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子也能发家致富?》
第71节

作者: 雅玩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句话让众人恍然大悟,连胡建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道菜,刘师傅长叹口气,缅怀道:“还记得我小的时候,长江里有种小鱼叫鳑鲚,小手指还短一点,形似鳑鲏,细鳞光洁,通体透明,活鱼即可透视肚内脏。”
  “此鱼虽离水即死,却是鱼品,腴嫩至极,连头嚼咽,可不必吐刺,味道是没说的。春末夏初时,它们溯流而,游进内河水草丰茂的浅水里,产完卵再回到长江生活。秋天的傍晚,如果你在风平浪静的江边看到水面细浪粼粼,像在下毛毛雨,那是鳑鲚鱼成群结阵到近岸浅水区觅食。”
  “那时候长江里的小杂鱼多如牛毛,当地人戏称,捧一捧江水,手心有一条小鱼。淘米洗菜时,常能用篮子兜到许多火柴棒那么长的小鱼秧子。春夏季节的水草丛里,谈情说爱的鱼打起水花啪啪响,将水面弄得波光闪烁。”
  刘师傅口才不错,几句话为众人勾勒出一副宁静的江边生活图,动情道:“江边有很多搬小罾的,那种小罾只有四五米见方,用两根交叉细竹竿对角绷起,一根绳子直接拴在架,守株待兔似的等一会儿,用力拉起绳子,罾出水。”
  “有时候很有收获,心里有许多小鱼儿乱跳,有时候也能捕到鲤鱼、鲇鱼、翘嘴白和螃蟹。正经的渔民,通常将船划到一片饵料丰富的回水区域,下丝,不论小鱼大鱼只要粘了跑不了。”
  “小鱼挂在眼里,出水时一闪一闪地晃动,有时一条丝可挂住十多斤小杂鱼。那时候小杂鱼不值钱,一毛钱甚至几分钱能买一堆。”
  “渔民往往将个头大和成色好的鱼挑出来,拿到菜场卖,或是留给自己做下酒菜。剩下的那些快烂肚子了,卖给农户喂猪喂鸡,产崽的母猪吃了奶水足,鸭子和鸡吃了下蛋特别给力!”

  大家哈哈大笑,特别是闻一鸣和凌雨馨,这种体验很新,听的津津有味。严四海阅历丰富,接话道:“早年我也在江边生活过,想起那种感觉很温馨。现在时过境迁,许多鱼都从长江里消失,像娇嫩的鳑鲚鱼,受不了污染水质的折磨,早已随着长江三鲜的鲥鱼一同告别了咱们喽。”
  刘师傅点头无奈道:“剩下的一些小杂鱼也是身价倍增,甚至成了一些饭店的招牌菜,要好几十元一盘。拿原来渔民用来喂鸭子的泥鳅来说,只要说是野生的,能卖到二三十元钱一斤。”
  “有时菜谱明明写着小杂鱼,但你点到却被告知卖完了。到饭店里点长江杂鱼也有讲究,不是随便来一盆那么简单,至少你要问今天这盆小杂鱼里有哪些品种,杂不杂?”
  说道这里刘师傅好像想起什么,忍俊不止道:“前几年我在一家长江鱼馆吃小杂鱼,居然要三十五元一盘。三十五三十五吧,我清楚地看到那堆小杂鱼有好几条胖嘟嘟的红尾巴肉餐,这种餐鱼体态俊美浑身是肉,最好吃,赶紧点一盘,等着美味桌。”

