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49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和他是娃娃亲,他父亲是我父亲一起长大的好友。只是十年前他家搬来了迎州城区,所以我和他也只是过年能见上几面。
  他比我大二岁,他家是做绸缎生意,有几家绸缎庄。不过听父亲说他对这些全无兴趣,他是个文人,为官的料。
  我也曾和芷菱谈起婚嫁之事,女孩子总是喜欢幻想的。芷菱说,她将来的夫婿定是要才貌双绝的,也要对她够体贴温柔,最好也只娶她一个。
  她问起我时,我却有些不好意思的告诉她,我其实有未婚夫了。她一听,惊讶的尖叫起来,又不停的问我他的各种,好奇的不得了。
  后来但凡过年回来,芷菱总会八卦的东问西问。其实,我对他并不怎么了解,每次见面都是在长辈们的聚会中,他总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不过,可能是从小就知道自己会嫁于他,对于他我总有一份说不清的情怀。

  今年开春我已经十三岁了,今天正是刚回学堂的第二日。画完日出以是辰时,我匆忙收拾了下就拉上芷菱往学堂跑去。
  早上是莫教习的选修课,她最讨厌迟到的学生,晚了怕是又得罚站了。
  “还好……还好……莫巫婆……还没……没来。”回到绣习室,芷菱气喘吁吁的说着。
  我也是一把瘫坐在位置上连连点头。
  莫教习是弘苍最有名的刺绣大家,是我们学堂特聘来的教习,为人严厉,但教的很好。其实我是很喜欢她的,但是芷菱却有些讨厌她,总偷偷喊她莫巫婆。
  我们每种课程都是有不同的习室的,我们每日一般是上四堂课。三堂主修是必须要去的,其他的选修则是每日定时的变换。然后就是三月一次的考核,平日和最终成绩相加最差的,往往是会被遣送回家的。
  而从我们入学到毕业,一般是要九年。所以,这样算下来,其实最后能真正顺利毕业的并不多。可若一旦毕业,我们这些女孩儿可都是会成为弘苍国内炙手可热的人儿。
  日期:2017-12-05 13:01:59
  弘苍六十三年九月初。
  日月如梭,时光易逝。其实感觉还没多久,却又恍然,原来我和芷菱认识竟差不多八年半有余了。而若无意外,再过三月我们就能毕业啦!
  “容容,你一毕业就要嫁给他了吗?”那日戌时,芷菱趴在我床侧好奇的问着。
  “可能是吧……父亲说,他家过几日会来纳征,顺便一同请期定下吉日。”我说着,脸便微微烫了起来。
  其实我也有三年没见过他了,这几年他去了大越国游学,上月才刚刚回来。
  “真好!我都不知道我的他在哪呢!”芷菱点了点我的额,有些羡慕地说。
  “去去,你家都快被别人踏破了!”我调笑着说。
  芷菱长的很美,是那种俏丽的美,大大的眼睛,深深的酒窝,一笑起来便分外讨喜。
  “哎呀,那些都不是我想要的。哎……找个中意的真真难!”芷菱突然托腮长叹一口。
  我笑着啪了她一下,“那是你眼光太高,小心嫁不出去变成臭婆婆……啊呀!哈哈……别别……哈哈……”我还没说完,就被芷菱一把抓住挠起了痒痒。
  “啪啪!安静些安静些,大姑娘家的吵吵闹闹成什么名堂!”我们的吵闹被门外管事的婆婆打断了。我和芷菱相视一望都忍不住掩口而笑。
  第二日,我是早早的就起了,我向总教习告了假,然后步履轻盈的向学堂大门而去。

  此时,大门口正停着一辆用黑楠木制成的马车。而马车旁,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正四处张望着。我笑盈盈的加快了步伐。
  “呀!小姐,这边这边!”我一出门,那女子便发现了,欢快的朝我挥着手。
  我笑意更甚,几步就到了她身边,我说:“采儿,这次你怎么也来了?”
  采儿是我的贴身婢女,只是学堂是不允许有侍婢和书童作伴,所以她就一直被我留在家中。
  “小姐,您这回可已经都半年没归家了,我和老爷夫人都快想死您了!”采儿边扶我上车了马车,边絮絮接着说着,“所以,这次奴婢特地像老爷请示了,要一起来接小姐回家。小姐,您这次可要在家里多带些时日,不然奴婢都不知道做些什么了。”

  “今年是最后一年,功课比较紧些,再过三月就好了。”我上了马车,有些不禁失笑起来。
  “嗯,不过小姐真是了不起。”采儿一上马车,就瞧着我又说道:“我听老爷讲,能从女学堂毕业的,是可以去宫里做女官的呢!”
  “那只是初步有这个资格罢了,没有多厉害。”我浅笑着为她解释。
  “反正在采儿心中小姐是最好的!”采儿语气坚定,然后她似又想到了什么,又突然道:“对了小姐,过两日闻远少爷就要同杨老爷一起来家里纳征了!”
  “昂?”我一时有些哑然,心也跟着波动了起来。
  “杨闻远”是他的名字。
  “小姐,好像每次提到闻远少爷您都会脸红诶!”采儿故意拉了长调。
  “哪有,好啦好啦,我还要温习些功课,不许在多嘴!”我说着,拿出了包裹里的书册低头看了起来。可是那会儿,脑袋也不知怎的,总时不时的会闪过他身影。
  日期:2017-12-05 14:58:47

  马车在回家的道上奔驰着,差不多是第二日日暮吧,它终于驶进了定溪县城!
  我们到家时,母亲早已守在门口。她见我落了马车,喜笑颜开的上来,一把将我揉入怀中。
  “你这丫头,莫不是你父亲写信让你回来一趟,你都不知道回家了!”母亲放开我,有些埋怨地说,眼神却是无比慈爱。
  “母亲真是的,之前还嫌我来的太多误了学业,现在倒又是怪我不归家了!”我有些撒娇道。
  “就你会说!”母亲轻笑,又道:“今日你大哥二哥也难得都在,先快些进去吧!”
  “恩恩……”我亲昵地挽住母亲的手腕,一起进了门。
  现在正值金秋,一进庭院,一股菊香便扑鼻而来。母亲最喜菊,所以家们家中可是到处推满了大大小小各色菊花。
  “容容,半年不见倒是越发像个大姑娘了,果然是要嫁人啦!”我们刚从庭院转过弯到厅前,就见大哥白晨迎了上来。
  “是啊是啊,明天都要来下聘了,母亲怕是想留都留不住了!”二哥白池也嬉笑着凑了过来。留下两位嫂嫂后头巧笑连连。
  “哥哥们就是爱取笑我,母亲你说是不是?”我跺跺脚摇起了母亲的胳膊。
  “怎么这么热闹,是容容回来了吧。”母亲刚想替我说话,就听父亲的声音从后头响起。
  “是啊是啊,你看看这些孩子,都没个正经!”母亲莞尔。
  “好了,先进去开饭吧,容容怕是饿了吧?”父亲边说,边命人去上菜。
  “恩恩,还是父亲最懂我。”我捂着肚子有些可怜的说:“要是有些桂花糕就更好了。”
  “这么贪吃,小心被你家闻远嫌弃!”大哥继续调笑着我。
  “大哥你太坏了!”我红着脸直跺脚。
  这就是我的家人们,父亲母亲,哥哥嫂嫂,他们都非常疼我,他们互相也恩爱非常。所以,我一直觉得世界就是这样美好的,毫无心机的。所以,我也一直觉得我和他的爱情,也能如我的父母兄长那般的美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