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58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啊……小姐……”她似乎被我吓了一跳,椅子向后倒了倒。
  “白小姐,您回来了。”乳娘闻言,忙抱着宝宝起身。
  此刻的灵玉也反应了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起身,拿过手里的东西说:“小姐,我在给小少爷绣肚兜呢!”

  “嗯,都先坐下吧,可别吵醒了宝宝。”我我和煦地说着,瞧了眼前头正房敞开的门扉,又道:“芷菱不在房中吗?”。
  “恩,芷菱小姐在书房呢!”灵玉不假思索地答着。
  “书房吗?”我有些狐疑,芷菱向来是不爱看书的。
  “宋小姐说要给小少爷取个好名,这两日都在书房呢!”乳娘微笑着解释。
  “是吗?那我先过去瞧瞧。”我说着,回头看向采儿,“采儿,你先在这坐会儿。”

  “恩,小姐。”采儿欢快地应着。
  她和灵玉是好朋友,这会也有半个多月没见了,应是有许多话要聊的。
  我浅笑着转身,步履轻盈地迈向了尽头的书房。房门是半开着的,芷菱正站在书桌前,边翻书边记着什么。我随意扣了扣门,走了进去。
  “呀!容容!你来的正好,快过来帮我瞧瞧!你说那几个字好呢?”芷菱闻声抬头一瞅,见是我,雀跃地说着。看样子,她已经是恢复的差不多了。
  “喔?我瞧瞧。”我巧笑着走近她,拿过桌上的纸看了阵又道:“是给宝宝取名用的吗?“瑾瑜”不错,握瑾怀瑜,寓意美好品德。”
  “恩恩,我也觉得这个很不错呢!瑾瑜……杨瑾瑜!恩,那就这个了!”芷菱兴奋地说着,又喃喃的重复了几遍那名字。
  我袖中的手不觉紧了下,面上却依旧是笑意晏晏。
  “怎么宝宝不是跟你姓呢?他父亲也是姓杨吗?真是巧!”我柔声问着。
  芷菱顿了顿,立马现出笑容,一丝慌乱在她眸中一闪而逝。若是平时,我定是不会察觉的。可如今,我是故意在瞧着。
  “恩,他也姓杨。虽然他并不知道宝宝的存在,但是我还是想让宝宝跟他姓。至少,我得告诉宝宝,他是有父亲的。”芷菱说着,脸上泛出几分悲伤,惹人怜惜。

  “……”我看着,拉过她的手,轻轻握住。她以为我是在安慰她,朝我展颜一笑。
  其实,我只是懒得说些虚与委蛇的话。
  “对了容容,其实没有你,我也不能好好养胎,顺利的产下瑾瑜,真的很谢谢你。”她反握过我的手,一脸真挚,又情深意切地说着:“所以我想过了,我想让瑾瑜认你做义母,认闻远为义夫。你说好不好?”
  “好……”我弯眸启颜答着。

  “那就这么说定了!走吧,他们应该都在内院,我们去宣布下吧!”芷菱说完,欢天喜地将我拉出了书房。
  那个午后,闻远是申时来的,反正比我想的要早上许多。
  他来时,我们正准备尝芷菱新制的黑糖软糕。一人一碟,样子令人馋涎欲滴。
  不得不说,芷菱这做甜点的手艺越发独到了。大家都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闻远也忍不住多尝了几块。只有我,只是浅尝了几口。
  我望着碟中诱人的软糕,忽然想起了之前芷菱隔三差五给我尝的各色点心,心中猛的一沉。

  “芷菱,我中午吃的有些撑,现在都没缓过来。这碟,我就打包回家了。”我轻笑一声,自若的说着。
  “好啊,厨房还有些,待会儿一并带走吧!”芷菱随意地说着。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说着让采儿去替我包了三份。
  之后,我又逗了下刚刚睡醒,还有些迷糊的小瑾瑜。这次,闻远对他表现的比较平淡,只在一旁看着。但他的目光里,却是掩不住的溢出疼爱。
  又过了些时间,我看看差不多了,便起身和芷菱告了别,准备回去了。芷菱也跟着起了身,没有多做挽留,只说要送我们到门口。我没有拒绝,大家一起向外走着。
  我很自然的挽住闻远,边走边有些亲昵地对他说:“今日我想在外面吃,待会我们去上次那家老店好不好?”