  “可烧好端桌却成了清一色的一拃长的翘嘴餐!随即叫服务员将店老板找来,没想到店老板强词夺理,说翘嘴餐是小杂鱼里最好的鱼。我气不过问他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
  “马反驳他,餐鱼里有白餐、肉餐,肉餐又叫油餐,还有黄郎餐,而翘嘴餐是最差的,肉少刺多,要是腌干了是个壳子!”
  “所谓翘嘴不料,打死没人要!翘嘴餐要是能长到一两斤重,肉丰满起来,又成名贵鱼了,即翘白鱼,又称白鱼或白条,无论清蒸红烧皆美。”
  “后来店老板跷起大拇指说我是行家,吃鱼的行家!他哪知道我刚会走路会捉鱼,凭一片鱼鳞能识出鱼的品种和斤两。以后每次到那家江鲜馆吃饭,店老板见了总要客气地过来招呼。”
  刘师傅拿起大勺,轻轻搅动鱼汤道:“杂鱼清洗容易,不必动刀剪开膛剖肚,抓一条在手,另一手的大拇指指甲贴着鱼尾向一推,批尽鱼鳞,顺手在鱼胸鳍处一掐,掐出口子,一挤,里面一团肠杂全出来。”
  “掐鱼时手下稍留点情,只需挤出胃肠,鱼子留在腹,小杂鱼的子细嫩软和,实属鱼美味。要是胆没除掉或是弄破,鱼肉带苦味,舌的味蕾有些纠结。”
  “过去农家烧小杂鱼,在锅里煎好,放入葱、蒜、水磨大椒和自家晒的板酱,再倒进一碗水,将鱼全部浸没,盖锅焖至汤水收去一半行。”
  “出锅前撒点芫荽或青葱,如果混入几只虾,不仅起鲜,而且红红的颜色十分漂亮惹眼。寒冬腊月,小杂鱼盛进碗里,一夜过来冻成鱼冻,味道绝对鲜盖掉!”
  “我记得小时候老人常说,吃鱼冻子能把家都吃穷,因为鱼冻特别下饭耗粮食,桌有碗鱼冻,煮饭时得估量着多下一碗米。”
  一番话说的大家食指大动,纷纷舀起鱼汤,开始品尝。第一口下肚,各种鲜味在口腔爆发,大叫一声好字!
  眼前仿佛出现一条大河,波涛滚滚,连绵不绝。无数小鱼竞相游动,碧波荡漾,星光点点。
  偶然一条越出水面,溅起阵阵浪花,一种独特鲜甜融入味蕾,如羚羊挂角,不着边际,令人会心一笑。

  “鳑鲏……昂丁……小鳜鱼……小麻条……还有船钉鱼和呆子鱼?”
  闻一鸣用嗅觉分辨着其味道,没想到简简单单一道汤,里面居然有八九种杂鱼!各种味道搭配起来,如和谐的圆舞曲,有高有低,跌宕起伏,令人神往。
  “好,不愧是压轴菜,不虚此行!”
  凌天成连喝两碗,满足的拍拍肚子,大笑道:“吃过刘师傅的手艺,才知道什么叫做平淡见神,怎一个鲜字了得!”
  胡建民也是第一次尝这道菜,很满意今天的安排,在座都是见多识广,一般菜色根本拿不出手。幸亏有刘师傅在,一顿饭下来,宾主尽欢,自己这个主人也有面子。
  刘师傅看大家满意,特别是闻一鸣,高兴道:“今天时间紧迫,下次几位贵客提前打招呼,我再准备一些江边特长,虽不名贵,但绝对可口,请各位品尝。”
  “不用下次,约到下周六如何?”
  胡建民提议道:“以后咱们每周聚聚,大家来胡园,让刘师傅给咱们弄点拿手好菜如何?”
  说完盯着闻一鸣,期待对方的反应,闻一鸣笑着点头道:“我是闲人一个,各位要是有时间,自然愿意。”
  “好,这么说定了!”
  凌天成一拍手,他巴不得如此,确定道:“有胡兄的红酒美食,严老的茶叶,加我们雅香居的合香,人生得几知己,夫复何求!”
  大家开怀大笑,算是正式确定经常聚会,胡建民心头微动,想起次跟闻一鸣说起别墅的事,公司在附近正好开发几个新楼盘,环境不错,借此机会让闻一鸣搬过来,以后经常走动才好。
  “丫头,酒足饭饱,应该咱们表示表示!”
  凌天成看了看凌雨馨道:“正好一鸣研究出新合香,你也在,跟我们行一炉如何?”

  凌雨馨嫣然一笑,站起身去清洗完毕,大家回到书房,她拿出乱箱,准备开始行香。
  “嘿嘿,饭后一炉香,逍遥过神仙啊!”
  胡建民满脸期待,兴奋道:“自从得到先生的静心香,每次品完神清气爽,连多年失眠都一扫而空,真是神!”
  严四海也笑着点头,闻一鸣也送了十份给他,每次都有妙体验,不但身体越发强健,连精神都健旺不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