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57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有些惊喜的望着闻远,他说,这是他小时候最喜欢来的店。后来大了,就很少过来了,今日也正好带我过来品品看。
  饭后,我们又一起散着步回了小院。回来时芷菱已经醒了,正躺在床上喝着灵玉喂过去的红枣粥。
  我欣喜的过去,坐在床沿上看她一点点喝完。我问她有没有见过宝宝,她含笑着点头,又看了看我身后的闻远,闻远也一笑回应了她。
  那天,我第一次发现,原来闻远是很喜欢小孩的。我也又一次,强烈的想要一个属于我和他的宝宝。
  那天,我们在小院呆到了晚上。

  看宝宝和芷菱睡下,才放心地回了家。
  日期:2017-12-13 13:38:07
  之后接连一月个多月,我除了白日去各个绸庄看看,大部分的时间都呆在了城西小院,有时还会住上几晚。
  因为宝宝着实是有些吵闹的,加之芷菱又是需要静养,我实在放心不下,就和乳娘一起带起了宝宝,直到过年那会儿。

  记得那年春节前夕,公公婆婆突然来信说,让我们一起回定溪老宅过年。
  我本是有些顾虑,好在那些时日,芷菱的气色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我才稍稍松了口气和闻远一起回了定溪。
  不过,因为公务的关系,闻远过完除夕就快马回了迎州。
  而我,只好独自留下来陪陪着公公婆婆。闻远走前,我也是让他多替我去看看芷菱。他笑着点头,我才放他离去。
  我记得,那年我原是要过了元宵再回迎州的。但公公婆婆临时兴起,说他们要去京州逛逛,就让我先回了。

  我回来那天是正月十二,我到家差不多已经日落。闻远还没回家,我放下行装,随意吃了些,就起身又出去了。
  我先去了沁心楼,买了闻远最爱的酥心糕,我本想着再去使馆给他一个惊喜,他却是不在。所以,我只好调转车头,打算去城西看看芷菱。
  因为当时天色有些黑了,我的动静也不大,我进小院时他们都没有发现。我静静地来到芷菱房外,里头传来的笑声却让我心头一跳。
  门是半掩着的,芷菱正靠坐在床上半嗔半喜地说着她前头的男子。那男子背着门,手里抱着宝宝正想往上举。
  这场景,像极了我渴望的样子!
  只是,眼前的闻远还是闻远,我却变成了芷菱,宝宝也不是我们的宝宝。
  我在门外足足呆了一刻钟,他们始终没有察觉,自顾嬉笑着。外面的天很冷,让我的手脚也变的有些僵硬。虽然屋内时不时会飘来一些暖意,却驱不走我的一丝冰寒。
  我走的时候,听见闻远喊她“菱儿”。我从来不知道,他原来还会这么亲热的喊着另一个人。我也从来不知道,他们熟到可以驱走这小院所有的人,只剩他们俩。
  不,准确的说,还有一个宝宝!
  那天回家,我是自己走回去的,采儿正在门外守着我。我一见她,平静的神色,竟不住的流起了泪。采儿见我般,忙上前拥着我,不停地问我怎么了。

  她是从未见过我落泪的,我想我可能是吓到她了。我在她怀里靠了一阵,觉得好受多了。我告诉她,天太黑,我回来时不小心撞了东西,太痛了。她显然是不信的,却没有多问。
  那个夜晚,我在床上坐了一宿。我想了很多很多的可能,好的,坏的,自欺欺人的,最后却也只能苦笑。
  那夜,和想的一样,他始终是没有回来。
  待到天明时分,我忽然觉得有些倦了,猛的蒙上被子,沉沉地睡了过去。

  我醒来时,刚过午时。
  采儿特地为我准备了些清淡的菜色,很合我的胃口,我笑着通通吃完了。
  难得吃得有些撑,我让采儿陪我出去走走。不知不觉中,竟又到了沁心楼。
  我笑着想了想,又进去点了几份酥心糕。小二细心的为我们装好盒,热情地递给了采儿。
  采儿接过,付了帐,便同我一起走了出来。
  “去闻远那看看吧,好些时日没见了,他最爱这个!”我指着采儿手中的糕点柔声说。
  “小姐昨日没去见姑爷吗?”采儿边走边有些疑惑的问着。
  我侧头朝她展颜一笑道:“对啊,发生了些事,就没去见他。今日见也是一样的。”
  “嘻嘻……小姐,那我待会儿就在门口等着吧!您和姑爷好好聚聚,采儿就不碍你们眼了。”采儿抿嘴笑了下说。
  沁心楼离使馆并不远,我们随意聊了聊便也到了。
  我让采儿在使馆的外堂歇歇脚等我,自己提着糕点进了后头的办公厅。我在使馆人员的帮助下,到了闻远的处所。

  我在外头扣了扣门,熟悉的声音缓缓响起,“进来吧。”
  我笑着慢慢推开了房门,闻远恰好抬头,先是一怔,然后满脸笑意的迎了上来。
  “怎么突然回来了?我还想着明日去接你呢!”他温柔的说着,将我拉到了圈椅旁坐下。
  “父亲和母亲说要去京州逛逛,就让我先回了。”我朝他嫣然一笑,又道:“我昨晚就到了,想着你定是在忙,就没派人来喊你。”
  “昨晚处理完公务有些晚了,就歇息在这儿了。”他说着,抚了抚我的发,又有些懊悔地道:“若知道你回来,我再晚也要回去陪你的。”

  “今晚早些回来也是一样的。好啦,先吃些糕点吧,都快凉了!”我轻笑着递过一块给他。
  他接过,优雅的吃了起来。
  我望着他,面上始终是挂满笑意,但心里却是平静如水。因为,我实在是不知他这样温柔关怀的神色,到底是有几分真呢?
  若不是昨日偶然撞见那场景,我只怕是一直都会沉迷在这样的假意中,浑然不觉。
  “在想什么?”不知何时,闻远抬头看我,他嘴里含着糕点有些含糊地问。
  “我在想待会儿再去看看芷菱他们,半个月没见,也不知道宝宝有没乖些。”我柔声说着,也随手拿过一块酥心糕咬上了一口。
  “你看你,吃的嘴角都是!”闻远看我咬了一口,突然失笑。手自然的伸了过来,体贴的为我拭去了嘴边的粉粒。
  我微微一笑,接着说:“对了,你可有替我去看过他们?”
  “去过两次,使馆这边一直事多,也抽不出闲。不过我倒是有派人给他们送过些东西去。”闻远平静的说着,眼神清澈。
  “嗯,那今日可有空一起去看看?”我问。
  “今日怕一时也走不开。这样吧,你先过去坐坐,待会儿忙完,我过来接你回家吃饭可好?”闻远始终是这样,温柔的不可挑剔。
  “也好,那我可先过去了!”我说着起了身,准备出去。
  “我送你。”闻远跟在我后头拉过我说。我轻笑着颔首,与他并肩走了出去。
  在外堂等我的采儿老远看到我们,轻快地跑了过来,恭敬的与闻远打了声招呼。随后我便让闻远先回了,自己和采儿出了大门。
  日期:2017-12-14 10:17:49
  我和采儿来到城西小院时,乳娘正带着宝宝在内院晒着太阳,双目微闭,安然自得。灵玉也坐在一旁,手里不停的绣着什么。
  “在绣什么呢?”我走进了些,轻声问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