  我如果没有记错,那家店不远处应有一家药铺。
  “你呀我就知道,位置已经定过了,等会直接过去就好!”闻远轻笑。
  “真的吗?那太好了!”我欢喜笑着,然后用余光瞧了眼边上为我送行的芷菱。她缓缓跟在一侧,面上也是笑着,但却微低着头令人看不清眸色。
  出了大门,我再次和芷菱告了别,让她快些进去歇息。芷菱轻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带走灵玉就回了身。
  我和闻远也一并上了马车,只一小会就到了那家百年老店。

  闻远带我去了之前来过的二楼雅间,我欣喜的入座。一旁的小厮为我们端上茶水倒好,又热情地递过菜谱在一旁候着。
  我和闻远随意点了些,又要了一壶桂花酿。小厮应声一一记下,便退了下去。
  “闻远,反正上菜还要一会,我先出去趟,你且在这等我下可好?”我故意望了望窗外。还好,这个方位是望不见那药铺的。
  “怎么?”闻远有些不解。

  “刚刚路过隔壁那家首饰店,我在柜上看到一个玉镯,特别喜爱。本来不想买的,好像挺贵的。但是……”我拖了个长音,朝闻远眨眨眼又接着说:“我真是……还挺想要的。”
  “这有什么,我陪你去买便是。”闻远失笑。
  “不了,我自己去还可以让掌柜让让价,你要是去了,他铁定宰我们。”我打趣着说。
  “……”闻远哑然,好笑地凝视着我。

  “好啦,我去去就来,稍等喔!”我欢快的说着,起身带着采儿一同出去了。
  日期:2017-12-15 12:48:44
  “采儿,你先替我去那家店把镯子买了,然后在那边等等我,我先去处理些事。”一到楼下,我转身嘱咐着采儿。
  “是,小姐。可是……您不是要还价吗?”采儿现出疑虑。
  “你也可以啊,采儿你应该比我更厉害才是!”我轻笑,又催促道:“好了,快些过去吧!”
  “好吧,小姐。”采儿应声,有些不放心地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走了。我也自顾快步去了另一侧的药铺。
  “小姐是要抓药吗?”刚进门,一道厚重的声音响起。我循声望向了说话之人,那人约莫四十,国字脸,一身墨色长袍,看打扮气度应是这儿的掌柜了!
  “不,我想请掌柜帮我瞧一样东西。”我浅笑着说,拿出手里握着的一小份糕点递上。
  那人接过,小心的拆开油纸。见是糕点,他若有所思的瞧了一眼,又细心的查看了起来。
  “小姐,这糕点你怕是不能食的。”好一会儿,那人才放下手中的东西缓缓开口。
  “怎么说?”我轻声询问,心却仿佛又被狠狠锤了一记,果然是这样。
  “如果老夫没有识错,这软糕的粉是用凉药揉起来的,并且这里头还参了少许的水银。”他说着,面色有些凝重。
  “凉药和水银吗?”我微微皱眉,又拿过另两分软糕给了那掌柜,“麻烦您再帮我瞧瞧这两份!”
  掌柜点点头,这回他拆的倒是快了些。

  他又拿过一块瞧了瞧,嗅了嗅,然后放回擦了两下手道:“这两份并没有问题的,就是之前那份,小姐怕是要留个心眼了!毕竟这凉药和水银都是用来避孕堕胎的偏方。先不论凉药久食用会导致的终身不孕,就那水银,轻则不孕,重则则是能令人中毒而亡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