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65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哎,要是知道你这么能喝,我就自己留着了。”赫连嘉摇着空空的酒坛,无奈道。

  “谁让殿下这酒如此清香,应该是什么独家秘酿吧!当然要多喝几口的……”我轻笑着,又道:“这都子时了吧!殿下,该回了!”
  “想回哪?”赫连嘉问。
  “当然是杨家,殿下。”我平静道。
  “还回杨家?”赫连嘉不解,用深邃的眸子盯着我。也许是酒的作用,赫连嘉俊美的脸上带着丝红晕,柔声又说:“这船上房间多的是,你随意挑一个住下不好么?你若是愿意,也大可随我沿着这江一路向北,去京州,或者去你喜欢的任何地方……”
  我静静地听着,这些话并不像玩笑,我却知道我不可能。我的心怦怦地跳着,又一点点的冷却下来。我垂下眼,淡淡道:“殿下哪里的话?我自是要回扬家的。”
  赫连嘉却是不放过我,他俯下身,用他那桃花的眸子,一眨不眨的注视着我,仿佛想要从我脸上看出端倪。

  我有些哑然的推开他。他却是不在意的站稳了身子,又道:“有时候,我真是瞧不懂你这小女人在想些什么。”
  我别过脸,再次避开他的目光。是啊,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些什么,因为……我的心乱了!
  “该回去了,殿下……”像是过了好久,我再次开口。是在告诉他,也像在告诫自己。
  这回,赫连嘉没再开口,只是直接揉过我,向着迎州城区而去。
  日期:2017-12-24 09:34:48
  迎州的城区,赫连嘉带我落了地。此时已是后半夜,静谧的街巷里,红灯下长长的影子一前一后的走着。
  “殿下,送到这就可以了,你且回去早些歇息吧!”杨府大门不远处,我止了步子,转身说道。
  “恩,也好。”赫连嘉对着我盈盈一笑,转身欲走,却又突然回身面朝着我,又道:“对了,你若是有什么需要,随时来找我即可。”
  “多谢殿下,我会的。”我点头微笑。
  “恩,那我就先回了。”赫连嘉见我答应,满心欢喜的走了。
  而我,凝着他离去的方向,足足看了十息有余。直到他彻底消失不见,才轻轻呢喃着“谢谢”二字。
  又过了几息,我收回目光,浅笑着进了杨家大门。回屋时,主屋的灯还亮着。他是回来了么?我的心,略略一沉,想起先前的事,顿时五味俱全。
  我深吸了口气,缓缓推了门。
  “容容!这么晚你去哪了?”一进屋,闻远的声音就急急响起。
  “你在家了呀,这就忙完了?”我不回答,自顾问着,只有我自己听的懂的嘲讽。
  “我早就回了,见你不在,就重新去了沁心楼。小刘说他一直在门外等着,就是不见你下来。我去楼上寻你,雅间早已无人,那掌柜也说世子早就派人结了账。我又去了绸庄和作坊,你都不在。我只好再去找世子殿下,想问问殿下是否知道你的去处。可是,殿下也是不在,我更是无从寻起。都这么晚了,你到底去哪了?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长长的话,闻远说的并不大声,却让我听出了质疑。

  “看了几处风景,一时忘了时间。”我平静的说着,走过闻远身边,自若的坐在梳妆台前,一点点拆着发饰。
  “你喝酒了?”闻远皱眉望着我。
  “喝了些,不多。”我将长发散了下来,起身准备上床歇息了。有些事,还是睡醒了再说吧,现在真的觉得累了。

  “和谁?世子殿下吗?”闻远却是不依不挠的拦住我,质问道。此时我才发现,闻远竟也是带着浓浓的酒味。
  “……”我并不说话,只是转身倒了杯热水,向他递了过去。
  我只是想让他先醒下酒,但是在他眼里,我却是默认了,在致歉。
  他有些生气的甩开我的手,杯盏应地而碎,水珠溅了我一身。
  “白容!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你怎可和一个男子私处到半夜才归家!别人知道了会怎么想?何况,那人在感情方面是什么名声?你可有想过?”这是我第一次见他生气。
  “你醉了。”我轻声说着,低身去捡那碎裂的杯盏,并不想多做解释。
  “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好一会儿,闻远似乎抑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一字一句的说着。我听着,却是觉得可笑。
  “清者自清,我和殿下自是清白的,何来开始?”我望着闻远的眼,淡淡地说。
  他却是不信,从袖中掏出了一样东西,扔在了我眼前道:“那这是什么?”
  我低头看去,正是赫连嘉留下的紫色发带。
  “这又如何?”我说。
  “如何?如何是吗!”闻远有些激动的抓住我的肩膀,“灵玉说,早晨她看到你和一个男子在城西别院的厨房一起用膳,那人就是世子吧!我就说,为何宫中的绸缎订单会这么幸运的落在我们杨家绸庄!而且,我还听说,你下午又单独和他处了许久。若是没什么,他又何必要让你单独进去?若是没什么,那看个风景还要喝酒吗?要看到半夜吗?……”

  闻远越说越是激动,最后竟是有些失去理智的将我强行抱起,狠狠扔在了床上。我有些吃痛的皱眉,还来不及坐起,就又被他重重压住。
  他的样子愤怒极了,全然不顾我的反抗,粗鲁的将我的衣裳一件件撕扯下来,不停的吻我。
  我费力推开他,却反被他禁锢住了手脚。我的反抗似乎更激起他的怒火,他不管不顾的开始啃咬我的肌肤,一只手更是不停在我身上用力揉捏着……
  “啪!”我好不容易逃脱了一只手,用尽全力给了他一记耳光,想要唤回他的理智。

  闻远一愣,果然停了下来。可他眼中的疯狂之色却没有因此退去,只是加了层悲色。
  他怔怔望着我,用手抚了下自己的脸,又指着我的身体,悲痛地说:“你这里这里这里……都被他摸过了吗?你和他做那些的时候可有想过我?可有想过作为你丈夫的我的感受?”
  “呵……”闻远的话,让我不禁自嘲。
  “你笑什么?”他抓起我的手,心烦意冗地问着。
  “你的感受吗?”我凝着闻远的眸子,缓缓而语,“我倒是也很想问问,你和我最好的朋友苟且时,是何种感受?你们……”
  “你胡说什么!”闻远恼羞成怒的打断了我。
  “胡说吗?我倒是也想胡说。”我依旧平静,不是装的,是真的平静。事到如此,我反而不觉得有多难过了。
  “你……我和她……不是你想的那样!”闻远顿了又顿,最后急切地说了这句。可是他的眸子,明显在躲闪。
  他终是无力的送开了禁锢着我的手。我揉了揉自己发红的手腕,迅速起身穿好了衣裳。此刻,闻远正颓唐的坐在床上,显得有些可怜。
  我轻叹了口气,放柔了声音道:“杨闻远,你们若是两情相悦,和我说就好。我也不是什么蛮横之人,大可以祝福你们的。但你们像现在这般藏着掖着,反而对谁都是不好的。”
  “不是的……不是的!容容,我爱的人始终是你,她只是……只是一个意外。我……你要相信我……”闻远的解释,我听着,觉得有些牵强附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