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60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我还是打心眼里不希望芷菱出事的。即使,我发现她伤害我的一些事。即使,我也能猜到,那两株海棠怕就是闻远送的。也即使,此时此刻我也在闻远的眼里,看到了他对她的情感。

  是的,从一进门,我就在观察了。我一直用我的余光,在看着闻远。他虽然面上没什么,但我可以看懂他的眸光。
  等我回神,闻远已经出去了。我轻轻坐在了床边,看着她,心中苦笑。
  是从什么时候起,你也爱上了他呢?
  当年那个令你不停旷习课的人,就是他吧?那个你故事里瑾瑜的父亲,也是他吧?
  可是你明明知道,他那时是我的未婚夫,我爱慕的人。而现在,你明明也知道,我很想要个孩子。可你,怎么可以微笑着,一次又一次的给我吃那些东西。难道,我们这们多年的感情,在你心里就及不上你一点点的爱情吗?
  我看着芷菱,又想着以前的种种。

  我记得有一年半夜,我突然发起了高烧。那也是个冬天,我们十三岁的冬天。她冒雪跑去替我叫来学堂的大夫,又不眠不宿照顾了我一夜。第二天还顶着两个黑眼圈去帮我打早饭,替我请假,为我抄笔记……
  想着想着,我的眼眶不由红了。那时候多好,不是吗?
  “小姐,您别担心了。芷菱小姐一定会没事的!”采儿见我难过,忙上前安慰。乳娘也顺势抱过了瑾瑜。
  “嗯……”我刚应声就听见了外头的响动。

  “这边这边,您快些……”是灵玉的声音。
  果然,几息后,灵玉匆匆带着一个老者进了屋。那人背着个药箱,一身灰袍满是雨水,风尘仆仆。
  我浅笑着起身,让采儿泡了壶热茶。那行医老者接过茶水喝了一口,立即就为芷菱查看起来。
  只是片刻功夫,他的面色就凝重了起来。
  又是一小会儿,行医老者摇头叹起气来,他道:“恕老夫直言,这位小姐的伤势……哎,恕老夫无能为力了!她伤的太重,能不能熬过这个月,且要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什么?你不要乱讲,芷菱小姐只是暂时昏迷。你看,她哪来的伤,小姐只是被砸了下而已!”灵玉有些激动得跳了起来。
  “是啊大夫,您再看看吧!”我尽力温和地说,芷菱身上确实没伤。

  “看多少遍都一样,病床上这位小姐受的是内伤,心血异常,气息漂浮……仍谁来,也是回天乏术。”行医老者说完就直接走了,采儿出去送他,灵玉很是气恼,我却是呆在了当场。
  “他说什么……”一道虚弱的声音从床上传来。
  灵玉先是反应过来,连忙过去扶住了她,满是泪痕道:“小姐,您别听他胡说!您很快就好了!”
  “那你……哭什么?”芷菱说着,声音有些颤抖。听不出是虚弱还是害怕,可能都有。
  我在一旁深吸了口气,用力压住心中的酸涩,平静温和地说:“诊错了,我们再换个好大夫。”
  “……”芷菱凝视着我,没有说话。
  “闻远去请孟神医了,有他在,不会有事的!”我微微一笑,一语双关,算补充也算安慰地说着。

  或许,如今你更需要他吧!
  “恩。”芷菱收回目光,轻声回应,面上也略略带出了一丝甜意。
  也就在此时,房门被快步跑来的采儿用力推开了,“小姐小姐!姑爷带着孟神医来了!”
  我闻声,向外头瞧了眼。果然,她的身后有几道身影正在靠近。
  “恩,快些备茶吧!”我说着,跨出了房门。
  闻远他们正好走近,我浅笑着迎他们进了屋,又唤采儿递上了茶水。孟神医进屋后,先是瞅了芷菱一眼,然后自若地坐下,喝起了茶水去寒。

  闻远也是陪着一起入了座,并不着急的样子,也完全没有了出去时的急切。
  看来,他已经在路上和孟神医交谈过了。这样想来,我的心也是放了下来。毕竟这孟神医此般闲淡,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的。
  日期:2017-12-17 09:41:15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孟神医终于慢悠悠的走向了芷菱。
  只见,他先是观察了下芷菱的面色,随后翻过她的手心瞧了瞧,再是有条不紊的把起了脉象。
  也就片刻的功夫,他又收起手,向芷菱说了句“得罪”,既而又在她心口查探了几下,最后他才不紧不慢的起身,对着身后的药童吩咐了几句。
  药童恭敬的听完,快步走向了窗边的长案,提笔写了起来。
  “孟大夫,芷菱她应该没有什么大碍吧?”我重新替他泡了盏茶,柔声问道。

  “暂时无碍。”孟神医回到椅前坐下,喝了口茶继续说道:“只要依着我的方子,三年内不会有什么问题。另外,切记不要提拿重物,不可劳累,心情也要保持愉悦。”
  “那……三年后呢?”芷菱微弱的声音缓缓传出,“刚刚那个大夫,说我是过不了这个月的。孟大夫……你可告诉我实情……”
  “这……”孟神医朝闻远看了一眼,有些疑虑。闻远轻轻点头示意。
  “您说吧,我没事的!”芷菱再次开口,“先前我被石头砸中的瞬间,我就觉得我可能是活不了。”

  “宋小姐,三年内我确实能保你无碍。只是,你的心房动脉恰巧被砸中,隐隐现出裂痕,而我的能力也只能保证它三年内不会破损。至于三年后,若是能寻到一颗健康的心脏,也是还有生机的。”
  “换心术?”我有些惊讶的望着孟神医。这只是传说中的医术,至今怕是还没有人可以完成吧。
  “恩,只不过,老夫只是略有研究。也只有几成把握罢了。但若是能寻到一个年纪相仿的女子心脏,可能成功率会稍稍高些。”孟神医含蓄的说着。
  “可是,谁会愿意把心换出来啊!”灵玉也是满脸惊异。
  “对呀,若是换心,那人会活不了了吧!”一旁的采儿睁大了眼睛跟着问。
  “非也,只要寻到过逝不足六个时辰的,我们家师父就有法子使用。”不知何时,长案前的药用也收了笔,走到了茶几前。
  “这倒是好办些,只不过……这年纪相仿且无病而亡的,怕是有些难寻?何况还要人家家人愿意把这心换出来,怕也是要费些功夫的。”我寻思着说道。
  “的确如此。所以,现在就可以寻起来了。”孟神医方下茶盏,又道:“老夫这几年会定居在迎州,若是找着了,让闻远来唤我即可。在此之前,宋小姐只要按老夫的方子好好调理好身体即可!”
  “那就麻烦孟大夫了!”我浅笑。
  “我会的……”芷菱也轻声回答,神色也已然放松了不少。
  那晚,孟神医过了亥时就走了,他走之前还特意留了几颗药丸,并叮嘱有什么意外情况可以直接服用。
  还记得那晚的雨,是到了后半夜才停歇的。所以那晚,我和闻远是一起留宿在了小院。
  那晚,灵玉一直呆在正屋照看着芷菱,而采则被我唤去帮乳娘一起带着小瑾瑜。
  日期:2017-12-17 14:17:09

  到了次日,我早早就醒了。
  我看闻远睡的正香,便也没有去喊醒他,自己悄悄出了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