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760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摆摆手,道:“老张,这没你的事儿了,你现在给王红军打电话去,我今天非跟他把话说开了不可,他有多少委屈都倒干净了,这瘪三儿要是不能把我掰扯服了,我直接把他从你这扔出去。”
  张承志倔强的站在原地不动,道:“你别想把我支开,我哪儿也不去。”

  李宝库哈哈笑着说道:“李牧野,你他吗都混到这地步了,还在我面前装老大,你以为还是从前呢?你丢一句话出来,兄弟们就得跑断腿给你干活?别他吗臭美做梦了。”
  “知道老张为什么护着我吗?因为我嘴巴虽然臭,但却始终拿他当亲兄弟,他们家老爷子走之前在医院躺了整三年,没生过一片褥疮,端屎端尿,披麻戴孝都是哥们儿亲手包办的,什么叫兄弟,这他吗才叫兄弟!”
  李宝库越说越激动,索性把话说的更透:“我故意在集团内部跟他保持距离,是因为不想他卷进这脏水坑里,是想着万一哪一天哥们儿栽了,还能有个人像我一样给我老娘养老送终,照顾我闺女儿子长大成人,这叫什么交情?托妻献子,你他吗没心没肺没感情的人懂吗?”
  李牧野沉默不语,内心当中已经深深被这个记忆中龌蹉卑微的瘪三儿给震撼到了。
  李宝库继续说道:“知道我为什么恨你吗?”
  “因为孟凡冰?”小野哥从茶几上起身坐回到沙发,有点心虚的问道。

  “还真不是因为孟凡冰。”李宝库道:“实话告诉你,我就因为你打心眼里瞧不起我们,所以才恨你!”他把脖子扬起,倔强的样子:“在你心里,我们全都是不屑一顾的瘪三儿,除了稍微有点利用价值的王红军,你谁都瞧不上,你不跟我一起喝酒偷东西,打群架几乎从来都没有你,每次我们打输了你才会出头,你说说,这他吗是一起玩儿的兄弟吗?”
  李牧野无言以对,他的话每一个字都像锥子似的刺入小野哥的心田。唤醒了许多从前的记忆的同时,也让李牧野陡然意识到曾经的自己是怎样一个自私又无耻的混蛋。李宝库说的没错,自己的确从未把他们当成兄弟。
  李宝库接着说道:“我为什么不恨军哥?因为他虽然骂过我也打过我,可当别的地方的混混儿们动我的时候,他曾经豁出命去护着我,为了我跟十几个人动刀子,你呢?我们大家都哄着你,敬着你,但你却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样子,打着自己的算盘,在你心里头,孟凡冰是个贱货,王红叶也好不到哪去,我们这些人就是你手里的棋子,用还是扔只在一念之间。”
  “说实话,我是真没想到你还会有回来的这一天,而且还是来找我和老张叙什么旧?”李宝库道:“李牧野,你扪心自问,我们跟你之间有那么深的交情吗?”
  “闭嘴!”李牧野忽然站起身,道:“你他吗说别的我都认,就这个我不认,我这么告诉你吧,这世上有很多种人,有的人善于沟通和表达情感,有的人看着很聪明其实很孤独,貌似强大,其实害怕投入感情受到伤害,我不否认一直跟你们保持距离,但那不是因为瞧不起,而是因为我对江湖和世情的理解跟你们不在一个层面上。”
  又道:“你刚才说的那些事,我的确有不好的地方,但那只是过于强烈的自我保护需要,我对王红军比较特殊不是因为他有更大的利用价值,而是因为他在这一点上他更理解我,还有一点你必须承认,我从没想过坑害你们。”
  张承志道:“宝库他也没有要坑害你的意思。”
  “那可未必!”李牧野嘿的冷笑,道:“二棉裤,话已经说开了,你说我不对的地方我也认,现在咱们还当是从前一样的交情,我现在就让你他吗自己说,我在城东那房子是怎么回事?”
  一直以来李牧野都是个精明厉害的人物,同王红军等人相比,他从步入社会起便目标明确,手段狠辣,步步为营,跟任何人交往都留着一手,这些人当中不但包括小地主和二棉裤这样的哥们儿,还包括了何晓琪,鲁少芬,狄安娜等红颜知己。
  他游刃有余的周旋于江湖兄弟和一干红颜知己之间,真可谓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他深谙人性丑恶,总是会刻意忽略掉真善美的部分。在这个被抛弃了多次的灵魂深处,坚定不移的认为,除了张娜外,所有对自己好的人都是别有用心或者类似等价交换的交易。
  所以无论对任何人,他总是能保持在安全距离之外,你为我付出多少,我就为你付出多少,真诚者以真诚待之,奸诈者以更奸诈报应之。增减由心。离离合合,好聚好散,不负因果,不惹伤心。
  而他之所以肯为白无瑕拼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无暇魔女跟他是一类人。两颗孤独的心灵碰撞在一起,仿佛全世界唯二的两个凶猛异类遇到一起,互相吸引又互相提防,那种心灵和性灵皆完美默契,带来的灵欲一致令人神魂颠倒的感觉让他们彼此忘掉了危险和原则。到最后都舍弃了苦心经营多年的心理防线,突破到了安全距离以内。
  或许潜意识里,李牧野想要忘掉那愉悦美好到几乎完全舍弃自我的感觉。所以失忆后的李牧野才会偏偏忘记了跟白无瑕有关的事情。
  苏醒后的小野哥还有着观人心的本能,却已经忘却了被一次次抛弃的痛苦。心中少了对人性之恶的偏执认知,自然就更容易被人性真善美的另一面触动。换言之,小野哥的心软了。换做从前,李宝库哪里有机会说出这么多话?

  李宝库对小地主父亲做出的义举着实让人感动,就冲这一点,李牧野便不想太为难他。只是有些事情还必须弄清楚了。比如城东的房子那件事,李牧野想知道的是李宝库为什么要选择那个时间去试图霸占那栋房子。
  “城东的房子是有人让我去占的。”李宝库光棍的承认道:“那人对我说你回不来了,让我去把你的房子占了,那地方在红叶集团开发的别墅区的中心带,如果被我占据了,他们就永远不要想把整片区域连到一处,我当时的想法是占了你的房子,逼迫他们把省城体育中心的工程让给我。”
  “那个对你说我回不来的人是谁?”
  “那话是师父说的。”李宝库补充道:“师父叫秋神劫,是南朝鲜女人,在这边传教有五六年了,据我所知她背后还有高人,我手下的辽东大仙和这个辽东第一杀手就是她派到我身边的。”
  “这师父的消息够灵通的。”李牧野听到秋神劫三个字的时候依稀好像想起了什么,但记忆太模糊,这人也许在曾经的小野哥心中不是什么大人物,所以没有太深刻的印象。又问道:“她传的是什么教?你们之间是怎么合作的?”
  李宝库反问道:“你问我这些事儿是什么意思?”随即又道:“师父传的教叫做新天地教会,是从南朝鲜那边传过来的。”
  日期:2018-06-11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