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天生命薄,姥姥年年为我烧替身,拜堂口,收兵马》
第16节

作者: 小叙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09 17:50:45
  “活该,爱闹闹,咱不管,有事儿就让她去找村里的瞎子或者老徐。”

  太姥听着姥姥的话抿了抿唇,“老徐的那路仙儿主要还是看前程看生男生女厉害,摁这些虚挺挺的事儿,肯定还得找你,等着吧,有事儿这就上门了。”
  “不管。”
  姥姥干巴的扔出俩字,“你这老太太就别咸吃萝卜淡操心了,那韩家老太太气性再大,死的时间也短,没到气候呢,老徐肯定有招,再说不是还有老陈跟老李么,轮不着我,当我一天咋啥都爱管那么闲呢!“
  太姥嘁嘁的笑了两声,“老陈跟老李就忽悠忽悠外面人瞎白活行,在集上整那个小巧儿叨卦我看就是骗人的。“
  “陈爷爷又买巧啦!”我一个精神看向太姥,“我明个就去玩儿巧去!”
  “鸟!”
  姥姥瞪向我,“巧什么巧,你给人弄死弄飞多少个了,给你陈爷爷冥纸的事儿我还没骂你呢!一天的,就知道……”
  “妈!姨姥!我回来了!”
  姥姥的话还没说完,门外就传来一记好听的男声,我乐的屁颠的就站起来,“二舅回来啦!”
  “欸!四宝!”
  二舅笑着进屋,一手拿着两串冰糖葫芦,一手直接抱起我,“看!二舅特意给你带的!
  我乐的不行,伸手就要去拿,姥姥却直接抢过,“吃完饭再吃!”
  “姥!”
  我急的直笑,二舅却抱着我连声跟姥姥求情,“妈,给四宝吃一串,孩子在这村里一天也没啥好吃的,给她!”
  姥姥满脸不甘,:“不行,必须先吃饭,这都要上房了,还敢惯!”
  我咧着嘴看着二舅,“二舅!你看看我姥,你不在她天天打我,还掐我,还要弄死我……”
  “你这孩子!看!现在满嘴就这个,不知道跟谁学的!”
  姥姥回手就要抡鸡毛掸子,“我还是揍的轻了!”
  二舅抱着我几步闪挪到屋外,“好了!妈!她小孩子懂什么!四宝,走,二舅带你骑大马!”
  “就是,凤年,你给孩子吃呗!不就一破冰糖葫芦么!”
  太姥也在旁边表达不满,“就知道打,你爸脾气也没你这么臭……”
  我被二舅抱到院子里,胳膊往我的咯吱窝一撑,直接把我放他的肩膀上,“看!我家四宝长高喽!长高喽!”
  “咯咯咯!”
  我笑的不停,“二舅你转,你转我就飞啦!”

  “飞喽!飞喽!四宝你想二舅不!”
  “我想二舅!我最喜欢二舅啦!”
  我抱着二舅的头大声的笑着,虽然我就会笑,但有时候我知道自己是真开心还是假开心,跟二舅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是真开心的。
  转着,转着,眼睛一扫而过,我却发现墙头上蹲着个黑乎乎的东西,眼睛晶亮晶亮的,好像,就是那天在我身后说话的大耗子!

  “四宝……”
  她说话的声音就跟在梦里一样,很清楚的响在我的耳边,“你要闯大祸了……”。
  16
  日期:2018-06-10 09:11:00
  “什么?”
  还没等我开口问那个耗子干啥老偷摸的找我说话,姥姥嘴里就嚷嚷着行了行了的出来了,“若文,给孩子放下,一会儿转迷糊了!饭还没吃完呢!”
  二舅哎了一声给已经五迷三道的我放下来,我一个人在院里像喝多一样的打了一通醉拳,等站定了直接看向墙头,那耗子又不见了。
  这啥情况?!
  二舅看着我这样哈哈的大笑,“还玩儿不?”

