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48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迟未晚,迟未晚,我一直都很感叹迟枭为她取的这个名字,也喊叹她的一生,竟也如她的名字一般,“迟到,却也未晚”。
  是啊,就如她的爱情,迟了,却未晚。就如她生下小非浥,也是迟了六年才让佐原知晓,但这也不晚!也就如她真正想要婚姻的模样,虽然也是在她浪费几年后才得到的,但好在,那也未晚。

  是的,迟未晚最后还是和佐原在一起了!
  至于楚怀,她自食其果,她在迟未晚回来的第二年想害非浥,却最终害了她自己。她死了,就在那年秋天!
  就像我说的,善行终得善果,恶行也终有恶报!
  我是这样喊叹着,捏碎了黑玉。
  只是,我才刚跨出时空之门,就看到了此时正在星辰阁里来回踱步的大胡子!
  大胡子也在下一秒发现了,他几乎是一瞬间移到了面前!
  “哎呦,你可总算回来了!快快……你准备下,马上去下一个时空!”大胡子的神色看起来有些焦急。
  “这么急?”我几乎是脱口而出。
  “是啊!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再晚些你那魄就要没了!”大胡子边说边开启了时空之门,得空又回头甩了一块新的黑玉过来。
  “那总的给些线索吧。”我见大胡子恨不得立刻把我踹进去模样,只得乖乖接住黑玉,有些无奈道。
  “线索?哦对对!差点忘了告诉你,你有一魂一魄都同时在那个时空转世了!不过,你现在最要紧的,是要先找到那一魄,等融合了她,你再去管剩下的一魂!”大胡子神色凝重起来。
  不过,因为时间的关系,大胡子并没有给我属于她们的册子。他只简单的告诉了我一些有关她们各自的基本情况。

  特别是我要先去找的那一魄!
  大胡子说,她叫白容,其实她如今在那个时空已经过世了,只是不知道什么缘由,她一直未再去投胎!
  大胡子说,他刚探到她的时候,她的灵息很弱,应该是灵体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并且现在,他已经几乎快探测不到她了。
  大胡子说,我若在晚些,恐怕我那一魄就得灰飞烟灭l!
  我听的有些愣愣,却也极速步入了时空之门!
  日期:2017-12-04 09:50:05
  我来到这片世界只用了几息,可我找到她却是花了三日。或许是她的灵息实在太弱,时空之门无法精确送达。
  我找到她时她正蜷缩在一棵柏树之中,全无意识,灵体已近乎透明。
  我小心翼翼的把她带入了我的紫云阁,我为她输入了我的灵力,又用养魂液将她整个包裹温养起来。
  做完这些,我才大大地喘了口气,真是好险好险!
  我还有些心有余悸的看着养魂液里的她,她长的还不错,弯弯柳眉,杏眼粉黛。但若较之苏沫,却还是略略差了少许。
  苏沫,是的,她令我想到了苏沫!

  也不知是不是都是我一魄的缘由,她的五官竟与苏沫有七分相像!只不过,总体来说,苏沫可能看起来会更精致些,而她则是柔和。
  这或许,也是她们各自气质不同的缘由吧。
  因为在我眼里,我一直觉得,苏沫是出尘清冷的,不识人间烟火。而她给我的感觉,可能更多的会是温婉慧质,一个如暖阳般的女子!
  只是,我只是不明白,这样一个令人只看一眼就能对她生出好感的女子,怎么会有人把她伤成如今这般!
  她的状况,我看的出来,这应该是她的灵体被强制拉扯出体外后,又遭受了不止一次的灵体创伤!
  而且,如此想来,伤她之人也并非为了得到我这一魄的灵体。不然,他们也不会如此浪费的伤她至此!那么究竟又是为何,他们要置她于如此境地?反正我是想不明白的!所以,一切还得待到她醒来,才能为我解答吧!
  终于,十日后,我看着她逐渐凝实的灵体,我想着差不多了吧。也果然,在一刻钟后,她微颤着睫毛睁开了双目。
  “我还“活”着吗?”她的声音很好听,却不知怎么带着几分悲凉。
  “恩,“活着”。不过,你是怎么会伤成这般?”我是真的好奇,我的魄不同于凡人的灵体,一般是极难伤着的。

  她没答,只是苦笑一瞬,又反问:“是姑娘你救了我吗?”
  “恩,只不过我救你是为了我自己。”我坦诚道:“你是我的一魄。”
  “恩?姑娘是何意?”她有些不解的看着自己,又望向我。
  “你还是唤我魂千吧!”我不知道,原来她除了长的像苏沫,连叫人的词都与苏沫一样一样的!我这样想着,笑了笑,又接着为她解释道:“你是我曾经失散的一魄,不过后来你独自在这个时空转世投了胎。而我来,便是要将你寻回,我需要把你融回我的灵体。所以……你可愿意?”
  “我本应是要幻灭的,既然是魂千姑娘救了我。且听姑娘之意,我也本是魂千姑娘的一魄,那么,我又岂会不愿呢。”她说的很缓很柔,却始终有一抹淡淡的凄楚。
  “你可有什么心愿吗?”我总觉得她是一个很有故事的女人。
  “心愿吗?”她突然一笑,弯弯的眼角却是盈出了泪。
  “……”我看着她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能心中一叹。
  我知道,这一定又是个很悲伤很悲伤的故事。
  日期:2017-12-04 18:49:53
  弘历五十八年春。

  “芷菱,快些快些,你看从后山看日出果然更美!”一个十二三岁模样的小女孩扯着裙,边小跑边向身后差不多大小的女孩招着手。
  那女孩闻言也跑了上来,有些兴奋的说:“白容,果真好看!下次我们带些小点来,边吃边看!”
  “好啊好啊!就是要小心被教习发现。不然,又要说我们乱跑啦。”小女孩说着,坐在了一侧的草地上,拿出包里早已准备好的东西开始绘起画来。
  “嗯嗯,我可不想再多抄几遍教训!”叫芷菱的女孩有些可爱的嘟了嘟嘴,也欢快的画了起来。

  我就是小女孩白容。很幸运,在弘苍国,女孩是可以和男孩子一样读书习文的。弘苍有专门为女孩设立的女学堂,共十二所。
  所以,一般家境好些的人家都会想方设法把自家女儿送进去学上几载。
  我是九岁入的学,主修算术、商学和书画。我家是经商的,所以前两项我是必定要学的。而书画,则是我真正的喜好。
  芷菱比我小半年,和我同批入的学,我们头一天便相熟了。她学的是礼仪、琴艺和书画。因为她说,她要做个气质出众的才女。

  我们的学堂设在迎州,弘苍国富饶的大洲之一。我家在迎州的定溪县上,离学堂两日的车程,所以我一般是住校的。
  学校的寝居大多是两人一间,我和芷菱很幸运的分在一起。所以我和她在一起的时间是最多的。
  芷菱是梁州人,家里有许多土地租赁别人,从她家到迎州差不多要十日。所以,她是难得回一趟家。听芷菱说,她母亲在她出生不久便过世了,他父亲很快就娶了新人,所以她是不喜那个家的。
  我呢,其实是很恋家的一个人。所以,只要一得空就往家赶。我家在定溪有几家酒楼和茶馆,生意不错,也算小有名气。我在家中排行最末,我有两个哥哥,大哥两年前成的婚,二哥也是去年刚刚娶妻。就剩下我,但也早已经许配人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