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68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知道你在这!如果可以,你可愿意再为我弹上一曲?”芷菱说罢,抬头望向了我们这边。
  “不会是那个银色面具之人吧?他边上不是有女伴吗?”
  “你懂什么,一定又是一个喜新厌旧的!”
  “我看就是他!”
  “他边上那女子居然好意坐在这里看!”
  “嘘!别太大声,人家呀铁定是来看前任笑话的!”
  “那还真是不要脸!”
  ……
  芷菱话和目光成功让我们成为了焦点。
  四周的都在窃窃私语着,有自以为是猜测,难听的谩骂,鄙夷的嘲讽……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但我知道的是,我此时已经成功变成了别人口中夺她所爱的无耻小三!
  闻远有些担心的握住了我的手道:“我们走吧?不要在意他们的话。”
  “我为何要走?君子坦荡荡!”此刻,我的脾气也上来了。这种事,谁遇到不会生气?尽管,我面上依旧淡然。
  “瑜儿今日也来了,就算是看在儿子的份上,也不能吗?”芷菱有些哀求道。
  她的话,也让全场哗然!
  “你知道的,我也许活不过三年。你也知道的,我不要名分,亦不会同她去争什么。我所求的,也不过只是一个可以容下瑜儿和我的地方!只要你能偶尔来看看我们,让瑜儿知道他是有父亲的,这样也不行吗?”芷菱继续说着,单薄的身子有些摇摇欲坠。
  “容容?”闻远望着台上哭泣的芷菱,为难的唤着我。
  “你还是男人吗!抛妻弃子!”我还未回答,台下一人愤愤不平的向着闻远吼来。

  “对啊!还不快过去!”
  “你瞎了吗?这么好的女子也抛弃!”
  “上台啊!”
  “上台!”

  “上台!”
  ……
  日期:2017-12-27 18:09:06
  “容容?”在一片“上台”的喊声中,闻远忍不住再次出声。
  “你若是觉得应上,就上去吧!”转头平静的说着。
  “你不怪我?”闻远不可置信的凝着我。
  “感情之事,谈何怪罪?”我反问?要怪也只能怪我自己,怪自己为何不早些察觉,怪自己为何就是不能容忍一夫多妻。

  “谢谢你!等我!”闻远再次握了下我的手,就匆忙得向着舞台走去。
  我瞧着他一步步的向她走近,心中自嘲。闻远啊闻远,你是会错了我的意吗?
  “小姐,您先前点的沙茶糕。”一道女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回神,看着她手中的茶糕轻轻点了点头。她娴熟的放下碟子,微躬了身退了一步,正欲走开。
  “等等。”我叫住她。
  “小姐还有什么需要吗?”她停下,礼貌地问道。
  “等会儿若是先前那人来寻我,麻烦替我转告一声。就说,顺心而为,莫要瞻前顾后。想留即留,想宿即宿。”我平心静气地说。

  “好的小姐,奴婢记下了。”她说完,躬身退去。
  我再次将目光投向了舞台。舞台上,闻远正抚着芷菱的七弦琴,芷菱则绕着闻远翩翩而舞。我随手拿过一块沙茶糕轻咬了一口,甜而不腻,清而不凉。没想到豆沙与绿茶的组合,竟这般匹配。
  我启颜一笑,起身走下了看台。
  “嗨,快看快看,那个勾引别人丈夫的狐媚子!”我走着,一道尖锐的声音从一侧传入耳中。
  “我看面具下的半边脸也不怎么样么?那嘴唇还没我的性感呢!”另一侧也有人在议论着。
  “你瞧,这不是被抛弃了吗?真是活该!”一女子故意在我走近时说道。刻薄的口吻,让我的脚步不由一顿。
  “小声些小声些!”一个黄衣女子,扯了那人几下。
  “怕什么!”那人更是大声了些,轻蔑的对着我道:“勾引人家丈夫,活该被骂!我要是她啊,早就找条缝钻了!”
  此时,她的话,又为我引来了不少人的注视。我本是不想理会,但这人却是明显不打算让我自在离去。她一步跨到我前头,一手插腰,指着我又道:你自己说,是不是活该!”
  “是活该!”我轻笑,又慢条斯理地说:“但是,还望大婶明了情况,再辩是非。莫要在行这愚昧泼妇之举。”
  “什么?大婶!泼妇!”那女子不可置信的对我嚷了起来,既而又愤怒地摘下面具摔在地上大声道:“你个狐媚子!你给我看清楚了!谁是大婶!”
  我从容不迫的在她脸上扫了一圈,迎州李长史的孙女,李雪晴。看来,又是一个被宠坏了的丫头。
  “既然是姑娘,何故要学那妇人说三道四?姑娘还是莫要多管这闲事。”我说完,不想再与她多做纠缠,直接绕她去。
  “你!给我站住!”她在后头气急败坏地大喊。我不做理会,自若走着。她却是不依不饶了起来,朝着跟随她的两名男子喊道:“看什么!还不快替我抓住她!”

  “是!”那两人应声,直接一跃拦在了我前头。
  “姑娘这是何意?”我转身看着已走近的她道。
  “何意?”她突然得意起来,向着人群又是大喊:“我今天就让大家瞧瞧这狐狸精长什么样!”
  说罢,她朝着那两名男子使了个颜色。那两人会意,迅速将我的一双臂膀扣住。

  “没想到李长史这般严明之人,家教竟是如此糟糕!”我一时吃痛,略略皱眉。
  “少拿爷爷来吓唬人!”她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伸手就要来摘我的面具。
  日期:2017-12-29 00:12:18
  也是这时,一个黑衣之人飞身而来。他一挑手,就替我挡开了李雪晴靠近的手指。事出突然,李雪晴一时来不及反应,连连后退。不过幸好,被那黄衣女子及时扶住。
  我身后的那两名男子见此,都顾不得我,直接朝那黑夜之人拔剑相向。而我,因为站在他们的中心,受剑风影响,一时脚跟不稳。眼看着就要摔倒,却又突然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怎么这般不小心?”好听的声音在耳侧轻轻响起,带着无奈和宠溺。那口吻,像是父亲面对故意打破碗,又不小心划破手指的女儿,温柔的责问。

  “还要如何小心?”我没由来的,有些委屈的反问。我自己都不知道,他简单的一问,怎么就打破了我坚强的壳。
  “是!是我不好,不该现在才来!”他的语中带着明显的笑意。
  我抬头瞧他,他也正低头凝着我。那月白色镶金面具,遮住了他绝色的容颜,也遮住了他的神情。
  此刻,我忽然惊觉自己与他的暧昧,与他如此自然的亲近。我撇开目光,也脱离了他的怀抱。
  我正对他,尽量平静道:“与殿下无关,但是……很谢谢!”

  “殿下,处置好了!”我刚说完,先前那黑衣之人突然靠近我们,低头恭谨道。
  赫然嘉泰然回应,我则是有些惊讶的转身。这短短的时间,眼前那李雪晴带来的那两名男子,已经匍匐在地上无法动弹。
  而李雪晴站在不远处,又怒又恐的看着我们,好一会儿才到:“你……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伤我长史府中的侍卫!”
  “喔?长史?”赫连嘉轻笑,又缓缓道:“我倒是也想听听,这谁家侍卫竟也敢向我赫连嘉的亲卫动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