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53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欣喜的收起画,又轻轻打开了那个方盒。它里头摆着的,是十八支大小不一的绘笔,材质上乘,做工精湛。我随意拿过一支,轻巧顺心,着实有些爱不释手。
  “闻远倒也够细心的。”二哥看了绘笔暧昧地说:“这笔,怕是特别定制的吧?”
  “人家只是无意中看到的,不要多想啦!”我扣上盒子认真的说。他们却是不信,相视坏笑。我无语……
  嬉笑着,不多时,马车就停在了沁心楼,这是迎州最出名酒楼。
  果然,我们进门时,一楼大厅以是毫无虚席。一旁的小厮见有我们进来,也是迅速迎了上来,热情的招呼起来。
  哥哥报了闻远的名号,小厮立刻将我们迎上了二楼雅间。里面有专门侍奉的丫头,他便退了下去,继续迎接其他客人。
  我随意的入了席,轻抿了几口茶水,各种佳肴也一一呈了上来。
  这里的菜色不错,服务热情,装修也极是雅致。我觉得我们家酒楼其实可以借鉴一下。哥哥们似乎也有这个意思。
  我们家酒楼,味道是很不错的,就是菜品太过古板,确实需要推陈出新了。
  这日的午膳我们都觉得满意,酒足饭饱后便也正式启程往定溪而去……
  日期:2017-12-09 12:40:19
  十二月十二晨,我们的马车终于抵达了目的地。大哥二哥将我送进了家门,又各自出去忙了。

  母亲今日也正巧刚带着嫂嫂们去了绸庄选布料。父亲一般白日是不在家的。
  我本是觉得无聊,但一想到他赠的那套绘笔,既忍不住有些蠢蠢欲动起来。
  我唤采儿拿过纸砚,微微闭目沉思了片刻,便提起笔细细绘了起来。我画的正是那日与他逛北城庙街的场景。喧闹的街,络绎不绝的车马,叫喊的小贩,嬉戏的儿童。他一拢白衣,立在北城桥侧,立在阳光底下,立在水波的倒影里,立在了我的眼里……
  等我停笔已过午时,采儿为我准备的饭菜也热过两次。她想再为我去热热,却被我拦住,我随意吃了些,随既起身跨出了房门。
  就在这时,前头传来了母亲的声音。我欣喜的小跑过去,不多时就出现再了母亲眼前。母亲见我,也是欢喜极了,忙拉过我,又是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
  “刚在路上碰到你大哥,才知道你回来了,怎么也不派人来知会我一声。可是用过膳了?”母亲关切道。
  “用过用过……”我亲热的挽住母亲又道:“对了母亲,我们家酒楼可是需要帮手?”
  “你又打什么坏主意啦?”母亲轻笑。
  “母亲!反正我在家也无聊,不如让我去帮帮父亲他们。您说好不好?”我有些撒娇道。

  其实在回来的路上,我就向大哥二哥提起过。只能他们说得先得到母亲的许可。
  “你说你一个小丫头能帮什么忙?还不如在家陪我解解闷。”母亲说着,轻叹了口气,又道:“你看,你从小就呆在学堂里读书,好不容易毕了业,却是又快成亲了。母亲虽然高兴,但也是不舍。我本想,好在还有最后两个月能让你陪陪,可你看你,就知道一门心思往外跑,也罢也罢……”
  “母亲……”我亲昵的唤着,将母亲挽的更紧了些道:“您放心,我呢,每天就出去半日,剩下的时间都归您!”
  “就你主意多!”母亲宠溺的点了点我的额,喜笑颜开。
  就这样,之后半月,我上午一般是和哥哥们一同出去的。有时在酒楼清算帐薄,有时去哥哥们新开的茶行清点货物,有时又去茶馆偷个小懒。到了下午,一般是陪母亲的,喝喝茶,聊聊天,偶尔逛个街,日子过的倒也是有趣。

  就这样,不知不觉,春节就那么悄悄地到了。还记得除夕那晚,满城的烟花烂漫,大哥二哥也牵着嫂嫂们去湖边放起了烟花。
  至于我,则干干跟在后头羡慕不已。最后也只得一个人趴在桥头,望着夜空发呆。我那时想,要是他在就好了!
  不过,想到往年初五杨伯伯都会回定溪省亲,便又偷偷开心了起来,他应该也会来的吧?
  弘苍六十四年正月初五。
  这日清晨,采儿跑来告诉我,杨伯伯家的马车正停在杨家老宅大门口。

  果然和料想的一样,这日午膳,父亲说晚上会宴请杨伯伯他们,让母亲做些准备。
  这日晚宴,我也特意穿上了母亲为我新做的粉色罗裙,又叫采儿重新为我绾了发,满心欢喜的等着他来。
  只是最后到场的,却只有杨伯伯和杨伯母。我有些失落,却并未表现出来,依旧笑意盈盈的像杨伯伯和杨伯母行了礼。
  晚宴上,长辈们天南地北地聊着。我浅笑得听着,并不上心。直到杨伯伯提起闻远,才来了兴致。
  杨伯伯说,朝廷准备在迎州设立一个专门负责弘苍国和其他大国贸易往来及文化交流的使馆。闻远有幸被举荐为弘苍国到大越国的代表使臣。今日他一直在忙使馆事,所以也无暇回定溪了。父亲听的都快笑的合不上嘴了,我也是很为他高兴。
  后来,杨伯伯还提到了我们的婚事。他说他和杨伯母决定把我们的婚礼举办在定溪的老宅。一来是根在这里,大多的亲戚好友也还在这边。二来是因为闻远觉得定溪到迎州的两日车程会累坏他的新娘子,不舍得。
  听到这,我的脸唰的红了起来,大哥二哥更是开始起哄地坏笑,长辈们当然也是各自含了浓浓的笑意。
  那日饭后,我回房写了一封长长的信给他,表示贺喜。同时,也附上了自己那日的画作,表示对绘笔的回谢。
  五日后,我也是收到了他的回信。他说他很惊喜收到我的信和礼物。他说我画的很好,他很喜欢。他也很开心能和我一起分享他近日所发生的事情。最后他说,他很期待一个月之后再见。

  是的,一个月之后,二月十八,我们的婚期。
  而这最后的一个月里,母亲一直忙着我的嫁妆与家里的布置。哥哥们则是出了趟远门,忙着为他们的茶行签单。嫂嫂们每天多是在酒楼照看的。父亲更是多处要顾及,忙的不得了。
  我倒是成了家里最清闲的人。只是上午去酒楼和茶行帮着清算下帐薄,下午在家看看书册作作画,自娱自乐。
  时间过的到也快,转眼到了二月初十。杨伯伯他们又从迎州回了定溪。不过这次是为了筹办我们的婚礼。

  其实杨家的老宅早在年前就重新装潢过了。因为杨伯伯说,等过些年,他们还是要回定溪养老的。这次他们又提早回来,好生布置了一番,张灯结彩,喜气的不得了。
  闻远是在二月十六那天回来的,父亲母亲和哥哥嫂嫂们也是那日也去了杨家赴宴。惟独没带上我,因为母亲说,成亲前还是不要见面的好。
  所以,想见他我也只得等到成婚当日。
  日期:2017-12-10 09:29:01
  弘苍六十四年二月十八,终于是等到了这一日。
  我约是五更起的,天未亮。

  母亲也是这时来了我房中,她笑着替我梳着发,告诉我今日要注意的事宜。我却是忍不住掉了眼泪,有些梗咽的点着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