会来,我就去诊别的病号了。”
  我俩说着,一路小跑就来到了大鸟家,见院子里已经挤了十几个男女乡邻,正呆在那儿眨眼伸脖地听屋里的动静呢。
  我跟着薛保长窜进屋,他做为长辈,不能进洞房呀,就呼哧着冲里屋喊道:“嫂子,二狗来了,侄媳妇咋样了?”

  话落,大鸟就从里屋一步闯了出来,青着脸,颤着嘴唇:“俺,俺……”
  你娘,身高马大的,关键时刻就不顶事了。
  日期:2018-05-23 21:16:26
  我不管不顾,背着药箱子就冲了进去。
  屋里,墙上窗户上贴满了红彤彤的囍字,炕上被褥也是红的,新娘子凤娇更是一身红衣,这一色的色调,晃得我有些晕乎。

  大鸟娘听见动静,转头见是我,噗哧一声就哭了出来:“大侄子呀,快救救俺儿媳妇吧,这咋刚进洞房就……”
  话刚到这,原本闭眼吐唾沫的凤娇,身子猛然一颤,咯咯笑了起来。
  我脑袋轰的一炸,还没明白是咋回事,忽见凤娇展臂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骨碌坐了起来。
  大鸟娘大喜,瞬间破涕为笑:“媳妇,你好了?俺娘,吓死俺了……”

  林凤娇脸皮急抖了两下,叭嘎就睁开了眼,直直地盯向了大鸟娘。
  日期:2018-05-23 21:16:59
  我惊讶地发现,她的眼睛比平常人的大,跟两个鸽子蛋似的滚圆,而且,眼珠红中透绿,泛着瘆人的幽光。
  我娘,这是咋的了?难道她原来就着这眼神吗?我一下子傻了。
  大鸟娘一见,也呆了,身子连连往炕沿边挪:“媳妇,咋的了,你咋的了,你可别吓唬我……”
  “呸!你个老杂毛,你还有脸在这叭叭?”凤娇双眼圆睁,牙齿咬的嘎嘎响,“那么好的一个男人被你逼走了,我儿子也没了……我,我今天就是来找你算账的!”
  话落,凤娇吱的一声怪叫,飞身就朝大鸟娘扑来。
  大鸟娘惊叫着咕咚一头就栽下了炕,我也大喊着转身往门外窜,却一头撞在了大鸟的身上。

  日期:2018-05-23 21:17:48
  “你要干啥?”只听大鸟一声狂吼,一步就抄进了屋。
  他的嗓音浑厚低沉,极具穿透力,震得整个屋子都嗡嗡作响。
  林凤娇身子一颤,“嘎”的一声仰身倒在炕上又昏死过去。
  这一连串的诡异事件,把我也搞蒙了,避在门口惊悸地望着昏迷的凤娇,心里怕的不行,从她刚才的怪异话语和举动来判断,很可能是被大鸟爹先前的那个日本女人附体了。
  若不是高大鸟身上遗传有他爹的基因和煞气把她镇住,真能搞出人命啊。
  大鸟不知道呀,他娘更是个迷糊,俩人见媳妇又昏过去了,忙叫我快救人。
  我遂胆战心惊地爬上炕,伸手抓着她的手腕一试脉搏,跳的还很旺,也很匀乎。从这点来判断,附在她身上的鬼魂已经跑了。
  遂又眯眼观望她的脸色,也有原来的青灰色渐渐增了些红晕。
  人气恢复,我就不怕了。但要让她清醒过来,还需给她扎一针,按摩几下。
  日期:2018-05-23 21:20:17
  “大侄子,俺儿媳没事吧?”大鸟娘苦着嗓子,躲在我身后问道。

  当然没事了,不过这话我不能说绝,因为我爹曾叮嘱过我,小病要大治,要弄得神秘兮兮,甚至是非常艰难,才能让病人和家属觉得你厉害,从而对你感恩戴德,膜拜于心中。
  于是,我叹了口气,说道:“不大好弄呀婶子,你们刚才看见没,她被鬼魂附体了……”
  “啊?”大鸟娘一惊,“那,那咋办?”
  “赶紧让我大鸟哥拿着纸钱去祖坟上烧烧,祷告祷告。”我头不回地说道。
  大鸟娘遂吆喝着儿子拿上纸钱,让薛保长陪着,急急出了门,往南山祖坟而去。

  洞房里,就只剩下了我和大鸟娘及新媳妇林凤娇。
  看着凤娇那粉润的脸蛋,丰满的嘴唇和白皙的脖颈,我心里就不淡定了。
  不由暗暗拿她跟如花比较起来。如花脸盘大,皮肤有点粗,她脸小,细白。眉眼、鼻子、嘴唇……我晕,她不论哪样都比不上面前的凤娇呀。
  日期:2018-05-23 21:47:34

  你娘,这么漂亮的一个美人儿竟嫁给了一个大字不识一双的棒槌,搁谁都觉得可惜呀。还不如……
  我脑子转了转,一股坏水便冒了出来,边打开从药箱往外拿针,边不动声色地对大鸟娘道:“婶子,有开水吗?滚烫的。”
  大鸟娘一愣:“没有啊,要开水干啥?”
  “消毒。”我道。
  “噢,好,那,我这就去灶房烧去。”大鸟娘不知是计,转身刚要往外走,又问了句,“烧多少?”
  “半锅就行了。”我心里砰砰跳了起来,女人真是好糊弄呀,嘿嘿。
  日期:2018-05-23 21:48:25
  大鸟娘去灶房忙活去了,我下意识地回头瞥了眼,见房门半开着,下意识地皱了下眉头,又道:“婶子,掩好门,别让生人进来冲了。”

  她应着,过来把门带上,就去忙活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