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年少时》
第222节

作者: 梦幻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许向晴往家里去了一个电话,她还什么话都没说,王晶都先说了。“向晴,小赵把事情都告诉你了吧,我没事。回来之后静下心来想想,多打点事情啊,日子自己过得舒服行,管那些人说什么。”
  “妈妈,你这么想对了。别看你那个同学在外面人模人样的,她行事那样尖酸刻薄,说不定是平时在家里或者单位受气了,然后朝着别人胡乱的发泄。”真正成功的人为人处世越是谦虚,许向晴觉的像秦芳芳这样的虽然在市里最好的心医院班,但是这医术应该也高不到哪去。

  听女儿这么一分析,王晶那边的气是全消了。“闺女,咱们不提那个不相关的人了,我和你商量个事。我想着去报个夜大班,之前听说那边还要选专业,你觉得我去学点什么合适?”
  听到妈妈这么问,许向晴觉得母亲今天真的是被刺激到了。虽然之前也有读夜大再往考一下凭的打算,但是妈妈一直都说忙没空,这个事情一直没有付诸行动。但是今天突然间下定决心要去学习了,看来是对秦芳芳说的话很在意。
  事实和许向晴想的差不多,王晶是不希望因为凭低再被人拿来说事,被人瞧不起。
  “妈妈现在正做生意,如果喜欢的话可以学一些企业管理,财会专业的都行,能用得。当然如果这些不喜欢你选其他你感兴趣的专业,毕竟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你如果没有热情去学的一个科目最终成绩也不会太好,只是浪费时间。”许向晴给妈妈做了分析,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王晶那里。
  王晶这一次是真的下定决心要去夜校读书,第二天让丈夫许忠辉开车送自己过去报名。王晶从那拿了宣传单,准备回家思考一下学哪个科目。
  思来想去,王晶决定学学会计专业。以后快餐店开的多了,账目也会跟着增加,到时候如果请个会计算账她还不放心,不如自己会核算。这样等到将来不用担心别人在账目做手脚,被人给坑了。
  许忠辉学完车之后也没有去找工作,也是帮着妻子的两家快餐店采购一下食材。可是这么点事情可做,其余时间他觉的闲的发慌。

  王晶觉得丈夫也挺闲,不如两人一起去夜校,也好有个伴。“老公,要不你看看有没有感兴趣的专业,咱们一块学,这样你不用晚特意接送我一个人去夜校。”
  许忠辉原本对夜校没什么兴趣,不过还是接过妻子递过来的宣传单。宣传单的内容从头看起,还真看到了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这夜校还教幼儿教育啊,那是不是和师范学校讲一样的课程。”
  “幼儿教育那都是想当幼儿园老师学的,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难怪王晶困惑,都是些小姑娘学幼师,哪有大男人对这个感兴趣的。
  “我去学这个幼儿教育,明天咱们两个一块去报名。”许忠辉用很肯定的语气说道。

  王晶呵呵笑了,用手摸了一下丈夫的额头,“没发烧啊,怎么竟说胡话,难不成一个大男人要到幼儿园去应聘当老师看孩子。你可不是那个材料,还记的向晴小时候,每次让你看着人准保让你给惹哭了。”
  王晶笑着摇头,可是许忠辉却是打定了主意。“我不是想当幼儿园的老师看孩子,我是想开一家幼儿园。”
  “开幼儿园,你是怎么想的。那幼儿园虽然说白了是哄孩子的,可好歹也是学校,那不都是公家的吗,政府能让你自己开一家吗?”王晶觉得这个想法不现实。
  “我也不是信口开河,前段时间在驾校学车,一个小伙子在那抱怨,说是夫妻两个都班,老人又都不在身边,自己的孩子才四岁不到幼儿园的年龄,没办法只能把孩子送回老家让父母带。可是这样一来父母和孩子一年见不了几次面,孩子跟他都不亲了。听说那些大城市有不少的私立幼儿园,咱们这小县城,还没有,我觉得是个机会。”看着妻子有了一份事业,自己还是无业状态,许忠辉觉得不自在。所以他也想做一份事业出来,不想让别人说他是吃软饭的。

  许忠辉这么一说,王晶也觉得有几分道理。“家长在孩子的身最是舍得花钱的,要是开个幼儿园,也接收那些年龄小一点的孩子,应该是很有市场的。不过开幼儿园要让政府承认才好,这个事怕是不好办。另外想要开幼儿园可是要找个合适的地方,面积还不能小了,这个也需要留意一下。”
  这样王晶和许忠辉夫妻两个一起报名去了夜校读书,两个人那可是二十年没拿过课本了,一开始还真是不习惯。和那些年轻人在一块课这思维也经常跟不老师的节奏,很是吃力。可算是这样,夫妻两个也相互鼓励着,决不能放弃。
  许向晴回到学校的第三天,接到了姜依依亲自打来的电话。巴黎时装周服装被香港尚轩服饰公司抄袭的事件调查清楚了,是李莎不小心泄露的。姜依依打电话过来是想听听许向晴的意见,毕竟被抄袭的是向晴辛辛苦苦画出来的设计图。如何处置李莎,许向晴说的算。
  说起来这个李莎今年也三十多岁了依旧没有结婚,长得漂亮,可是很多男人觉得她是个冰美人,不好接近。可李莎也是个苦命的,她自小失去了父亲,母亲独自一个人含辛茹苦的把她和他哥哥抚养成人。年纪大了的母亲病痛缠身,最后几乎是住在了医院。这个时候原本应该兄妹两人共同照顾母亲,可是李莎的哥哥在妻子的挑唆之下撒手不管,把照顾母亲的责任全部都推给了李莎。
  李莎虽然工作了多年,但是她没有积蓄,工资都给母亲交住院费了。直到去年,李莎的母亲也去世了,兄妹两人也形同路人了。
  那一天李莎拿着时装周的一些设计资料回家整理,突然间接到了她嫂子的电话,说是母亲的一件遗物要交给她。李莎当即想到的是母亲戴了几十年的一个银镯子,虽然不值钱,可它是父母当年的定情之物,对于母亲来说那是很重要的东西。母亲去世之后,李莎找了很久都没找到,当时怀疑是让大哥大嫂拿走了。
  李莎在电话里答应赴约,看了一半的资料那样放在桌子未收拾起来。李莎不会想到,她前脚刚离开家,后脚她的亲哥哥李明撬开了房门。
  李莎和她嫂子的见面很不愉快,母亲的镯子确实是嫂子偷走的。最终李莎拿回了母亲的遗物,但是也给了嫂子一千块钱,算是交换。
  李莎心情复杂的回到家里,结果走到门口发现房门被撬开了。她赶紧冲进房间,发现贵重的物品没有丢失,她才松口气。可是她没注意到,桌子的那些设计资料被人动过了。
  一直到出事之后,李莎才意识到设计被抄袭了可能是自己的原因造成的。回想起当天发生的事情,李莎也觉得太巧了。前一刻嫂子故意用母亲的遗物把自己约出去,后一刻家门被撬了。李莎隐约猜测服装设计泄密的事情哥哥和嫂子有参与,可是她没有证据。想到可能是因为自己给公司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李莎很是愧疚,晚都睡不着,回国后的当天和公司交代了情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