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不算阴卦,这个规矩懂不懂?》
第22节

作者: 不谷布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知道你是骗我的!”白梦婷白了我一眼,道:“叫你给那先生看相,我其实是诈你的。看在你还算是老实,主动坦白了的份儿上,你骗我这次,就暂时不跟你计较了。等空了之后,我再慢慢跟你算这笔账。”
  套路!白梦婷这心机婊,居然跟我玩套路?
  “咱们能多点儿真情,少点儿套路吗?”我说。
  “跟你这种不老实的家伙,不套路那是不行的。”白梦婷笑吟吟地看着我,说道:“我已经想好怎么惩罚你了,你刚才不是撒谎说卜出来的是阴卦吗?那我就当成是阴卦,你今天必须给那先生看相。要不然,我从此以后,跟你恩断义绝!”
  白梦婷这是开玩笑的,还是认真的啊!以我对她的了解,她应该是不会害我的。
  “反正我是你男人,要把我给害死了,下半辈子可就得守活寡了。
  日期:2018-06-10 16:43:45
  今晚我也豁出去了,你让我给谁看,我就给谁看!”我拍着胸脯说。
  “你是不是以为,我不舍得让你给那先生看啊?今天我还真舍得,不就一男人吗?追我的男人多了去了,没了你一个,又有什么影响。”白梦婷这话说得,大家还能愉快地玩耍吗?
  前面出现了一个古香古色的小庄园,白梦婷说那叫三合园。

  “四经审脉遵三合,三合玄空真妙诀。三合园的三合,是这三合吗?”我问白梦婷。
  “这你也懂得?”白梦婷有些吃惊地看着我,问。
  “相人嘛!什么都得略知一二啊!要不然怎么好行那忽悠之事呢?”我笑呵呵地对着白梦婷回道。
  白梦婷带着我,大摇大摆地从三合园的大门走了进去。
  “你不是带我偷偷来的吗?”我有些疑惑地问。
  “我是叫你悄悄给白夫子看相,并不是要偷偷摸摸地进三合园。我今天来这里,是替我爹给白夫子送东西的。”
  白梦婷从她的挎包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檀木盒,单就这盒子,都雕龙刻凤的,一看就是个值钱货。也不知道盒子里面装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能打开看看吗?”我问白梦婷。
  “我都不能看,你就更不能看了。给白夫子送的东西,谁都不能看。”白梦婷说。
  “噔…噔噔…”
  一走进三合园,便有琴声传来。
  日期:2018-06-10 17:03:45
  从这调子来看,此声应该用古琴弹出来的,弹的还是《鹿鸣》。
  “嗷嗷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行。”我念了这么两句,然后说道:“看来白夫子是在用琴声欢迎我们两位嘉宾啊!”
  “你还真是挺会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啊!白夫子向来喜欢弹琴,这曲《鹿鸣》,只是碰巧让我们遇上罢了。”白梦婷说。
  “遇上便是缘,要遇上的是《十面埋伏》,我说不定会吓得掉头就跑。”我笑呵呵地说道。
  前面那凉亭里坐着一个穿着汉服,正在抚琴的女子。那女子的年龄不大,约莫三十出头,看上去一身雅气。
  “白夫子,你好!”白梦婷很客气地跟那女子打了一声招呼。
  那女子轻轻转过了头,道:“梦婷来啦!快过来坐坐,喝盏清茶。”

  “她就是白夫子?”我有些懵逼地问白梦婷。
  “是啊!”白梦婷贼贼地笑了笑,说:“夫子又不是只能是男的,女的也可以称为夫子嘛!”
  “请问这位公子如何称呼?”白夫子问我。
  叫我公子?长这么大,还第一次有人称我为公子呢?这年头,当爹的要没有上百个亿,都没人会称你为公子。
  “我没爹没娘,是个孤儿,配不上公子这两个字,叫我赵初一便是了。”我说。
  “初一生,名初一。”
  日期:2018-06-10 17:23:45
  白夫子微微地笑了一笑,道:“好!”
  虽然这女子已经三十出头了,但她这一笑,那是相当迷人的啊!就算说她是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那也是不过分的。
  “你怎么知道我初一出生的?”我问。

  “猜的。”这白夫子,居然跟我卖起了关子。
  我看向了白梦婷,问:“是不是你把我出卖了的?”
  “才没有呢!”白梦婷否认道。
  “如虎下山,百兽自惊;如鹰升腾,狐兔自战。你之威,需以名压生辰才能藏其锋。”听白夫子这话,她像是在给我看相啊!

