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天生命薄,姥姥年年为我烧替身,拜堂口,收兵马》
第20节

作者: 小叙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太姥在旁边叹气,“大勇,你就是心里再有火也不能这么发啊,这是法治社会,打死人要蹲笆篱子的!”
  “是啊,是啊。”
  日期:2018-06-10 19:51:15
  村里人点头应着,“现在最重要的是给老太太出丧,这见血了多晦气啊!大勇,赶紧回去主持家里的丧事吧!别让大家看笑话啊!”
  韩大勇瞪着孙桂香哼了一声扯过韩霖手里拿着的鞋穿上,起身恶狠狠的指了指她,“臭娘们儿,我先回去办正事,你等我忙完不扒你的皮的!”
  话音一落,扒拉开围观的人自顾自的就走了,孙桂香吸着鼻子站在原地,“大勇!这事儿真不赖我啊!大勇!”
  村里人并未对她表示出什么同情,一个个交头接耳的各种撇嘴的就散了,表达出来的情绪就是这个孙桂香能有今天纯属自找的。
  太姥的脸色也有些不耐,看着孙桂香张了张嘴,“别哭了,你们家里的事儿俺们都不爱说,两口子有什么话就关起门来讲么,你儿子还在这儿看着呢!咋当妈的啊!”
  孙桂香看了一眼还站在我对面哭的韩霖,用力的擦了擦泪走到他身前,“霖啊,妈先去你姥家了,等过段时间你爸气消了妈在回来,不然你爸都得打死我,你听话啊,回去在你爸那给妈说点好话,知道不。”
  韩霖那眼睛哭的更肿了,我感觉他睁开好像都费劲,“妈,我奶是因为你才死的吗……为什么大家都这么说……”
  “不是我啊“
  孙桂香调门挑的老高,“你奶奶是有病啊,别人想妈不管,你不能这么想啊!行了,妈先走了,你赶紧回去,要是你爸不生气了你带他去姥家找妈啊。”
  日期:2018-06-10 20:31:15
  太姥看着孙桂香的背影各种摇头叹气,“这人……真是没法说了……”
  我则抬眼看着韩霖,他像个木头桩子似得站在那里,头垂的低低的,好像是自己做了错事正在被家长惩罚。
  “孩子可怜啊。”
  太姥嘴里念着,提了提音量,“小霖子啊,你吃饭了吗,来薛太奶奶家吃点东西啊……”
  韩霖这才有了反应,脑袋木讷讷的摇了摇,“谢谢薛太奶奶……”说完,头也没抬的转身,朝着他爸妈刚才跑来的方向走着。
  “韩霖!”
  我起身,脆生生的叫了一声他的名字,韩霖的脚步没停我太姥却吓着了,“四宝,你叫人干啥啊,现在别去给人伤口撒盐啊,那孩子够可怜的了。”
  “韩霖!”
  我没回太姥的话,仍旧喊了一声韩霖的名字端着碗追了上去,“你等一下!”
  韩霖的脚步终于停了,头慢慢的转过来看向我,眼睛肿的就剩一条缝了,“薛葆四,我现在不想搭理你……”
  我没应声,把手里的碗朝他的面前送了送,“糖葫芦,可甜了,给你吃。”
  “啊?”
  他似乎有些没听懂,“为什么。”
  我拿出一粒直接塞进他的嘴里,幕地笑了,:“是不是跟你叔叔买的糖一样甜?”
  韩霖的腮帮子被我这粒糖葫芦塞得鼓囊囊的,看着我仍旧处于蒙圈状态,“嗯?喔……”

  我笑呵呵的看着他,:“你吃吧,不脏的,我就舔了一遍,可好吃了!”
  太姥赶忙在后面拉我,“你这孩子,都舔了你给人……”
  “谢谢。”
  韩霖木木的开口打断了我太姥的话,他好像又哭了,擦了一下眼睛,嘴里嚼了嚼吃下糖葫芦,“谢谢你薛葆四,谢谢。”

  说完,他又擦了擦脸,吸着鼻子转身默默的走了。
  我站在原地笑的一脸春光灿烂,“不客气,我家里还有一串呢!得放碗里吃,不然扎嗓子!”
  “唉呀妈呀。”
  等韩霖再一走远,太姥叭的就亲了我一口,“四宝啊,谁说你没长好心眼子啊,哎呀,太姥没白疼你啊,走,回家那串太姥再给你撸下来两粒吃!你告诉告诉太姥,你为啥要给人吃糖葫芦啊,是不是看小朋友可怜心里就难受了想安慰他?”
  我美滋滋的跟在太姥旁边,“韩霖给三胖他们吃糖三胖他们就听他的啦,现在他吃了我的糖葫芦就得听我的,我可以当头头啦!”
  一听我说完,太姥单手马上就按住自己的心口,“四宝啊,你这孩子脑子里一天天想的都是啥乱七八糟的啊当啥头啊,你,你……哎呀!”

  “太姥,给我撸两粒糖葫芦啊,我……”
  “吃啥吃!回家!”
  ……。
  21
  日期:2018-06-11 09:17:45
  一连好几天我好像都比较听话,行动路线由以前的抓不到影变成了固定模式,我家门口或者是那明月的小卖店门口。

  以前我出去玩儿,只要不是在我饿了累了自愿回家的情况下,我姥就是把村里翻个遍也找不到我,因为我很可能上山了啊,下河了啊,或者是去池塘了,哪怕姥姥在家算出来我去哪了,那都按不着我,因为我很快会在一个地方玩腻了转战另一个地方,家里人逮我是最累的。
  现如今多项选择变成了双项选择,我家人好找我了,自然就觉得我听话了。
  很多时候,我都说不清自己的举动,不管做什么事儿见什么人也都会笑呵呵的,可我心底知道,有些笑,我是发自内心,有些笑,却是我不想但控制不了的。
  例如姥姥说要给二舅说亲,那个穿着花花绿绿的婆子一到我家,我看着她虽然也笑嘻嘻的,可我知道,我不是真的那么高兴,有些微的不爽,但自己说不清为什么。
  我会跟在那个花婆子的大屁股后面看着她去那明月的小卖店跟那明月说什么我二舅这好那好,要是她跟我二舅结婚我二舅以后肯定会对兔子多好什么的。

  那明月听着这些话脸会笑的红扑扑的,不停的从柜台里拿出瓜子花生给花婆子吃着,“红姨,这十里八村的谁不知道您说媒厉害,我信的过您,您说的差不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