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72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去望月阁吧!”上了马车后,我对着车夫小杨道。
  “好的夫人!”车夫再次应声,然后向着望月阁一路而去。
  “小姐,您真打算去见她?”采儿不解。
  “总归是要见的,更何况……我也想和她谈谈。”我望了车窗外一眼,带着淡淡的苦笑。
  “好吧小姐,我看她多半也是来求原谅的,小姐您可别心软!”采儿看向我,一脸认真。
  “知道了,我的好采儿!”我微微拉长了语调,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笑,然后不再多说。
  约是一刻钟的时间,马车就驶到了望月阁。
  此时,天色已经有些昏暗了。
  我和采儿进了望月阁,又在门童的指引下直接上了三楼,这儿的环境比较清幽,的确适合谈判。
  “就是这间,夫人。”门童将我们引至三楼,指着最西侧那间恭敬道。
  我轻轻颔首,让采儿打赏了他些银两,就让他退了下去。

  然后,我又对着采儿轻声说道:“采儿,你也在这等下我吧!我去去就来。”
  采儿有些不放心的点点头,在我转身之际抓住了我的手臂叮咛道:“小姐,别心软!有什么事直接喊!采儿会立马冲进来的!”
  “噗呲……又不是去掐架!”我不禁一笑,本来不咋地的心情,也好上了几分。
  采儿见我乐,这才有些放心的松了手。我呢,也直接走向了最西侧的那间房。
  推开门时,芷菱正背对着我立在窗前看着外头那万家灯火。
  “我知道你会来的。”她说的很轻,像是在对自己说。
  “想聊些什么?”我关上门,瞧这她的背影道。
  “聊什么?聊聊你,聊聊我,聊聊其他人……都可以。”芷菱说着转过了身,又指了指一桌的菜肴道:“不过……还是先吃饭吧,很多都是你爱吃的,都快凉了!”
  “我吃过了,你吃吧,你这身子怕是不能饿着的。”我浅笑着入了座,端起一侧的杯盏饮了口茶。

  “嗯,那我先吃了!”芷菱也入了座,她拿起碗筷开始一点点的吃了起来。
  日期:2018-01-05 12:36:23
  “真的不再吃些吗?这些……都是闻远特意吩咐我为你点的。”芷菱吃了几口,忽然抬头说道。
  “是吗?可惜今日我吃的实在有些撑肠拄腹了。”我浅笑,我知道芷菱会提闻远,却不知她竟是这样的开场。
  也许,她真是一心急迫的想要向我表达主权。

  “是可惜了!我听说这儿的八宝鸭最为地道,这儿的甜点也是一绝。”芷菱说着拿过一块小点轻咬了一口。
  “喔?那下次我再来尝尝。”我说。
  “恩,一定得尝尝!闻远也最爱甜点,我得回去好好琢磨琢磨这儿的八珍糕是如何做的!明日也好做些给他当夜宵。”芷菱瞧着手中的糕点,眉眼弯弯。
  “他已经搬去城西了吗?”我神色自若的问着。

  其实,这是我早就猜到的结果,自然是不惊讶的。只是听芷菱这样说来,还是觉得有些难过的。毕竟,给我这一刀的是我曾经拿心去交的朋友。
  “啊?容容你不知道吗?闻远没有告诉你吗?”芷菱用手捂嘴,一副很惊讶的样子。然后,又是又些懊悔,有些语重心长的模样与我说:“其实,也是昨夜的事。你知道的,你和世子殿下的事……哎……闻远一直觉得心中有根刺,何况昨夜又让他瞧见了你们那样的场景,所以……想来,容容你也真是的,既然嫁作人妇就不该再去招惹别的了。再者,你应该知道,殿下这种人又岂会是认真的……”

  “芷菱,我和闻远如何,与殿下如何是我们三个人的事。只是,你和闻远如何,与我如何,才是你、我、闻远三个人的事,不是吗?所以,我们还是来谈谈你、我、闻远三个人的事吧!”我放下杯盏,凝视着她。
  她也依旧笑着,但我能感觉她手中的筷子被握的紧了些。她也同样看向我,却一时没有出声。
  “你和闻远是何时有了情系?如果早,当初又何苦瞒我。而你们既然打算瞒下了,如今你又何必想法子告诉我呢?”我淡淡的问着。是啊,你若一早告诉我,又何必到如今的田地。
  “当初瞒你,是因为我觉得我们是朋友。至于现在,不是你自己察觉的吗?我又何苦告诉你?”芷菱放下碗筷,义正辞严。

  “那天晚上,你是知道我就在门外吧?第二天,你那么兴师动众的替瑾瑜取名,其实也是在给我暗示不是吗?”我的声音始终不大,却字字清晰。
  芷菱终是不笑了。她忽的站起身直勾勾的盯着我道:“你什么意思?是想说我想着法子破坏你们的家庭吗?不,应该是你破坏了我们的感情!在你们成婚前,我就与他有了夫妻之实!我才是他第一个女人!我本念着我们的情谊,自己隐忍也不想你知道了难过。那天只是个意外!但是没想到你嫁给了闻远竟还不知足的去勾搭世子殿下。你既然不珍惜闻远,那么我又何必一而再的将他让于你!何况,你一知晓就逼着闻远来和我一刀两断。我把你当姐妹,你把我当什么?如今,我只是要回本就是我的男人!”

  我听着,越听反而越不觉得难过了。我发现我其实不必再去和她争辩什么。因为想法摆在那,我本觉得也许她还会有些愧疚之心,但事实上,她是那样的理所当然。多说无益,我的朋友,原来我很早就失去了。
  “既然是你的,拿去就好!”我说着,从袖中拿出早以准备好的和离书放在她面前,又道:“我签好了,你让他签上就可以了!”
  “啊?你……”芷菱有些诧异的瞧着我。
  我轻笑,她是没料到我这么轻易就松了手吧。也许,她原本觉得我会不依不挠的和她强男人呢!
  “闻远现在可能还有些举棋不定,你多下点功夫吧!他签了,我也好解脱!”我说着也起了身。

  “为什么?你真的爱上了那个人?”芷菱还是有些不可思议。她这样说,也许也只能找到这个理由。
  “……”我没有回答,转身离去。
  日期:2018-01-06 13:56:34
  弘苍六十五年五月初一。
  那日,我收到母亲的来信。信上说,过几日就是端午,她与婆婆商量好了,今年的端午我们两家一起过了,热闹些!所以,她也就特意来信催我们早些回去。
  我看着信,微微苦涩。闻远,我是有三个半月未见了。自打那日他摔门而去,就一直宿在城西小院。
  芷菱,她倒是来找过我几回,原因不二——闻远还是不愿意签和离书。

  我呢,他不签一日,我始终得留一日,始终得挂上这杨少夫人的名号。
  然而,我们的事,两家的父母还不知情。我也想过告诉他们,却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
  闻远也是没说,倒是芷菱有些耐不住了。她曾多次暗示过我,想要瑾瑜去见见爷爷奶奶,也好让他早些认祖归宗。
  今日的信,我怕是必须去找一趟闻远了。毕竟事情拖了这么久,是该要了结了。
  那日的午后,我带上采儿去了使馆。这个时间,他应当是在那的。
  说来也是巧,我到使馆门口时,他正巧出来,身边一同的还有两个他国使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