  我就说,师父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取初一这么个名字呢?原来闹了半天,我这名那是有缘由的啊!
  “你这是在给我看相吗?”我问。
  “相人不能相己,既然你自己不能给自己看,我就替你瞧上一瞧。”白夫子说。
  白梦婷带我来三合园,本意是想让我悄悄给白夫子看个相的。现在白夫子先入为主,给我看了,我就没机会了啊!
  咱们相人,有一条死规矩,那就是不能给相过自己的人看相。白夫子给我看了相,我便永远都不能再给她看了。
  “你既然已经给我看了,那就多说几句呗!”我说。

  “若是普通人,多说几句,那也是无妨的。但你是相人,说一句我尚能承受,要再说第二句,那泄露天机之因果,我是承受不起的。”
  白夫子当真是厉害啊!她先入为给我看了相,把我摸了个门儿清,我却因为那不能给相过自己的人看相这条死规矩,不敢相她,使我对其一无所知。
  她知我,我不知她。以后若是跟她生了什么瓜葛,她要对我做点儿什么,我岂不会显得很被动,说不定还得吃大亏。
  日期:2018-06-10 17:43:45
  从三合园出来,白梦婷立马就对着我问道:“怎么样,你看白夫子的面相没有?”
  “她抢先看了我的,我便不能再看她的了。不能给相过自己的人看相,这是咱们相人的死规矩,不能违反的。”我说。
  “我见了白夫子这么多次,她从没给我看过相。你今天一去,她就给你看相,难道她是早料到了我带你去的目的,所以选择了先下手为强?”白梦婷问。
  “应该是这样的。”我接过了话,道:“白夫子是个高人,我是惹不起的。现在她已经摸清了我,而我却对她一无所知。跟她作对,纯粹就是找死!”
  “你还是太年轻了,没经验。要是你一进去,就给白夫子把相看了,她不就没机会了吗?”白梦婷埋怨我说。
  “你之前又没跟我说过白夫子会看相,我哪儿知道她会来这么一手?”我无语道。
  “我也不知道她会看相。”白梦婷皱了皱眉头,说:“怪不得我爹这么怕她,原来这白夫子,当真是有些本事的。”
  “岂止是有些本事,她的本事大了去了。要不然,也不可能有你们白家的今日。”我道。
  白梦婷开着Z4把我送回了心生阁,然后她自己回了家。
  阳卦?昨日是阳卦,今日又是阳卦!

  自从跟白梦婷混了之后,开销比以前大多了。之前的存款,加上宋惜给我的那一千八,还有从白梦婷那里赚的几百块,都花得差不多了。
  日期:2018-06-10 18:03:45
  现在我的兜里,就只剩下一百多块钱了。
  阳卦不看男,也不知道今日有没有女财主给我送点儿钱来啊?
  有马达声,应该是有车来了。我出门一看,开来的居然是那辆我无比熟悉的普拉多。这不是宋惜的车吗?她到这里来,肯定是找我算卦的啊!
  说财神,财神到。今天这运气,当真是不错的啊!
  “今日可以给我看相吗?”宋惜问我。
  “可以!”我点了点头,道。
  宋惜进了门,我赶紧搬了一把椅子来,请她坐下了。
  “上次的事,谢谢你了啊!”我说。
  “你帮了我一次,我也帮了你一次,咱们算是扯平了。”宋惜这话的意思是在说,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我给她算的那一卦,是算准了的。

  “这一次你来,是想看点儿什么啊?”我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