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52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请我先坐吗?”他无视我的问题,浅笑着走近我身侧,然后优雅落座,他又望了望桌上的菜道:“这么多,怕是算上我也吃不完吧?”
  不知怎么,他一靠近,我的脸就有些烫了起来,“不小心点多了。”
  他朝我弯眸一笑,又望了芷菱道:“下午带你们去庙街吧,今日那里有些活动,你们女孩子家应该是喜欢的。”

  “好……”芷菱淡淡地回答。
  “恩,那先吃饭吧!”我说着,又瞧了对面只低头吃饭的芷菱,我想了想,还是道:“芷菱,要不你也喊上他?我正好也想瞧瞧……”
  “啪嗒”我话还没说完,芷菱的筷子不小心落在了地上,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闻远替她唤来了小厮,换了碗筷。
  “谢谢!”她调皮的吐吐舌头,又道:“容容,这几日他不在迎州,下次吧!”
  “好吧……”我有些可惜。
  那顿午餐,其实最后还是剩了一大堆。
  芷菱说,她突然胃口有些不适,只喝了些清汤。
  闻远说,其实他是吃过些的,并不饿。

  我呢,着实是吃不了这么多的,所以最后也只能看看了。
  那日下午,闻远带着我们去了北城庙街。我和芷菱走在前头,他尾随而后,不紧不慢。这一路,他替我们买了很多新奇有趣的玩意,我和芷菱都喜欢的不得了。
  记得那日,他身着月色直襟长袍,束祥云锦带,腰挂碧玉,神采奕奕。如此风度翩翩的佳公子,着实是吸引了不少目光。
  也是那日,在闻远替我们排队买糖串时,芷菱偷偷笑着和我说:“怎么办容容?我都想跟你抢了!”
  我嬉笑着推开她,玩笑道:“恩……那我就让给你吧!”
  芷菱却突然不笑了,她看着我,有些认真道:“我要是真喜欢他呢?”

  我一怔,望着她有些哑然,想到先前她无意间望着他时的眼神,心猛的一紧。
  芷菱却忽然又笑了起来,她上来搂住我说:“好啦,这你都信,走啦走啦,人家在等我们啦!”
  我还是愣愣,不过一想也对,芷菱可是有意中人的!
  我摇摇头展颜道:“真调皮!”
  那日后来,我们是一同在庙街吃了晚饭,吃的是北城最有名的素锦面,特别美味!
  饭后,闻远又叫来马车,他将我们送回了学堂。
  而在临别时,闻远告诉我,他说我初十的毕业庆典,他会过来参加。
  日期:2017-12-08 11:02:19
  十二月初十,今日是学堂三年一次的毕业典。过了今日,我便要回定溪了!我在这里过了九年,真的要走,却又觉得有些不舍了。

  这日,我和芷菱卯时起身,在寝居整理打扫了一番。看看天色尚早,便坐在床沿上,聊起了小天。
  芷菱说,她申请了学堂的助习(协助教习教学),不过她得先回梁州,等过完年再来。
  我有些惊讶的看她,她却又笑着告诉我,那人也是迎州人,所以她得留在迎州,在这里等着他来娶她,所以学堂对她是最好的选择。
  我想想也是,在我们弘苍国,男子二十方可成婚。也许她的他还不到年岁,便也不再多言。
  芷菱也问起了我的打算,我告诉她,我也是先回家,然后待到来年的二月十八,便嫁来迎州做他的新娘。
  其实,我本也邀请了芷菱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只不过,她摇了头。芷菱说,那日她有些事,实在脱不了身。我也只好作罢。于是和她约好以后多相聚,便一同起身去了礼堂。
  到礼堂时,教习们早已入座,大部分的同届习友也已就座。当然,也还有不少家长前来观礼。这可让平日里空荡的礼堂,一下子显得分外热闹起来!
  我和芷菱匆匆跑到座位旁,我刚想入住,才猛然惊觉我的座位前,那三个谈笑风生的熟悉身影。
  我惊喜地拍了中间那人的肩膀,假意生气道:“大哥你们真是的!来了都不先知会一声!”
  那人却是懒懒的转身,无赖道:“我那不是怕你太开心睡过头嘛!”
  我嘟嘟嘴又侧头看着二哥到:“二哥,你怎么说。”
  “你考这么好,我们当然也是要来长长脸的。”二哥轻笑着又说:“一时开心,忘记通知你了。”
  “……”好吧,我还想着他们要给个惊喜的。算了算了,我就知道大哥二哥是做不出这么讨人喜欢的事的。
  “容容,上次只听说你过了,今日看了榜单才知,你考的这么出色。看来,一幅画是不够的了。”旁边的闻远也跟着打趣。
  “当然不够!”大哥抢先回答。
  而此时,我发现芷菱正有些羡慕的望着我们。我赶忙为他们做了介绍,大哥二哥都笑着和她打了招呼。闻远是认识的,也点了点头。

  芷菱说,她家她是最长的,和弟妹的关系并不亲近。所以,她很羡慕我们。
  我抱了抱她,她很是俏皮的吐了舌头,表示没事。
  也是这时,总教习不紧不慢地上了礼台开始讲话。随后又是各科的教习一一上台论述总结,也顺便表扬了他们各自优秀的习生。
  因而,整整是等了一个半的时辰,最重要的授牌仪式才开始。我们通过的习生们,也兴奋的逐个去领取了自己的毕业腰牌。
  自此,我们才算是真正的毕业了!
  我们的腰牌都是特别绘制的,上面会有我们各自的名字,毕业考核的成绩,以及九年来教习们对我们的评价。这是我们非常宝贵的一个人生印记。
  记得那天,待典礼结束,已过巳时。

  我和芷菱回寝居各自拿了整理好的包裹,相拥着告了别。
  寝居外,哥哥们正候着,他们接过我的行装,和我一同像学堂大门走去。这一路我走的很慢,闻远似乎看出了我的不舍。
  因为他说,说他日后定是会常常的带我回来走走。我温柔感激的朝他一笑。
  来到门外,哥哥们识趣的先行上了马车。闻远则笑着从另一辆马车里拿过一幅画递到我手中。然后他又从里头捧过一个方形小盒给了我。

  他有些宠溺地说:“这画,是一早说要送你的。这盒子里的东西,是前些时日无意看到的。”
  “谢谢。”我朝他盈盈一笑。
  “今日我还有些事,不能陪你们去吃午膳了。我在沁心楼订了一席酒,你替我向大哥二哥赔个礼可好?”他说的极为亲切,又像是在告诉我,我和他之间是不用言谢的。
  我轻轻点了点头,柔声道:“我会的,你且去忙吧。还有……你来,我很开心。”

  “我来,是因该的!”他说的很是随意,又看了看我身后的马车说:“我先送你上车吧,在晚些怕是得饿肚子了。”
  “嗯,你也别忘记用膳。”我关切的回着。转身在他的帮助下上了马车。
  大哥二哥也探出头,笑着和他告了别。
  那日他站在学堂门口,浅笑吟吟地目送着我们离开。

  而马车里,大哥二哥则意味深长的盯着我,笑意不断。我也是懒得理会,自顾小心翼翼地展开画卷:江春月夜,孤舟暖灯,窗影两三,举杯对饮……好一幅春江夜游图,左侧的落款也正是江牧大师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