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64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忍不住朝他看了眼,不得不承认,这人好好吃饭的时候还真是有些迷人的!
  大约又过了一刻钟,我看看吃的差不多了,加之天色也已经暗了下来,就起身准备告辞。
  赫连嘉却是完全没有走的意思,拿过锦帕拭了拭嘴道:“时间尚早,白姑娘不妨再等等,待会儿我就带你去看出戏。”
  “殿下,还请叫我杨夫人吧!”我委婉地说道。一来,是再次声明我已经嫁人,他这样怕是不妥。二来,是真的想纠正这个称呼,毕竟若是让旁人听去,怕也会有闲言闲语的。
  他却是仿若未闻,随意瞧了窗外一眼,继续道:“白姑娘,这戏看来已经开场了!”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身影“嗖”的一下就从窗口飞了进来。我定睛一瞧,分明是先前出去那名亲卫。

  只见那人低声在赫连嘉身边说了两句。赫连嘉颔首,示意让他和另一名亲卫在这等着,然后便向我投来了意味深长的目光。我还没来的及反应,就被赫连嘉一把搂住腰,从这三楼的窗户跳了出去。
  风,在我耳畔吱吱作响,我能感觉自己在迅速的往下坠着。眼看就要落地了,我惊呼一声,条件反射的环住了他细长的脖子,整个人紧紧靠了上去。
  一息,两息,三息……明明是过了好几息,却始终没有料想的可怕的坠地。我微微睁了眼,却发现我们分明停在了离地面三尺的地方。
  “感觉如何?”磁性的声音传入耳中。

  “很糟糕!”我皱眉答道。
  他却是轻笑起来,有些亲昵的道:“佳人入怀,我倒是觉得不错。”
  我闻声仰头,才惊觉自己越矩的手,忙是收回。赫连嘉仍旧是紧揉着我,完全没有松开的意思。我本想推开,却又突然想起这是在空中,只好作罢。
  “还请世子将我放……”这“下”子还没说出口,我整个人突然又是一轻,就这么被赫连嘉带上了高空。
  赫连嘉神色一动,示意我往下看看。我循着他的目光侧头望去。眼下正是迎州湖,月光洒在水中,泛起点点光辉。两侧到处是傍水而居的小楼,万家灯火阑珊不绝……

  我第一次用这种方式望着迎州,皎洁的月色下交错着柔和的红光,竟衬的这城区有些如梦似幻。
  赫连嘉见我喜欢,又带着我不断穿梭在这迎州城区的上空。忽高忽低,时快时慢,偶尔也会停顿驻足。我在他的带领下,慢慢适应并喜欢上了这种感觉:自由的,轻逸的,洒脱不拘的。
  日期:2017-12-23 09:39:09
  “现在呢,感觉如何?”赫连嘉带着我稳稳停在了一户人家的屋檐之上,低头柔声问道。

  “还不赖。”我轻快地回道。因为感觉自己现在的心境,仿佛又回到了未出阁之前。
  “你若是喜欢,下次再带你去别处逛逛。我知道有个地方可比这迎州好看多了。不过,我说过今日还得带你去看出戏,你可准备好了?”赫连嘉难得用认真的语气说着。
  月光打在他身上,为他渡上了一层银白色光晕。他略低着头,神色宁静而认真,嘴角微微弯着,深邃的眸子里正映着我的脸。
  我一时看的有些呆了,心猛的一跳,不同于对闻远的跳动,这种心跳,是强烈而无法控制的。

  “白容?”他轻声一唤,唤回了我的万缕思绪。我慌乱的侧头,随意地点了点。
  赫连嘉重新搂紧我,开始穿梭起来。不一会儿,竟到了城西的别院。他带我停在了正房的屋顶,我瞬间就明白了他说的好戏。
  我泛着苦笑,看着赫连嘉小心的揭开一片瓦,敞亮的光从屋里透了出来,两个我再熟悉不过的人正依偎在床头。
  “明日我们一起去庙街如何?我听说今年是面具灯会,一定比去年好玩!”芷菱的娇媚的声音透过屋顶传来,没有了昨日的苍白无力。

  “孟大夫说你要多卧床才是,怎么一天到晚都想着出去。”有些责问的话,到处透着溺爱。
  “哎呀,我今日真的已经感觉好多了。何况不是有孟大吗,还怕什么啦!去吧去吧……”这样自如的撒娇,是我在闻远面前做不到的。
  “可是,容容那边怕是不好交代……”闻远顾虑的声音响起。
  “就说使馆有事啊!再不然就假装突然接到消息,说要外出两日。”满不再乎的口吻,信手拈来的谎言。
  “这……还是明日再说吧,毕竟容容刚刚回来。”闻远有些迟疑。
  “容容,容容!为什么你总是要提她!”芷菱有些埋怨。

  “当初我不说过要尽量以她为主吗?何况是我们对不住她……”闻远轻叹着说。
  “那你就对的住我吗?不管在外面还是只有我们三个人的时候,都是你们处处秀着恩爱。那么我呢?永远只能这么偷偷摸摸,连我们的宝宝都没个名分!是,当初是我不知廉耻的缠上你。可是……那也是因为我太爱你了……”芷菱说着说着就开始啜泣起来,模样可怜的不得了。
  闻远忙是安慰,小心替她拭去泪水,又低头吻上了她哭泣的眼,她的微颤唇,她白皙的颈……然后,是一阵厚重的喘息……
  “走吧。”我闭上眼,淡淡地说。

  赫连嘉再一次揉过我,轻身一跃。一路上,我始终闭着眼,想起闻远的种种,又忽然觉得可笑之极。
  是啊,我知道芷菱的一切,也猜到他们的暧昧。我不揭穿,只是因为我知道当年闻远是拒绝过芷菱的。那孩子也是因为芷菱下了药才得来的,并不是他想要的。
  至于现在的暧昧,可能也是闻远基于对她的补偿,和一时对他们孤儿寡母的不忍。而芷菱,也不过是被爱情蒙了心神,再过些时日也许就好了呢。
  我想,若是揭穿,他们该如何收场呢?

  所以,我以为我不说才是最好的、也许一切都会慢慢回到原点,回到正轨。
  可是,原来一切都比我预料的还要糟糕。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在这样安静的漂浮中,我糟糕的心,又一点点平静了下来。
  我深吸了口气,睁了眼。眼前竟是一片广阔无垠的江面,赫连嘉正揉着我倚在船头。
  “这是曲罗江?”我向前靠在围栏上望了望,惊讶道。
  可是,从迎州城区做马车最快也是要大半日的吧。
  “不用如此惊讶,其实这曲罗江和迎州的直线距离并不远。坐车慢是因为它要绕开群山,而我可以直接穿越。”赫连嘉仿佛是看出了我的心声。
  “原来如此,不过……这可真美!”我真心感叹。
  “会喝酒么?”赫连嘉不知从哪寻来一坛酒,举起朝我扬了扬。
  “会些。”我轻笑着回,顺势接过赫连嘉递来的酒杯。
  就这样,明月当空,轻风拂面,广阔大江之上,我和赫连嘉坐在船头把酒言欢。
  这是我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如此随性的喝酒。因为从小,母亲是不让我碰酒的。会喝,还是因为我小时候无意撞见大哥二哥在偷喝父亲的桃花酿。他们为了不让我告状,也顺带着我一起喝了起来。所以,一般我是不会说我会喝的,就连闻远也是不知道的。
  那夜,我和他随意聊着,互相说着令人开心的事。不知不觉,一坛酒竟见了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