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42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真的,其实我也是没料到,佐原只是来我家下了个聘,结果全城轰动,那各种热度,如今都消散不下!
  到后来,甚至连都亲自下了一道旨,除了恭贺我们,还为我们定下了一月后的婚期。我父亲那会儿,也已经激动的连摆了几日宴席!
  不过,其实至今,仍有一人是未知的,那就是楚怀!
  女人天生的强大第六感告诉我,楚怀是心仪的佐原的。以至于楚怀身边的每一个侍女,也都在刻意避着这个话题!
  佐原也没说!其实我不能肯定楚怀对于佐原,到底是怎样的存在。他对她是特殊的,我知道。同样我也知道,她对他的心思,他更是明白的!
  因为佐原说,她伤未好,有些消息还是不宜去惊扰她了。
  至于我不说,我只是觉得没有必要由我来说。
  然而,纸终究包不住火!
  日期:2017-11-28 10:13:07
  那是我与佐原大婚的三日前,那时候的楚怀,身体已经恢复了大半。

  因而,她可以下床,可以出屋,也可以在佐府四下闲逛了。因而,她也就瞧见了佐府内那满院的红灯,以及随处可见的大红喜字。
  楚怀本以为,这是为佐府其他少爷亦或小姐准备的。她欢喜地去问,一问再问,她终究知道,那是属于佐原的,佐原与我的!
  也是那一日,那日我正好要来佐府,来替她做这最后的检查。
  还记得那日,我推门进她屋时,那简直惊呆了。这间原本雅致至极屋子,如今满目疮痍,满地狼藉不止,桌椅摆设更无一处完好。
  我知道不好,疾步入内。
  里屋内,楚怀挥着不知哪来的棍棒,正四处敲砸着。她身边围着两名侍女,在不时的拉扯,小心安抚于她。还有两名则是直接跪坐于地,哀求着嘤嘤哭泣。
  “楚怀!你在做什么?你并未康复完全!”我出声喝止。
  她们也是到这时,才发现了我的到来。
  楚怀见是我,她如疯犬般突的扑向于我。我被她挥来的木棍击中,连推几步。侍女们看情形不好,四个人一起拉住了还想再扑的楚怀。

  “啊……你们放开我……放开!迟未晚!迟未晚……你居然还有脸来!”楚怀有些发狂的叫喊着,我知道,她知道了。
  “我是来为你例行检查的,你安静了,我们便开始!”我揉了揉有些发烫的手臂,好在她力气不大,只是痛几日罢了。
  “检查?什么检查?我好着!我不需要你!不需要……你滚!滚啊……”楚怀吼着,身体不住挣扎。
  “你不要意气用事,这是最后一次检查,我想之后,我亦不会再来!”我说的直接而平静。

  “你当然不会再来!因为你的目的达成了对不对?”楚怀恨恨盯着我。
  “楚小姐,我来的目的不过是替你医治,也希望你好好配合!”我说着,打开了随身药箱。我那时想,实在不行,就给她服颗静心丸。
  “配合?怎么配合……你说!是不是你威胁了佐哥哥!是不是你用我威胁了他!是不是?是不是!”楚怀怒吼着质问。
  她的话,也让我拿药的手慢下了半分。
  “给你家小姐服下。”我对着其中一个侍女道。

  “我不吃!迟未晚,我要你说清楚……”楚怀挣扎,侍女也不敢硬来。
  “你们在做什么!”也是这时,佐原来了。
  “佐哥哥……”楚怀见到佐原,马上一脸娇弱,梨花带雨。
  “你先回去,这里……我来处理。”佐原经过我身边时,这样淡淡说道。
  我不语,直接拿过药箱,就那么转身离去。出门前,我耳中楚怀的哭声还在,佐原的安慰,也在!
  我安静的到了屋外,我突然就又不想走了!原本,楚怀最后的话就刺进了我心底。何况,他还要在我面前这般呵护于她!

  加之,我确实曾脱口说过那样的话呢!可我最后还是解释了,我也给过他机会,是他说的要娶我!
  所以如果,如果真是因为她,那他又何必?可若是,不为她,那这又算什么?我怎么就没能见识过他这般的温柔呢?
  好吧,我承认,我所酿的醋,越酿越是酸涩了!
  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我那时的感受,也不知道自己那会儿,究竟在屋外站了多久!反正,等他出来时,我的腿已经麻木。
  “怎么还在?”佐原见我,蹙眉道。

  我不语,佐原就直接上前拉住我,一直到了府外的马车之上。
  佐原说:“今日之事,我且当没发生过。大婚在即,这几日你就好好在家休息。至于楚怀那,你派医徒来检查就是。”
  “今日之事?”我问。
  “不要再提,我说了我会当没发生过,也希望你不要再有下次!”佐原看着我,眉头依皱。

  “下次?那你得先告诉我这次是什么?”我只觉莫名其妙的好笑。
  “迟未晚,我说了不要再提!”佐原声音高了两分。
  “好啊!”我说着,拎过自己的东西。
  我想下马车,却被佐原一把拉扯住,我就那样跌坐进了佐原怀中,美色的诱惑,很不争气的我。
  是的,他一抱我,我的气就几乎消了大半。
  “你放开!”我嘴硬,其实我喜欢他抱我。特别是,他主动的揉我入怀!

  “好了,不要再闹了……”佐原拿开我手里的东西,声音却也是缓和了下来。
  而我一时,又不知道该如何说了。
  我其实还想问他,却也始终没再多言。算了,我也不想与他争执什么。
  记忆里,那算是我与他的第一次口角,因为楚怀!
  而后来的日子里,其实差不多每一次,也都是因为楚怀。她就像是一个抹不去噩梦,一点点吞噬了我所有对未来的期盼与美好憧憬!
  所以那怕是我与佐原的新婚夜,她依然……没有放过。
  日期:2017-11-28 18:47:14
  你有见过一整晚都独守空房的新娘吗?
  比如我,那怕就是一个红盖头,都是我自己,为自己慢慢揭下的。
  可其实,那晚他明明有来过!
  只是很遗憾,他刚与我靠近,她们就来了!
  一切都仿佛是最精准的算计,佐原的手才刚刚伸出,那两个楚怀房里的侍女就慌忙闯入了!
  这多凑巧,佐原甚至没能和我说上一句话,就这么随她们匆匆离去了。
  并且,一宿未归!
  所以我们的新婚夜,我是独自倚在床沿之上,等到了天明!而待他回来时,我也早已卸去了昨日的所有妆容。
  多可惜,他错过了我这一生中,最美好的样子!

  后来,我听为我梳妆的侍女告诉我,原来昨夜里,楚怀在闹自杀。而佐原去,是为了阻止她,安抚她,因为也只有他能安抚下她。
  是啊,他去阻止她,安抚她,哄她……却唯独丢下了我一人!
  不过,我什么也没说,更不想与他抱怨。
  我那时想,是啊,这是我自己选的路!我又不是不知道有楚怀,只要他不过分,我都以体谅。

  可是,有一种委屈……你们能明白吗?
  那是新婚夜后的第二日,我与佐原一同给长辈们敬完茶,一起回房后。
  “很抱歉……昨晚。”一进屋,佐原就开口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