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86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晁玉山拿起桌上的毛巾擦擦手,向后半卧在席上,点燃一支烟,说:“老头儿,识相的,把明天的考核题目和答案都告诉我,以后我还会称呼你一声马老。”
  马阳德终于用内息将升高的血压摁下去一点,咬牙道:“我要是不说呢?”
  晁玉山嘴角一翘,把烟叼嘴里,然后拍了拍手掌。包厢门应声被推开,一名穿西装的汉子走进来,掏出一部手机递给了他。
  他接过去拨通一个号码,对着话筒说:“打开视频通话。”
  片刻后,他又将手机丢在了马阳德面前的桌子上。“老头儿,我劝你还是再考虑一下比较好。”
  “不要!不要!救命啊!我求求你们,我求求你们放了我!晁玉山是我叔叔,他有钱!他会替我还钱的……”
  手机里传出一阵凄惨的哭求声,马阳德心头猛地一跳,慌忙拿起手机,紧接着瞳孔便缩成了针眼,刚刚压下去一点的血压又再次冲了上来,令他一阵天旋地转。
  只见屏幕上正在实时播放一个画面,画面里一个满头大汗的年轻人正被人抓着胳膊摁在一张桌子上,特别是他的右手,呈五指张开状,大拇指的旁边还竖了一把刀,寒光闪闪。
  良久,马阳德哆嗦着将手机放下,痛苦地虚弱道:“晁玉山,你没听到修平还在喊你叔叔吗?他平日里最崇拜的就是你,你怎么就能忍心对他做这种事?你还是个人吗?”
  晁玉山的表情没有丝毫波动,抽着烟说:“老头子,这事儿你还真怪不到老子的头上,老子不过是见你的宝贝孙子爱玩,就带他去赌场见了见世面,谁成想他就这么入了迷,拉都拉不回来。

  话说,这一个多月里,老子光是替他还赌债就已经搭进去了七十多万,老子又不是他爹,凭什么一直给他擦屁股?现在,他还不起债,人家要切他的手指,我也没什么好办法,只好请你这个当爷爷的拿主意喽!”
  说着,他直起身,将一口浓烟吐在马阳德的脸上,嘿嘿笑道:“老头儿,你是当世名医,应该知道大拇指对一只手来说有多么的重要,所以,如果不想自己的宝贝孙子从此开始领残疾补助的话,该做什么,就不用我再说一遍了吧?!”
  世人都说人心难测,但很多时候,你做事的依仗只有人心,尤其是在前途不明必须要赌一把的时候,多掌握一点人心,赢的把握也能稍微大上一点,至少也能换些心安。
  这就是萧晋试探詹青雪的目的。
  收徒不同于普通合作,虽说他不可能真拿詹青雪像巫飞鸾和宋小纯那样当晚辈看待,但也属于无限接近于亲人的范畴,所以他必须确定这个女孩儿的心是冷是热。
  结果让他很满意,尽管詹青雪口口声声说是因为他不可信任,但只要她受过真正的精英式教育,就应该知道,感情是感情,生意是生意,一个人不适合托付终身,不代表他就不能成为一个忠诚的合作伙伴。
  毕竟,在这世界上,十个成功的商人里,最起码也有四五个感情生活不纯洁,如果这真能说明不可信的话,那他们也就不可能成功了。

  归根到底,商业合作伙伴之间的纽带是利益,感情不过是个附加参考,有则锦上添花,没有也影响不大。
  因此,詹青雪瞬间变脸的原因绝对是从感性出发的,其中或许还有点为田新桐打抱不平的意思。
  要知道,严格来说,萧晋可是有可能救她性命的人,而她却因为一点情感因素就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从生意人的角度上来讲,简直愚蠢之极!但从做人这一方面来看,却是难得的真性情。
  而这样的人,绝对是值得深交和接近的。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田新桐就过来咣咣的砸门。萧晋因为身体还处在疲乏之中,实在困得厉害,本不想理会,但敲门声明显十分的执着,他无奈只好爬起来去开门。
  “田大警官,如果你不是来陪我睡回笼觉的,那你的这种行为可是非常的不道德,懂吗?”
  “我陪你个大头鬼!”田新桐双手捧住他的脸用力搓了几下,嗔道,“大懒虫,别睡啦!赶紧洗漱去吃早饭,再有两个小时,考核可就开始了哦!”
  “还有两个小时呐?那再睡一个半小时也没关系。”说着,萧晋拉住女孩儿的手就往屋里走。
  田新桐红着脸往回拽却拽不动,眼看就要被拉进卧室了,便急道:“死萧晋,开玩笑别太过分哈!赶紧放开我!”
  萧晋头都不回:“不放!有能耐你把我拷上啊!”

  “你……”见这家伙死猪不怕开水烫,自己的力气又没他大,田新桐又羞又气,一发狠,低头张开嘴就咬在了他的手背上。
  “啊——!”萧晋一声惨叫,慌忙放手求饶道:“疼疼疼……我错了,女侠饶命啊!”
  “哼!”田新桐松开嘴,冲他得意的挥舞了一下小拳头,说:“看你还敢不敢欺负我!麻溜的滚去洗漱,要不然,姑奶奶还咬你!”
  萧晋瞅瞅手背上的牙印,见已经有一点破皮,便幽怨的看着女孩儿说:“人家就是想睡个回笼觉,又没打算要把你怎么样,你至于下口这么狠吗?”
  “咦~~!”田新桐用力的揉了揉胳膊,瞪眼道:“以后不准你再说‘人家’,鸡皮疙瘩掉一地,恶心死了。”
  “哦。”萧晋像个低眉顺眼的小媳妇儿一样委屈道,“人家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还说!”田新桐扑上去要打,萧晋身子一矮,仿佛泥鳅似的呲溜一下就从她身边滑过,咸猪手还不忘在人家的小月亮上捏一把。
  女孩儿气得抓狂,刚要去追,却见他已经钻进了卫生间并锁上了门,不由恨恨地跺了下小脚,大声道:“有种你躲在里面一辈子都别出来!”
  旁边有个穿衣镜,里面的女孩儿脸色微红,笑靥如花,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愉悦,哪里有一点生气的样子?
  她余光瞥见了,于是小脸儿便越发的红艳起来。
  萧晋洗漱完出来,田新桐自然是没有继续收拾他的,随便锤了两下意思意思,两人就一起下楼吃早餐去了。
  吃过饭来到素问医馆,要进门的时候,萧晋才反应过来,问:“桐桐,伯母呢?”
  “哦,她和刘阿姨一起去逛街了。”田新桐随口答道。
  萧晋下意识的皱了下眉,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却又说不上是什么,便摇了摇头,没有再问。

  进了大门,就见章文成站在前院里,笑眯眯的冲他抱拳道:“萧先生……哦,不对,我似乎应该称呼你一声萧师弟了。”
  萧晋笑呵呵的回了个礼,说:“章师兄早!就像昨天说的那样,今后真要仰仗师兄多多关照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