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50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日的晚饭,我们吃的很是闹腾。由于大哥二哥成家后另外做起了茶叶生意,经常出门在外。所以,这也是我们除了过年,难得的团聚。
  饭后,母亲领我回了房,我和母亲说好的一起睡。留下可怜的父亲独子抱着被子,不情不愿的去了客房。
  那晚,我和母亲说了许多的多悄悄话。
  母亲说,进了别人的家门,就不能再同家时这般,随意而枉为了。

  母亲耐心的教导我,她告诉我,他日为人妻子需要做些什么,对待公婆又该如何……
  我听着觉得规矩繁多,但一想到他便都一一记了下来。母亲见我听着认真,也打趣着说我女大不中留。后又笑着偷偷告诉我夫妻的行房之事。
  我呢,则羞的用被子直捂脸,不再出声。
  日期:2017-12-06 10:15:01
  第二日,我是一早就被母亲拉起来梳洗的。

  今日是九月初八,他们家会来纳征(下聘礼)的日子。因而,我们家也是一早就忙活开了,忙着准备迎接和回礼,一直到午膳才差不多妥当下来。
  这日申时,他们家送聘的车马缓缓倒了。父亲和哥哥们上前迎了杨伯伯和他,表示欢迎。下人门则把一只只的雕花木箱抬入前厅。
  母亲和嫂嫂也早已候在那,接过礼单仔细对过。然后又把回礼抬到了门侧,一一在上面系好红丝彩线。
  我呢,则是留在房中,乖乖等着晚宴的开始。
  今日的晚宴要比平常晚些,而我早有预料。所以,等嫂嫂来喊我时,我已经偷偷吃过些小点,早已心满意足。也所以,在真正开饭时,我已经不怎么吃的下了。加上他就坐在对面,我着实是有些不好意思的。
  三年未见,他与我记忆中似乎又有了些变化。今日,他着一身冰蓝色丝制长袍,腰系银边竹纹锦带,黑发用银色镶碧冠束起,清新俊逸,风姿卓雅。比起三年前,多了份风彩,退了份稚涩。
  “容容,你若饱了,就带远儿去前院走走,现在花开的正旺!”我正想着,被母亲的话惊回了神。
  “呃?恩,好的母亲。”我假装镇定地道。
  之后,便起身和他一同走了出去。
  还记得那时的庭院,在微暗的灯火下,显得有些朦胧。我和他缓缓走在游廊上,气氛有些尴尬。
  “听伯父说,你很崇拜江牧大师。”我正恼着不知该说什么,他却开了口,声音清和。
  我微微颔首,轻生道:“江牧大师的画风不拘一格,洒脱随性,但都韵味十足!他是难得的画中大家。”
  “若是你不嫌弃,我倒有一幅他的画想送于你,就当是给你的毕业礼物。”他突然停下身,对着我道。

  “怎么会?可是他的画是一墨难求的,太贵重了!”我有些惊喜,却又有些不好意思。
  “这是我去年在大越偶然得到的,当时就想着送给你,想着你定会欢喜的不得了。”他轻声一笑望着我说:“过些时日等你毕业了,我再拿去学堂给你吧!”
  “谢谢!”我抬头望着他的眸,心不由得快了几分。
  那天,等我们逛完回厅时,晚宴也接近尾声。约莫是一盏茶的功夫,杨伯伯和他也起身同我们告了辞。
  九月九,又是一天的开始。今天,父亲母亲同杨伯伯一同去选期了。我的两个嫂嫂呢,要去酒楼照看,哥哥们也去了山农那边选茶叶。家里就留了我一个闲人,只能在前院看看风景,吃吃小点,顺便温习下功课。
  “容容好生惬意!”我正翻着书,百无聊赖之际,一道好听的声音响起。
  我抬眸与他相视一笑,经过昨日的相处,我与他之间的氛围也不再那么尴尬。

  “你怎么过来了?先坐!”我指了对面的位置。
  他却不动,反而展颜道:“我今日是想请你,领我逛逛这定溪。许久未来,我都有些不熟悉了。”
  “好啊,那待会儿带你去新街区玩玩,可热闹了!”我笑盈盈起身,很愉快的同他出了门。
  而回来时,已差不多到了申时,他送我到门口,和我约了明日的时间,便回了。
  是的,我与他约好明日一同回迎州。
  他们家在定溪的宅院还在,他原本打算同杨伯伯一起多住几日。但因为一些事情,他要先回迎州,所以也正好和我同去了。
  我站在门口目送着他离开,刚一转身跨进大门,就听见“格拉格拉”的马车声由远驶来。我再次回身出门,只见父亲牵着母亲正从车上缓缓而下。
  “父亲,母亲。”我开心的迎上前。
  “你这孩子,怎么跑出来了?”母亲笑着说。
  “夫人,小姐这是和闻远少爷出去约会刚刚回来呢!”采儿突然从后面冒了出来说。
  “喔?”母亲喜笑颜开。
  “我还担心你们太过拘谨,看来是不用操心了。”父亲也幽幽地开了口。
  “哎呀!我们……我们只是……随意走走。”我的脸又有些微红。
  “恩恩,走走好,走走好!”母亲应和,满目笑意。
  “对了容容,今日我和你杨伯伯说好明日让远儿陪你一同回去,也好有个照应。”父亲温和地说。
  “恩,这个我们已经说好了。”我点点头。
  母亲的笑意更深了,回头对父亲说:“你看,我们就别掺和了。”
  父亲也满面春风的和母亲进了门。我则跟在后头施施而行。
  那日晚饭,父亲也宣布了我同他婚期——开年后二月十八。只有五个月,日子有些紧,大家却都觉得不错。
  日期:2017-12-06 18:31:53
  九月十,今天我便要启程回迎州了,他来的很早,卯时就来了。
  那天,我们离开时,我对着父母亲说,等下次回来,我定是拿着毕业腰牌的!
  九月十一,两个人的时光总是不够用的。平日觉得遥远的路程,和他在一起,却又觉得要是路再远些,再远些就好了!
  那日,也是日暮十分,我们的马车停在了学堂门口。他十分贴心的搀扶了我下来,又替我拿过行里准备送我进去。
  “男子是不可以随便进入的。”我好意提醒。
  他却笑的不以为意,“忘记告诉你了,你们的总教习是我的书法老师。我今日正好顺道去拜访下他老人家。”

  “真的?”我惊讶的有些合不拢嘴。
  我们的总教习名为王言昭,是我们弘苍国当世三大书法名家之一。不过他脾气有些古怪,虽说是我们的总教习,但却是不授课的。除非得到他的赏识,否则是一概不教的。
  “走吧容容,你得在前头带路。”现在,轮到他好意提醒。
  “恩,好吧。”我几步走到了他身前。
  那时,我是一边带着路,一边独子小声嘀咕。已经在这呆了近九年的我,如今都还没听过总教习一堂课好吗?哎,果真不能人比人!

  “咦?容容你回来啦!太好了,终于不用一个人睡了”我们走到一大半时,一个身影突然从路边扑了上来。
  我后退三步到了闻远身侧,轻笑道:“是啊是啊,今日就来陪你啦!”
  “嘻嘻……咦,这是……”此时,芷菱才发现了我身边的闻远。她好奇地打量着他,大眼睛扑闪扑闪,甚是可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