  “玩儿啥玩儿!”
  姥姥一手扯着我一手扯着我二舅,“回来就知道闹孩子,若文啊,先去看看你爸,洗洗手给黑妈妈上柱香过来吃饭。”
  二舅哦了一声摸摸我的头,去姥爷那屋聊了几句后就去上香了,我直盯着糖葫芦,姥姥见状直接给锁到柜子里了,“不吃饭就别吃这个,吃饭!”
  我没招,只能继续扒拉着碗里的饭,心想着,快点吃,糖葫芦还等着我呢!
  “妈,进村的时候我听见唢呐声了,谁走了啊。”

  二舅坐到我身边接过饭碗看着姥姥发问,“没找你去帮忙吗。”
  姥姥闷闷的不爱多谈这个,“老韩家的,我白天去了,没啥事儿了。”
  “二舅,韩霖他奶……”
  “四宝!”姥姥一嗓子直接给我话压下来了,“再多嘴糖葫芦没的吃!”

  我撇撇嘴只能不言语,二舅轻笑着摸着我的头,“乖,好好吃饭,抽空二舅在院子里给你做秋千。”
  日期:2018-06-10 09:51:00
  “真的啊!”
  “真的。”
  我喜滋滋的笑着,侧着脸看着二舅,我觉得我二舅是村里长得最好看的男人,脸白白净净的,走到哪都是嘴角含笑,眼里有神,像,像月亮!我觉得二舅看着我笑时就像是我最喜欢的月亮!
  但姥姥总说我长得像我妈,我除了知道妈妈跟二舅是龙凤胎以外对她的长相早就忘得差不多了,家里也没有妈妈的照片,我更希望别人说我长得像二舅,只可惜,村里人都很忽略我的长相,他们只会说,看看看,那个薛家的小魔头又过来了!
  “若文,别一回来就给孩子许愿,去县城给人看的咋样?”
  二舅在村里的定位有些赤脚医生的意思,说是我家有个偏方就是传给二舅的,姥姥说能治肝病,但我们村里很少有人来我家求偏方,撑死了就是头疼脑热的找我二舅去给扎扎针挂挂吊瓶。
  一般都是外地的哪里有人打听过来,把诊断书带来,我二舅先看,轻的,就把药抓去,稍微重点的,他还得跟着去看看,我姥说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儿,绝不能马虎。
  这次二舅就是跟人去的县里,十天半个月都是常事儿,我都习惯了,就是二舅走的时候会默默的盼他回来,因为我知道二舅一定会给我带好吃的!
  “就是肝腹水,我看了,没病毒的,年纪太轻了,我怕药劲儿给他下大了他挺不住,两服药下去,水都下来了,幸亏他之前没在医院抽过,一抽啊,这肚子就长得快了。”
  日期:2018-06-10 10:31:15
  太姥直吧嗒嘴,“我听说这个男的才三十多岁吧,咋能得这病了呢。”

  二舅轻叹了一口气,“就是喝酒喝得,之前在大城市给领导开车,晚上回去没事儿就喝酒,喝坏了。”
  姥姥嗯了一声,“酒不是啥好东西啊,那蟾蜍皮也没用上啊。”
  “没有,没那么严重,蟾蜍皮毒劲儿太大了,我怕他扛不住,没给下,我都跟他说了,只要他记住别再喝酒,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对,咱是救人的,治不好别给人治坏了……”
  姥姥点头应着,话还没等说完,就听见院门口有女声喊着,:“薛大姨!薛大姨在家吗!”
  我抬脚走到窗户那往外看,只见那明月手里拎着个篮子进来了,一见姥姥几步上前把篮子塞到姥姥的手里,“大姨,这是我在家新蒸的包子,猪肉酸菜的,特意多蒸一些拿来给你们尝尝!刚出锅可热乎了!”
  “呦,这多不好意思啊,明月啊,进屋吧,若文回来了!”

  那明月笑的一脸羞涩,“不啦,俺家六儿还在家等我呢,我回去了,给二哥尝尝我的手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