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46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的心从来没有那样被揪起过,那些尸骸里有太多熟悉的面孔,而他又不知去向。我只能凭本能,凭地上凌乱的印记继续前进,我得找到他!
  就这样,那天在我继续片刻不停的找寻中,我又发现了几处类似打斗过的地方。也不知是多久,多远,总之我终于在一片密林,发现了大量的火光。
  我迎着光跑去,却又躲在了离他们几米开外。那是敌人的部队,他们和我一样,也在找佐原!
  而我躲在那,我听着他们那头零星传来的对话,我一边愤怒,一边不安,又一边庆幸着!
  原来先前,当楚怀还在陷阱时,她的哭声吸引了一名路过的敌军。那人听出了陷阱里有三个姑娘,他兴奋的跑回部队,将这事告诉了几名要好的伙伴。
  他们偷偷前来,却正好看到了同样赶来的我们,他们一眼就认出了马背上的佐原,所以他们当机立断回去禀报了此事。
  多么难得的机会啊,敌军将首又岂能错过!所以,他们用最快的速度集了几千士兵,前来围截!
  然,佐原是何等敏锐之人,他一早就感知到了从大地传来震动。也因而,他在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反应,他让我们立刻撤离,而为了掩护我们,他自己则选择冒险去引开那些有备而来的敌军。
  而现在我所听到的情况是,佐原就是在这附近,被他们用抹了毒的火焰箭,射伤坠马的!
  而我唯一庆幸的就是,他们也是在这,跟丢了他!
  日期:2017-12-01 17:44:38
  那天,我在这密林中,在始终离他们几米开外地方小心的探寻着。
  他们说的情况,他中的是改进过的雷公藤之毒。所以我断定他不会走太远,他一定是躲在这里的某处!
  那天,也或许是我的虔诚祈祷,被上天接收了。
  因为,他们那么多人带着火把都找不到的他,我却找到了,在一处极隐蔽的天然树坑中!
  当时,他已昏厥。
  好在,我向来都有随身带药的习惯。我在找到他第一时间,给他喂下了两颗我特制的解毒丸。虽说这不是针对雷公藤的解药,但这暂时也能保下他一命了!
  然,令我揪心的事,在我小心替他扯开衣裳检查时,我发现那箭正中在他的左腹!我虽看不清伤口,却能摸的到,那位置恰在脾脏附近!
  说实话,我那会儿真的不敢确定,他的脾脏到底有没用受损。我只知道,我若在不及时处理,光是他那处还在流淌着的血,就能轻松要了他的命去!

  所以,我又从怀里掏出了失血散,还有那把我从西洋带来的小刀,以及一根穿着线的细针。我深吸着气,小心的在箭头位置划了两道,然后我闭上眼,手上一用力,我用最快的速度拔出了那把毒箭!
  血在一瞬间奔涌的更多了,我完全是流着泪在为他撒止血散。我到现在都无法确定他的脾脏如何,我只能赌。
  我都不知道,当时我究竟是在他的伤口按了多久,又摸索了多久!总之,当我确定血不再流,而他的脾脏也未伤时,我感觉我整个人都瞬间无力了,那是一种人极度紧绷后的虚脱!
  那天,我摸着黑,凭着感觉一点点将他的伤口缝合了。而等我替他彻底包扎完,他竟是醒了。
  我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我知道他一定又皱眉了。因为他说,“迟未晚……谁准你来的!”

  声音不大,却透着怒意。
  可我那时很高兴,他能训人,好歹说明他暂时没事了!
  我小心的替他把衣服重新穿好,我俯身在他耳畔轻声告诉他,我说:“夫君,在睡一会儿,等你醒了,来接咱们的人也就该到了。”
  然而,我这话刚说完,远处就传来了疾驰的马蹄声,佐原的大军找来了!
  不过,他们还未找到我们,就又与敌军厮杀了起来。
  在这个临近破晓的深夜,双方都是火焰箭,而也正是这些火焰箭所燃起的火苗,暴露了我们的位置。
  那天,敌我双方,几乎是同时发现了我们。佐原的部下们在第一时间跑来相护,可马匹又岂能赶上飞跃的火焰箭。
  敌军将领是三箭齐发,佐原随手抓起两块碎石,往空中一掷,两箭被挡,而佐原的伤口也被牵动了,他来不及去投另一块碎时了。所以,在最后的关头,我起身去当箭。
  只是没想到,会被佐原一把扯开。箭没射中我,却从我右脸狠狠划过,也划到了佐原的臂弯。
  我只觉脸上火辣辣的疼,然后就与佐原一起摔在了地上。他的伤口被我撞到,我知道他很疼,他却一声未吭。
  那天后来,佐原的两名副将,在佐原的指挥下,一鼓作气灭了敌军。
  我知道佐原那时一定很愤怒,因为他在我们回营帐后,命令他的军队直接前往敌营,将他们一锅端了!

  而我在将佐原交给其他军医后,回了自己帐篷,我需要处理自己的伤了!
  可是,当我看着镜中自己鲜血淋淋的右脸,我第一次对觉得那样无力!
  我擦拭了伤口,也上了针对的药。
  可我知道,我的右脸毁了!
  若只是普通箭痕,哪怕在深,我都能修复,可这不是!
  那箭有毒,而火焰加剧了它的发作,怎么说呢,就像刺青,我被烙上痕迹。
  我对着镜子,很久很久,久到有军医在帐外唤,我才失神的替自己在那处包扎上了棉布。
  我随军医重新回到他的帐中时,他已经换洗干净了。他面色有些苍白的侧靠在床上,一旁则是嘤嘤哭泣的楚怀。
  我上前让他躺回去,然后唤人将楚怀拉开。他虽皱眉,却没说什么。
  我重新替他把了脉,也检查了伤口,所幸他已无大碍。我知道这里的军医能替他调理好,所以我很放心。
  还记得那天,佐原用手轻扶了我的右脸,他问我,“还疼吗?”
  我摇摇头,泪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记忆里,那是我唯一的一次,在他面前哭泣。

  他似乎也被我的眼泪吓到了,他说:“很疼吗?”
  我摇摇头,却说不出话。
  我那时其实已经做好了决定,我要走了!
  三年了,作为妻子,我始终觉得自己没有真正靠近过他!
  如今,我的脸也毁了!我又怎么能忍受,自己今后那半张脸,就这样印进他眸中,那太可怕!
  何况,看楚怀的肚子,恐怕不出两个月她就要生了吧!而我的性子,又岂会看开!

  所以,在下一个夜晚,我真的走了。
  我本以为,我会如自己想的那般,彻彻底底的从他的世界抽离,可是我居然怀孕了!
  其实,我曾经是有想过不要这个突然报道的孩子,不过后来,我也是真的很庆幸自己留下了他……
  日期:2017-12-02 10:59:04
  迟未晚道完一切时,东边的云朵已带上朦胧的白。

  迟未晚说,我若真无所不能,那么便替她斩了那根情丝吧!
  我要她考虑清楚,因为情丝易断,却不易接!
  且,只从她这一晚的字里行间,我就听的出来,她其实知道,佐原未必就对她没有感情!
  可她说,没关系的!哪怕他对她有情,可他们中间也永远会隔上一个楚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