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71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不是绊脚石,我也攀不了高枝,我只是觉得,这是对我们最好的结果。”我始终心平气和。
  “我若说不呢!”闻远声音高了几分。

  “不管怎么样,我会等你想明白,你若想通了,我们随时都可以和离。”其实我也能猜到,他又岂会轻易松手。
  “白容,我说过,我是绝对不会放手的!”闻远对着我说完,就摔门而去了。
  我呢,也只能望着他的背影叹气。
  那夜,我难得的失了眠。

  我辗转而始终无法入睡,脑中乱糟糟的想着各种事情。有芷菱,有闻远,有赫连嘉,还有那个未曾谋面的赫连嘉的红颜。
  赫连嘉的红颜知己,听说是赫连嘉五年前与北漠国打仗带回的俘虏。而这个俘虏,正是北漠国王最宠爱的小公主。
  我听说,当年赫连嘉为了她放弃了继续攻打北漠机会,还向皇帝主张与一向交恶的北漠和解共处。
  我听说,他刚带她回来的那一年,他对她可谓是万千宠爱与一身。他甚至为了给她解乡愁,不惜重金替她造了处北漠风格的别院。其实说是别院,那规模却简直已经赶上了王府。
  也听说就那一年,那女子怀上了赫连嘉的孩子。赫连嘉高兴坏了,去宫中向皇帝请求赐婚。但因为弘苍还在与北漠谈判和解之事,陛下并没有即刻答应。只是让他放心,等到适当时机,会让他风光迎娶那北漠小公主。
  但不知是何故,弘苍与北漠的和解谈判最终却是破裂了。这事不久后,有六月身孕的小公主竟意外滑了胎,又生了场重病。好在那时,赫连嘉几乎天天守在她身侧,为她四处寻访名医,呵护备至,她才渐渐康复了起来。
  可奇怪的是,那小公主恢复之后仅仅又过了一月,赫连嘉就突然开始对她不闻不问。此后明面上也再没有踏进过那北漠式的别院。赫连嘉似是忘了这个曾经被他捧在手心的人儿。
  后来,赫连嘉开始到处寻觅绝色佳人,将她们一个个的带到了他自己的王府别院。自此,他身边的女人是换过一批又一批。他的花名,也就这么传开了。
  而那个北漠公主,也渐渐被大家遗忘。因为在别人眼里,她也只是与赫连嘉有过感情的众多女人之一而已。
  可是,也许是作为女人的直觉,也许是对赫连嘉的好感作祟。我从第一天遇到他起,就认定了他绝不是传闻中那般朝秦暮楚、见异思迁,爱四处沾花惹草之人。
  若他真的这么做了,那定是有他不得已的原因。而我的猜想,他定是为了保护他那位北漠公主,才故意做了这些荒唐之事给他人瞧。其实,他是不想让她站在风口浪尖吧!

  所以,面对这样的赫连嘉,我虽是心动却无法给予他任何回应。也因为,我也始终觉得他对着我时,那深情的眸子里明明少了些什么。
  我不知道我这样普通不过的女子,赫连嘉在图什么。但,那一定不是我的真心!
  日期:2018-01-03 21:14:56
  第二日,我如自己所料的,我完全睡过了头。我撑起身子向窗外瞧了瞧,现在只怕午时都过了。
  我没有唤采儿,我只是起身随意套了件锦衫,又简单挽起了自己及腰的发。
  我回到床前,我本想铺平了丝被就出屋用膳的。岂料,我在整理时,却意外在枕边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紫檀盒。
  这不是我的东西,我可以确定。而这东西在我入睡之前也是没有的,我也可以确定。
  那么,定是有人趁我熟睡之际将它放在了我枕边。一定不是采儿,也不会是闻远。如此想来,能如此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只有他了!
  我想着,替盒子解了扣,又轻轻翻起了盖子。这里头装的是一对方条圆形翡翠手镯,而在它们的一侧正卷着一张纸条儿。
  我不假思索的拿过那纸条一点点在手心的摊开:回京了,这镯子戴上,先前的扔了,太丑!
  “嗤嗤……”我有些忍俊不禁,果然是他。

  我放下纸条,又小心的拿过一只玉镯将它浸在阳光下,种质细腻通透,颜色鲜阳纯正……这镯子怕是价值连城。
  他怎么会送如此贵重之物?我有些诧异的将玉镯放回了盒子,不过仔细想来,以他的身份,这些于他而言,也许也只是平常玩意,我又何须多做念想!
  “小姐,您可是醒了!”采儿轻声推门进屋,见我醒着,出声道。
  “采儿,今日帮我准备些清粥就好,吃完我们就去绸庄,我还有些事宜要交代一下。”我把盒子放在枕下,转身对采儿道。
  “是,小姐。采儿早就备好了!”采儿回应,又有些纠结的看了我好一会儿道:“小姐,您和姑爷……哎呀!小姐,采儿觉得你和姑爷要是有什么误会还是说清楚比较好!”
  “姑爷怎么了?”我轻笑。
  其实,信任你的人不用多说他也会相信你,就像采儿。
  “姑爷今早派人来府上把他平时要用的东西都给带走了!”采儿苦着张脸道。
  “恩,我知道了。”我走近采儿,挽住她又道:“走啦,我都快饿晕了!”
  “小姐!”采儿不走,一跺脚严肃道。
  我无奈的瞧着她难得的严肃,微笑道:“好啦,等我吃完慢慢告诉你!”
  就这样,待我用完膳在去绸庄的路上,我简单把采儿不知道的这些事告诉了她。采儿边听边拍马车,要不是到绸庄近,这车怕是要被她拍烂了。
  “手不疼吗?”我有些好笑的看着她。
  “小姐!您怎么就这么没心没肺呢!他们都这样了!啊!太气人了太气人!不行!小姐我得替您去骂醒姑爷!还有那个女人!小姐您对她那么好,她居然居然……”采儿愤怒的一时语塞。
  “好了采儿!其实也没什么,我自己也有责任,只能说是大家都没有看清自己感情。现在呢,他搬出去也好,我可以好好整理下心情。”我平心静气道。
  “小姐,你该不会是真的喜欢上昨晚那个人了吧!”采儿突然直勾勾盯着我说道。

  “哪有?到了到了,下车啦!”我撇开目光,自顾下了马车进了绸庄。
  那天的整个午后我都在绸庄忙活。一直到卯时,采儿突然递给我一张字条。
  我瞧了眼:“卯时三刻,望月阁,三楼西。”没有落款,但这字迹于我来说太过熟悉了。
  “采儿,这是何时送来的?”我捻起字条,轻声道。
  “就是刚刚,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送来的。我问他是何人,他说他是望月阁的小厮。我问他是何人给他的字条,他说您看了就知道了!小姐,是姑爷吗?”采儿说道。
  “不是,是芷菱!”我说。

  “什么!她还有脸来找您!”采儿差点没跳起来。
  我起身走过采儿身边去了前头的门铺。我向刘管事又交代了些细节,就出了绸庄。采儿跟在我后头一起上了马车。
  “小杨,先去前面街口的面馆吧!”我对着外头的车夫温和道。
  “好的夫人!”车夫应声,随机驾起了马车。只一小会儿,就到了面馆。
  我带着采儿下车吃面,顺便也替车夫小杨点了份面,大家吃饱后,又重新上了马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