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73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瞧见我,一时有些惊讶。然后,又很快的恢复了平常之色。他侧身对这两位他国使臣道:“余大人、徐大人,还望等我片刻。”
  “呵呵……杨大人客气了,去吧去吧!我们俩就先去前头逛逛,你待会儿来寻便是。”那二人也双双向我投来了目光,然后暧昧一笑就走了。
  “你来这做什么?”闻远见他们走远,靠近我道。
  其实,我能感觉到他是有些开心的,但仍是摆着一张脸。
  “找你!”我直截了当道。
  “何事?”闻远也学起了我。
  “这是母亲寄来的信,你且看看。”我接过采儿递上来的信,又伸手给了闻远。
  闻远接过看了看,又抬头凝了我许久缓缓开口:“现在我还有事要去处理。你先回家吧,这些等等我晚上回家吃饭再谈可好?”

  “恩,那我先回了。”我轻轻颔首后便带着采儿回了杨府。
  那日的晚饭,闻远如约而至。这是他这两个多月来第一次回家,府中的下人都开心极了,连上菜的速度都快了几分。
  “我今天已经在使馆告了假,后天我们就启程回定溪吧!”菜上齐后,闻远缓缓开口。
  “也好,趁这次机会我们也该向长辈们说明情况了。你母亲若是知道瑾瑜的存在,一定开心极了!”我接过闻远的话,温和地说。

  “这些不需要你操心,我们也没有什么情况,你永远是我的妻子,这不会变!”闻远望着我,斩钉截铁。
  “你这又是何必?这两个月,我觉得芷菱比我更会照顾你,何况瑾瑜总得有个身份!”我认真道。
  “白容!你是多想逃离我去他的身边!”闻远放下碗筷,冷声道。
  我听着,微微皱眉。
  “姑爷,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小姐!说到底是您有错在先!我们家小姐和世子殿下清清白白着!”一旁的采儿忍不住插嘴,这也使得闻远的脸色越发难看。
  “采儿,你去厨房命人再做碗水晶羹来。”我轻摇了下头,让采儿先行出去。
  “抱歉……”采儿走后,闻远轻声道。
  “没关系……但是长辈那边真的该有一个交代。不一定说谁对谁错,只是告诉他们我们更适合做朋友,希望他们谅解我们。”我看着闻远,真诚而平静。
  闻远一时没有出声,他侧着头也让我看不清神情。
  我想了又道:“闻远,其实即使签了和离书,我们也还是朋友。你若放心,绸庄那边我也可以帮着继续打理。我们……”

  “在哪里签?”闻远忽然打断了我。
  “啊?”我一下子没能反应过来。
  “和离书,在哪里签?”闻远重复。
  “嗯……都可以。”闻远的突然答应,让我有些始料不及。
  “那回房签吧,从新拟一份。顺便,我们也谈谈合理后要处理的事。”闻远对我说完,又吩咐他身边的侍从不要让人打扰到我们,然后起身示意我跟着他。
  我呢,没有多想就起身跟着他回了房。
  只不过,这一路我走的实在有点吃力,不知道怎的,腿显的有些无力起来。

  一回房间,我的腿实在有些坚持不住的软了下来。
  “小心!”闻远说着,将我扶进了他的怀里。
  “谢谢……”我小声答谢,然后撑着他的手臂想自己站着,却发现身体有些不受大脑控制了。
  “你还好么?”闻远望着我的眼睛微笑着说。
  “恩……能扶我过去坐下么?顺便帮我唤下采儿……”我无力道。

  “容容,有什么需要我帮你就好,不用叫别人!”闻远关切的抚着我的脸,可他眼角的笑意更浓了。
  我瞧着闻远,此时才觉得不对,“你做了什么?”
  “我能做什么?”闻远反问,小心的将我抱到了床上。
  我心中暗道糟糕,却怎么也无力动弹。
  “来人!采儿!采儿……”我试图高声呼唤,却始终无人应答。也对,他怎么会蠢到让人靠近这里呢。是我太蠢,竟没早些察觉。想到这,我停了声,决定保留仅有的力气。

  “这样才乖,药效快开始了,好好享受才对!”闻远见我停下,拿过我的手亲吻着低声道。
  而这个轻轻的吻,却令我浑身一颤。我努力将自己平复下来,对闻远道:“你对我下了什么?”
  “没什么,一点点软骨粉加七情草。”闻远俯下身在我耳畔轻声说着……
  “你……”我听完,脑袋一蒙,我太惊骇了!七情草!他竟然下七情草!
  我不可置信的盯着杨闻远,他却仍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真的,我能感觉我的心一下子跌到了谷底。
  日期:2018-01-07 13:09:23
  软骨粉,顾名思义,这是一种可以使人在一定时间内四肢无力的毒粉。并且,与此同时,这粉剂也能保证大脑在这段时间内保持时刻的清醒。
  然而,更可怕的是,一旦服用了它,在药效没有过去之前,人身上的感官会被无限的放大,就比如痛觉!
  是以,在弘苍国,这往往是官府在审讯犯人时所用。但是,这一切却抵不上七情草的一层可怕。

  是的,于我而言,这七情草已经算的上当世最恶毒的春药了!
  七情草,这是两百多年前一个毒药师所配制的,丧心病狂到变态的毒药!目的,他完全是为了报复那个拒绝他示爱的姑娘。
  因为它不但会上瘾,而且恶心!
  这是我从一册书上看到的!
  那姑娘不幸被毒药师下了七情草,第一次发作是在一个时辰之后,她感觉自己无法抑制的想要男人。那次,她把她的第一次给了毒药师。
  而第二次发作,是在三天后!
  那天,她起先觉得全身的骨头像是在被无数只蚂蚁啃咬,痛到无法言语。而后,这疼痛在毒药师重新给她喂下七情草后就迅速停止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