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44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真?”我虽问着,人却直接起身了。
  可我脚步还没跨呢,外头就又跑来一人,是彩芝。

  彩芝红扑着脸,也有些激动道:“夫人,快些了快些了!据说陛下也已经出发了呢!”
  “好,这就出发!”我应着,快速迈着步,朝大门而去。
  门口的马车早已备好,我们一一上车,并嘱咐车夫尽量已最快的速度前行!
  只是不曾想,这京中如此宽阔的道路,亦能如此拥挤。特别是,越是接近城门,越是前遮后拥
  无奈,到后来,马车几乎是寸步难行了!不过我看距离已不远,也就下了马车步行向前。

  不过即使步行,要穿过人群挤到前头,还是有些吃力。特别也是那会儿,陛下到了,而他也刚好要进城了。
  那场景,说实话,我还从未经历过那样的热闹。望不到尽头还不断蜂拥的人群,那一声高过一声的欢呼尖叫,还有陛下特派迎接礼兵的激昂演奏,那各种声音与人群的汇聚……很震撼,也骄傲!因为那个被围在最中心的身影,那是佐原,我的夫君!
  然而,不知是不是真的有心有灵犀,反正当我踮起脚跟去看他时,他的目光也正好扫向了我!
  他看见我了,我忍不住欢悦起来,朝他灿烂而笑。他本似乎也是,因为我明显感觉到,他看过来的眼神里,分明带着惊喜。
  尽管,这惊喜只是一瞬。
  好吧,佐原又蹙眉了,在他顺便瞧过我四周之后。

  好吧,我大概是知道的,他又在嫌弃什么了!
  好吧,可这也不能怪我啊!今日,主要是人实在太多,也太挤!
  所以哪怕有半雪与彩芝的相护,我也还是免不了会与他人发生触碰。而这些人里,多半会有男子。
  我这样想到,只好有些尴尬的朝佐原一笑。我还用唇语告诉他,我说:“别生气别生气,我只是想来迎接你,我想早些看到你!”
  而佐原当然也是看懂了,因为我看到,他的唇也动了两下。只不过,他居然说:“胡闹!”
  好幽怨,可我还是立马用唇语解释了,我说:“不是胡闹,我只是未料到人能多成这般!不然我定是乖乖在家等哈!”
  然而,佐原好似能洞察我的心思,他直接朝我一挑眉,一副明显不信的模样。
  好吧,我心里默认。事实的确就是,我若知道,也还是会来挤上一挤!一是,这种有关他的热闹,我可是半次也不想错过的。二是,若真在家等,那只能待到黄昏了。毕竟陛下亲迎,依照往昔,他们必是要进宫谢恩,接受封赏的。
  我正暗想,纠结着该如何解释才不至于被他回家数落之时,我前头的人群却忽的散开了。

  我讶异而抬头,哪知前方一身山纹红甲的佐原,正直直的朝我踏马而来。我还未反应,却被他一俯身,带上了马。我只觉一阵眩晕,然后便落在了他怀中。如此熟悉,却又令我着迷的味道。
  我的心砰砰撞击着,我回头瞧他,他的唇正上扬着,他在笑……
  不笑倾人心,一笑动人魄,我一时不能自己。
  “坐好。”佐原低头在我耳侧一语。
  “好……”我轻笑着转回脑袋,头还晕晕的往他怀中靠了靠,好让自己坐稳。
  我们这简单的举动,落在旁人里却是说不出暧昧。也不知是哪名少女先尖叫出声的,反正到最后,是全场女性都在尖叫。
  那日后来,我就这样坐在了属于佐原的战马之上。我陪同他,一起接收着那全部属于他与众将士的荣耀。
  一直到城门外的仪式结束,佐原说,等路过家门,他会将我放下。他说,让我好好在家等他,他进过宫便尽快回来,虽然最快也要下午了,但晚饭定是能一起吃的。
  我当然是答应,我还想回家亲自为他煮上一桌饭。这些,可是我特意学了半年的。虽然技术不尽人意,但也总算跨过了难吃的境界。

  只是,总有那么多事,会是你怎么料也料想不到的。
  就像我没有料到,那日同样的人群里,只是几米开外,楚怀也在!而那第一声尖叫,便是由她发出的。只不过她是愤怒不甘,而她带起的其他尖叫,却满是祝福与欢呼。
  日期:2017-11-29 18:26:32
  我认识到楚怀的可怕,大概也是从那天开始的吧!
  那日,佐原将我放下时,其实已接近中午。我是随意扒拉了两口饭,然后一门心思的扑进了大厨房之内。
  珍珠丸子、罗汉大虾、杏仁豆腐、奶汁鱼片……我给自己列了一整张菜单,食材很足,我却很囧迫。说实话,独自倒腾了一阵后,我还是坚信,替人治病好像更适合我!
  然而,人有时候真的不能多想。因为我一这么想,门外就有下人就来报了。说是府邸侧门口正跪一个老太太指名要求见我,好像说是她老伴被毒蛇咬伤了,正在家中昏迷不醒着。
  起先下人们都劝说她,要她快去找京中医馆的大夫,可她就是不肯离去,哭着一定一定要求我去医。下人们无奈,只好前来禀报。
  其实我对于这些,是很乐意的。所以我一听此事后,也是急忙回房间拿了医箱,蛇咬这种事,真是万分也拖不得的。

  我出去时,老太太还在。我也顾不得多说些什么,只是让人扶她上车,然后直接出发。
  车夫在老太太的指引下,七怪八拐来到一处偏僻的巷前。
  这个是一个有些年头的院子了,所以外观会显得有些破旧,不过当我进门后,却又觉得里面的一切都很是整洁,许多家具还是崭新的。就比如屋内昏迷着的老太太的丈夫所躺的床,所盖的被子。
  不过我那时以为,他们大概是新搬来的住户,所以也并未深想。

  那天,我替老爷子诊治,他确实中了蛇毒,不过好在计量不多,蛇毒的毒性也不是很剧烈的那种,不会致命。
  我松了口气,安慰了那个不停流泪的老太太。我给她留了解毒的方子,也交代了煎煮的法子。
  老太太很感激,却在我告别时又拉住了我。她有些可怜,有些唯诺的问我。问我可不可以把马车借她一用,她说她实在没有力气再一步步走去药房了。
  我应了,而她又问我,能不能拜托我身边的姑娘替她去街口的豆腐店找一找他的儿子。她说她一个老太太,实在不知道该如何了。她说她知道我是好人,求我再帮她一帮。
  我当然不会拒绝,这并不是什么大事,反倒是彩芝有些不放心我一人回去。不过我告诉她没事,一刻钟的脚程而已。
  是的,虽然巷子绕的有些多,但距离着实不算远。于是那天,我就这样独自走在了回府的路上。
  差不多快到家那会儿,也就是在我快转出最后的一个巷子时,我前面突然迎来一人。
  “请问您是迟大夫吗?”那人有些谦和的上前问道。这是一个面容俊秀,且自带一股书生之气的男子。
  “我是。”我点头回应道。
  那人听到我的回答,不知怎么,显的分外高兴。他告诉我,他姓曾,京中人士。他说他的下巴与脖子连接处,从一个月开始莫名就红肿不止。他说他去看过许多大夫,药也用了不了,但就是不见好。他说他很早就听说过我,也见过我的画像。他说很意外也很惊喜能在这遇到我。所以他问我,可否愿意替他看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