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61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屋外,天色还是有些暗的。但采儿和灵玉也起了,正在院里扫着昨晚的枯枝落叶。
  她们见我出来,马上停了手中的活。采儿小声问道:“小姐,您被我们吵醒了吗?”
  “没,你们清扫的声音我在屋里哪能听见。”我轻笑说着。
  “恩。小姐,现在外头太冷了,您先进屋吧。我去给您盛粥。”采儿放下手中的扫帚说道。
  “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你们俩也歇歇吧。”我说着,转身去了厨房。
  粥被闷在锅里,正往外冒着热气,一旁的台面上还配有几盘小菜。我拿过碗筷盛了些,随意坐在了一旁的椅凳上,在这吃也不错。
  “不知姑娘可否也替在下盛上一碗?”我刚起筷,一道慵懒、磁性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我略略一惊,寻声望向了屋顶。
  只见,一道修长的身影侧坐在横梁之上,一袭紫衣贵气逼人!
  他腰间那块玉佩,若我没有看错,应该是国习馆的身份牌。而他的脚上是一双黑色缎靴,鞋底微有些干了的淤泥,鞋侧也现出一丝打湿后风干的印痕。看来,是为了躲昨晚那场雨而来。

  “喔?若是真心想吃,我替你盛也无妨。就怕,公子是吃不惯我们这等粗食的。”我收回目光,浅笑地说着。
  国习馆是宏苍国最好的学堂,一届只招数十人。选生非常严格,一般只有身份尊贵,才学非凡之人可进。所以,这梁上之人恐怕步是皇亲就是国戚了。
  那人却是不在意,轻巧的从梁上落下,直接坐在了我对侧。也是到了此时,我才看清了他的样貌,不由有些失神。
  眼前这人,分明是个男子,却生的比女子还要精致三分。肤如凝脂,唇若涂丹,一双细长的桃花眼正笑意盈盈地瞧着我。
  “姑娘,你这样瞧我,我怕是要害羞的。”他这样说着,脸上却是淡定的很。
  “……”我哑然,有些无语的起身,给他也盛过了一碗清粥。
  他倒是毫不客气的接过,立马就开动了起来。看来是饿着了,我这样想着,也自顾吃了几口。

  一会儿后,他先是吃完,然后托起腮开始瞧着我吃,“就吃这么少,难怪这么清瘦……”
  “难道没有人教过公子,随意评价别人是不礼貌的吗?”我抬头撇了他一眼,缓缓说道。
  “别人我倒是没什么兴趣的。”他轻笑着回,长长的睫毛在我眼前闪了几下。
  “公子说笑了。”我懒的多做理会,放下碗筷,瞅了眼窗口,又道:“天都明了,公子不是应该收拾收拾准备走吗?若是被别人知晓,传出公子半夜私闯人家宅院……这怕是不好吧?”

  “我这不也是迫不得已!”他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然后又像是记起了什么,看了我半晌,突然又道:“不过,你们这宅院倒是让我瞧了一桩惑事,我思量又思量,还是觉得有必要和姑娘你讨教一二。”
  “愿闻其详。”我浅笑着回应,心中却是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事情是这样,昨夜我明明瞧见一个玄衣男子和你一起进了西厢。可今早五更,我却又发现他是从中间的正屋而出。而现在,他又还睡在你的西厢。你说,这是为何?”他扑闪着睫毛,凑近我说道。
  “公子怕是看错了。”我望着他俊美的脸,平静道。
  “喔?”他饶有兴致的多看了我几眼,笑道:“看来是我多事了。不过……这种男人,姑娘玩玩也就罢了,可别上心!对了,还有姑娘那个躺在正屋的朋友,姑娘也应该离的远些才好!”
  “公子这忠告……也是有趣。不过……我想我记下了。”我侧过脸,柔声回应,可眼里却是藏不住的苦涩。
  “小姐!”与此同时,屋外传来了采儿的响声。
  我闻声看去,采儿正好跨过门槛进入。
  日期:2017-12-18 12:07:36
  “哇,小姐,好漂亮的锦带啊!”采儿看向台面的眼睛亮了亮。
  我有些疑虑地回了头,却惊讶的发现,先前那人早已没了踪影。而他原本的座位前,一条紫色锦带正惹眼的摆了一个笑脸。
  我失笑着伸手拿过了锦带,触感不错,是上好的云锦,看样式应该是用来束发的。
  “小姐,这锦带是店里的新货吗?咦……怎么还有字呢?”采儿走到我跟前,指着锦带一角道。
  我顺着她手指之处瞧了瞧,是一个用金线镶绣的“嘉”字。
  “不是,别人送的,你且替我收好吧!”我浅笑。

  “是,小姐。”采儿应声,然后接过锦带收起。
  我本要出去,采儿也准备收拾桌面,可她似乎这才发现了不对,又疑惑道:“咦?怎么有两副碗筷,姑爷也起了吗?”
  “没!好了,快些洗好,待会早些回去了。”我没有多做解释,轻笑着先出了厨房。
  我回到西厢时,闻远也已经起了,正在更衣。我微笑着上前,替他扣上了腰带。
  “今日怎么起的这么早?”闻远低头柔声问着。
  “不早了,待会还得去几个绸庄,大半个月的事都还搁着呢!”我看着他,有些无奈道。
  “辛苦你了!”闻远突然俯身,在我额际柔柔亲了口。

  我有些莞尔,轻推着他出去道:“好了,你先去吃早膳,我在这收拾下,就准备出发了。”
  “是,夫人!”他笑着应声,信步去了前厅。
  我呢,在屋里稍稍收拾了下,就去了芷菱的正屋。她也是起了,灵玉正在为她洗漱。
  “芷菱,今日我先回去了,你若有什么需要,让人传个话来就行了。这几日,好生养好身子……”我进屋和芷菱告了别。

  芷菱也是笑着点了点头,她想让灵玉替她送送我们,我轻笑着回绝了,自己出了屋。而闻远也已经吃过早餐,正在前厅等着我。
  那日,我和他一起早早就回了城中。
  我到总绸庄门口,就和采儿下了马车。绸庄已经开门,我轻步进去,想寻总管事,却发现他不在。连同这店里的掌柜和副掌柜也是不在,只剩下几个伙计。
  他们见我进来,忙是相迎。一个伙计高兴的告诉我,昨日日暮有几个贵人来看布料,挑选了许久。他们向掌柜详细询问了我们杨家绸庄独有的素罗锦缎的年产量和价格,最后却是什么都没买就都走了。
  谁知今早,他们又派人来店里说,打算每年向我们绸庄订购大批的布料。又让管事和掌柜们去府上商讨具体事宜。所以后来,管事他们带了些样品,就和那人一同出去了。
  看来,应该是笔不错的大单子,若是能成功谈下来,对日后也会有诸多益处。
  “知道那些人的身份吗?”我想了想问道。
  “这个……就不清楚了。不过听口音,倒像是京州来的。”伙计挠挠头,寻思着说。
  “京州?”我顿了顿,又问:“那刘管事他们现在去的,是谁家府上?”
  “嗯……好像是姚刺史府上。”伙计有些不确定的说。
  我听着,却是一惊。若真是如此,那些人怕也是有些来历的。
  “恩。好了,你且先去忙,若呆会儿刘管事回来,让他直接到账房来找我。”我和煦地说完,就领着采儿去了后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