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66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累了,一切天明再谈吧!”我依旧淡淡地说着,转身准备出去。
  “你知道了,所以才和那世子私会,打算用这样的方式来惩罚我吗?”我的手刚碰到门沿,闻远苦涩哀转的声音缓缓响起。
  “我不会拿自己的感情做工具,至少现在我还做不到。”我并没回头,说完就出了屋去了西厢就寝。
  日期:2017-12-25 12:58:32
  这一觉,我睡的特别沉。醒来意外的发现自己竟躺在正屋的床上。不远的圆桌前,采儿也正趴着呼呼大睡。
  我轻笑着过去替她盖了件衣裳,刚想走开,她却是突然醒了。
  “小姐,您昨晚去哪了?我找了好久都不见您,可担心死采儿了!”采儿一醒就扯着我嚷道。
  “好了,这不是回来了吗。”我轻笑着说,又问:“闻远呢?”
  “姑爷一早就出去了!”采儿回着,又揉揉眼道:“对了小姐,姑爷今早怎么是从西厢出来的?而且,看上去很疲倦的样子。”
  “可能是公务太多,不想扰着我。”我说。看来,他应是趁我熟睡之际将我抱了回来,而他自己则去了西厢。
  “嗯,姑爷就是贴心,小姐可真幸福!”采儿捧着脸,感叹着说。
  “……”我微微一笑,不再多言。细细梳洗了一番,就出屋用了些午膳。
  我本是打算午后先去趟绸庄,然后去城西小院和芷菱谈谈。有些东西,总归是要面对的。
  因为,自昨日起,我心中也已萌生了退意。我突然发现,我需要好好的去审视一下自己的情感。不得不说,赫连嘉的出现给我带来了很大的触动。无论是心境,还是别的什么……
  然而,在我出门之前,闻远却是回来了。他唤走了他的随从和我身边的丫头们,与我独自留在前厅。
  “容容,今日是元宵,待会儿我们一同出去逛逛如何?想必今夜外头会十分热闹!”闻远像是没事一样,温文言笑。
  “今日,怕是有些困难的。”我说。
  “可是绸庄的事务还要处理?”闻远探寻着问。
  “也不全然,我倒是好说,就是怕你那边不好交代。”我望向闻远,浅笑而语。

  闻远闻言,先是一愣,后又迅速展颜道:“容容放心,使馆那边我方才已经去告好了假,今日定不会再有什么事了!”
  “那芷菱呢?男儿应当言出必行,想必你先前定是答应过今日要陪她吧!那就莫要食言了。”我平心静气地说着。
  “我会和她说清楚的!对不起,容容……我是鬼迷了心,才会做出如此荒唐的事,原谅我好吗?”闻远上前牵过我的手,一脸的真切,认真的眸子里带着一丝疲色。
  我静静凝着他,眼前的这个男人,相貌堂堂,温文儒雅。这是我从小就知道要嫁的人,也是我情窦初开之后,一心想嫁的人。
  后来,我真的如愿嫁于了他,他的百般关怀体贴也让我觉得十分知足。我本以为,我与他会如我想的那般,美美满满的到白头,儿孙满堂。却不料,会闹的如今这般。
  “闻远,我们还是合离吧!也并不是不原谅。只是你知道的,我要的是纯粹的真诚的感情。而如今,你我怕是连最基本的信任都丢了。这样的感情定是走不下去的。若执意要走,也只会让大家都遍体鳞伤……”这些话,我说的很缓很柔。我只是想用最温顺的方式来结束这段感情。也不是狠心或者没有感情,只是我觉得这样才是最好的结果。
  “容容你莫要怄气了……我知道我错的离谱,但我定不会再如此了。你要相信我,容容!”闻远有些慌乱地说着,突然又正对大门外的天空落了跪,启誓道:“我杨闻远今日对天言誓,从今往后定于宋芷菱一刀……”
  “闻远,有些事情不是说清楚或是一个誓言就能了结的!你可是想过,如若芷菱和瑾瑜没了你,他们以后该如何?”我上前打断了他。
  闻远听着,缓缓垂了头,有些颓唐的靠在一侧的椅凳上。那模样,令我有些不忍和难过。
  “闻远,其实我看的出你对芷菱是有感情的。还有小瑾瑜,你也是打心眼里疼的吧!所以,好好待他们吧!莫要再辜负了他们。待会儿我们就去签一份合离函吧。至于父亲母亲那边,我会好好解释的,你不必担心。我想,母亲若是知道有瑾瑜这个孙子,定会很欢喜的!”我尽力放柔了声音,娓娓道。
  “容容,我不会签的!我杨闻远今生只要你一个妻子!”闻远忽然抬头,眼神坚定。
  “……”而我,却一时哑然了。闻远啊闻远,你这又是何必呢?
  “容容,给我些时间,我会处理好这一切。相信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可好?容容……”闻远见我不答,继续说着。他说的很认真,甚至带着乞求。
  我闭上眼,不去看他这般模样。是的,我动摇了。这样一个男人,这样的挽留,让我原本的决定一点点破碎。
  “让我再想想,好么?”过了好久,我这样说道。算是妥协。
  闻远听我这么说,一把将我拥进怀里,口中不停的重复着:“谢谢你,谢谢你容容……”
  日期:2017-12-26 13:50:54
  这日午后,我原本打算去芷菱那的,但如今的局面,也只好作罢。
  我由闻远陪着一起去了绸庄,诸多事务下来,也是到了旁晚才停歇。
  晚膳,闻远说要带我去吃一些不一样的。我好奇的,也任由他领着我去了一处小巷。

  这巷子只有最深处的这一家小粥馆,店面不大。我向里头望了望,陈设很普通,没怎么装饰,但却也算整洁干净。
  闻远带我进去入了座,他熟悉的点了两份不同的粥和一些配菜。很快的,两碗热乎的粥被端了上来。我眼前的,是一碗八菇炖鸡粥,看着挺诱人,闻着也格外清香。
  我忍不住拿过小勺舀了一口,鲜嫩浓郁却不觉油腻,齿颊留香顿时让我胃口大开。闻远也是不紧不慢的吃了起来。
  “这家店是年后新开的,我偶然吃过一次,就觉得很是难忘。”饭后,在出来的小巷里,闻远微笑着说道。
  “这么美味,的确令人难忘。这粥馆的厨子可比许多酒楼的大厨强多了!而且价格也实惠,这里以后恐是会十分热闹!”我感慨道。这酒足饭饱之后,人的心情也会好上许多。
  “是啊,所以趁现在多来几回如何?”我们并肩走着,闻远忽然牵过我的手。
  而我,竟有一瞬的僵硬,心中隐隐有些排斥。其实,我与闻远成婚也差不多一年了,也牵过无数次手,这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时间不早了,庙街那边的灯会怕是要开始了,我们快些吧!”我故意加快了步伐,自然的脱离了闻远的手心。
  “不急,马车就在巷外,赶过去时间应是正好。”我闻远落在后头温和地说着。
  “早些总是好的。”我说完,恰好是到了巷口。
  “是是是……夫人!”闻远赶了上来,轻笑着应我,又扶我上了马车。

  我们到庙街时,就如闻远说的,时间正好。庙街中心台上的活动也正在准备,快要开始的样子。
  而四周的商贩们也已布满了整个街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