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63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接下来的半个时辰,我与他签下了未来三年的定单。
  我发现,虽然这人嘴上有些不正经,但做起事来却是极为认真的,也没有任何出格的举动。反正,我对他的总体映象到还是不错的。

  “白姑娘,明日就是十五,我早听人说起过,你们迎州元宵的灯会是最有意思的!所以,不知姑娘可有时间?”收起契本,我正欲告别,赫连嘉却突然道。
  “殿下若是想去,自有人争相而伴。”我婉言拒绝。
  “白姑娘是在拒绝我吗?”他迷人的眼微微眯起。
  “殿下莫要忘了,我已成婚!我若真陪着殿下去,怕于理不合,还望殿下莫怪罪。”我柔声道。
  “真是伤心,看来明日北城的面具花灯会,我只能独自去逛逛了。”赫连嘉轻叹着,楚楚可怜的说着。

  看他这般,我却忍不住轻笑起来,起身说道:“殿下,那今日我就先告辞了,明日的灯会,希望殿下玩的愉快!”
  “好吧,你若是想通了,明日随时来寻我即可!”赫连嘉也跟着起身,语气有些受伤,可眼里却明明泛着笑意。
  那日,我和他一前一后的走着,不紧不慢,也不再说话。他送我到了前厅口就止了步伐,对着我随意挥了下手,就潇洒的走了。
  我看赫连嘉渐远的背影,也转身进了前厅。

  “小姐,您没事吧!”采儿见我回来,立马跑过来关切的问道。
  “能有什么事?好了,我们回去吧!”我说着,和他们一起出了这府邸。
  “少夫人,这单子可是……有签成?”一上了自家马车,刘管事便满怀期待的问了起来。
  我笑着颔首,拿过签了三年订单的契本交给了刘管事。他一看,本就欣喜的脸更是喜出望外了,连声道:“这真是太好了太好了!老爷知道一定会开心极了!少夫人,您真是青出于蓝,多亏您了!”

  “刘管事说哪的话,这都是大家的功劳!而去今后这单子上的绸缎,还需要麻烦刘管事多加把关才是。”我温和的说道。
  “少夫人放心,今后我都会去作坊看看,定会顺利完成。”刘管事一脸信誓旦旦,我也不再多言。
  马车很快就驶到了绸庄门口,刘管事独自下了车。我和采儿继续前行,往家回着。
  “小姐,那世子真没对您有什么非分之举吗?”刘管事一走,采儿终于憋不住小声问道。
  “噗呲……你呀你,都在想些什么呢!那世子是何人,岂会对我这种有夫之妇做什么。”我失笑。

  “可是,我可听说这世子殿下风流的很!何况小姐这么漂亮,他若不是有他想,怎么就不能让我跟随了!”采儿说着,有些愤愤。
  “传闻到也不一定就是真的。”我回想着赫连嘉的眸,柔声道。
  是啊,眸目是最不会骗人,他的眸光真的很清明!所以,即使他说些不正经的话,我也知道,那只是玩笑。
  “那我就放心了。”采儿拍拍胸脯,又凑到我耳畔问道:“不过小姐,我也很想知道,世子殿下他真的有传说中那么俊美吗?”
  “嗯……”我侧过脑袋想了想道:“这倒是有,可能……还要更甚些。所以啊,人家哪会非礼我,我不去非礼人家就很好了!”
  “小姐,您这话可不能让姑爷听到!”采儿假意正经地说。

  就这样,一路的说说笑笑,很快的,马车就停在了家门口。
  日期:2017-12-22 13:16:00
  那日,闻远是早早的就回了家,他问起我绸庄的事,也是欣喜不已,说一定要去沁心楼庆祝庆祝才好。我见他难得这么高兴,自是不会拒绝,就又重新和他出了门。
  我们到沁心楼时,差不多日暮。
  这个时间,这里正是最热闹的时候。好在掌柜是认识我们的,特地让小厮引我们去三楼的雅间。
  这就是沁心楼聪明的地方,即使再热闹,也会特地空着两三个雅间。这样,若是有什么贵人突然前来,也好有个应对。而闻远,如今也算有个一官半职,加之杨家在迎州的名气,也算是贵人吧!
  “白姑娘,可真是巧!”刚上三楼,一道磁性的声音不轻不响的从走廊尽头传来。
  是啊,一天遇三次,哪能不巧!
  “这位是?”闻远循声望去,他在见到赫连嘉的模样时,也是有些惊讶的回头问我。
  “这位就是在我们绸庄下了四年订单的赫连世子。”我轻声回应,又向着那人的方向微微施礼道:“世子殿下。”
  闻远听闻,倒是露出了笑意,忙拉过我上前,躬身道:“原来是世子殿下,失礼失礼……”
  “杨御使不必多礼。”那人弯着迷人的桃花眼瞧了我一瞬,又对闻远道:“今日也算巧遇,不如一起吧,热闹些!”
  “这……若世子不嫌弃,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闻远笑着应道。
  就这样,原本两人的晚餐,活生生变成了三人。雅间内,他俩一入座就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我么,倒是被晾在了一旁,看着菜肴一个一个的端上来。

  “大人大人,不好了不好了,宋……”菜刚上齐,一个侍从模样的人突然闯入。他嘴上焦急的嚷着什么,却在见到我时,急急的捂住了口。
  闻远见他进来也是神色微变,立马向赫连嘉告了罪。那侍从听闻白衣之人竟是赫连世子,脸刷的就白了,忙是下跪叩首连连请罪。赫连嘉倒是不在意地挥了挥手,让那人退下,闻远也跟着出去了。
  “怎么如此看我。”赫连嘉迎上我的目光,笑道。
  “感觉殿下……倒不像是那些高高在上的人。”我诚恳地说道。因为若是换作他人,即便是迎州刺史,那侍从怕也免不了一顿毒打。
  “是吗?那在姑娘眼里,我是怎么样的?”他饶有兴趣地问道。

  “这……”我刚想回,闻远就进来了。
  “殿下,实在是不好意思,刚刚发生了些事情需要我去处理,坏了殿下的雅性,实在是罪过!”闻远恳切地说着。
  “杨御使不必见外,自顾去忙就好。”赫连嘉随意地说着。
  “谢殿下丨体丨恤。”闻远朝赫连嘉拱了供手,又看向我道:“容容,待会儿吃完不必等我了,马车我就留在外头,你自己一个人回去可以吗?”
  “我倒没事,你不必挂心,去忙就是了。”我浅笑着回道。闻远点点头,满脸歉意的走了出去。
  我见他出去,心不在焉低头吃了几口饭。再抬头时,正瞧见赫连嘉在他亲卫耳畔说着什么。那人听完,风一样的就消失在了窗口。
  我睁大眼凝视着窗口。虽然也曾听闻过一些高手来无影去无踪的轻功,但真的瞧见,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
  而我直到这时,也终是反应过来了,原来他今早,怕也是这样消失的!
  “白姑娘盯着窗口想什么呢?”赫连嘉伸过手在我眼前晃了晃,又玩笑道:“莫不是姑娘也想从这窗口走上一遭?”
  我侧头瞧他,浅浅一笑道:“我倒是想,就是没这本事。”
  说完,我就重新拿起了筷子,挑过一个小点,放进口中细细嚼了起来。

  赫连嘉也不再说话,笑意盈盈得与我挑了同一种小点,也是优雅地吃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