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40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在,也终于是确诊完毕了!
  关于病情,我并没有和楚怀说太多。我只是告诉她,她的病症我知晓,也能医。不过,她也没多问什么,她似乎并不觉自己的病有多重。
  这大概,是他也没告诉她实情吧!我这样想着,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走向了外间。
  然而两个多时辰,未曾想,他竟然还在,还等在那里!果然是很关心呢!我不禁撇了撇嘴,那一刻,我觉得我尝到了源于爱情的第一杯醋。
  佐原见我到外间,又替我拎过东西,他示意我与他出去。
  日期:2017-11-26 19:03:10
  “如何?”到了屋外的佐原,这才开口询问。
  “确实是和我救治过那女孩一样的先天之症。不过楚小姐调理的好,虽说发病有三四年,但病症却比那女孩当时发病两年的情况还要好上许多!”我压下心头微微的醋意,还是很认真的回答了他。

  “那就好!”佐原说。
  我也是点了点头,我说:“我能治,但是也不是百分百的,有些情况我还是要和你说明的。”
  “你说吧!”佐原突然转身停下,毫无征兆的。以至于后头的我,根本没来得及止步,就那样直直撞进了他的怀中。
  “啊……”
  “啊……”

  两声惊叫,一声我的,一声是先前为我引路小丫鬟的。她手里捧着叠好的衣服,好像碰巧路过,却正好撞上了这一幕。
  这下,衣服全翻了,她手忙脚乱的捡起,偷偷瞄了我们一眼,还不忘用唇语和我说“加油!”,然后就红着脸一溜烟跑了。
  我当时已经从佐原怀中出来,我愣愣看着小丫鬟的背影,非常淡定的与佐原继续了上一个话题。要知道,工作期间我还是无比严谨庄重的!
  “楚小姐的先天之症你知道,那些寻常法,完全无法根治她!而我的手法可以根治,但也有风险。你若信我,我这几日就可以着手准备了。”我看着佐原,一脸自信。
  “什么手法?”佐原总是会选最精准的来问。
  “我的手法源于西洋医术,我会替楚小姐破肤开膛,她的病原在胸膛之内……这听上去可能会有些吓人,但只要配上特殊的中药,我能保证楚小姐全程不会有任何痛感,而且我也能将破开的胸膛完美复合!后期我也会给她秘制膏药,这样养段时间,疤痕都留不下的!”我一点一点的如实相告。
  我也告诉他,这就是这个手法的好处,成了就是彻底根治。但坏在,这手法总会有些不可控的因素,一旦失败,她就无法再醒来了!
  佐原耐心的听我说完,然后又问我,“风险是什么?”
  “风险就是术中其它不确定的因素了,比如突然的大出血,比如我没能控制好工具……”我尽量解释着,但也强调了我的信心。
  可是佐原还在问,他说:“风险最低是多少?那些因素,你可有处理对策?”

  我抬头看佐原,我望着他那双沦陷我的眸子,我突然就压下了原本到嘴的话!
  我承认,除了羡慕,我竟有了些嫉妒!
  他那样的人,他若问的如此细致,那么表明,他真的很在意她!
  而我那时不知道是不是妒忌心在作祟,我竟脱口对他说了一句话。
  一句真心,却又有违医德的话!
  我说:“佐原……你若娶我,绝无风险!”

  日期:2017-11-27 10:18:58
  是啊,“你若娶我,绝无风险”。
  这话一出口,我就知道,佐原又皱眉了!
  而这次……我几乎是落荒而逃的!
  我当时并不打算解释什么,也不打算和他说只是个玩笑,因为我那会儿心里确实有这样的一个念头——你娶我,而我一定替你救她!
  身位医者,我犯了大忌,我明白!
  我那时想,原来面对爱情,我也不过如豆蔻少女,空白而莽撞。
  记得当日,我独自回到医馆时,心还在不住起伏着,可理智却也总算回来了些。
  我拍拍自己脑袋,有些懊恼的趴进了大大的木桌里。这情形,也看的一旁的掌柜有些愣神。

  “丢东西了?”掌柜在我身上打量了番,询问道。
  我埋在桌子里甩甩头,表示没有。
  “没丢?那您带去的一堆东西呢?”掌柜又开口。
  我这才猛的抬头,是啊,我的那些宝贝不都还拉在佐原手里吗?
  我又捶捶脑袋,那只好让掌柜去喊个此时还算得空的医徒了。
  我亲自配了几服药,也附上了单子。我让那医徒现在就送去佐府,也顺便让他替我拿回那些东西。
  医徒应声,他接过了我手里的药准备出发。我却又是叫住了他,我斟酌了下,还是提笔写了一纸书。

  我说,那药是七日的量,他若不反对,七日后我便来佐府替她手术,希望他们也能提前做好准备。
  我说,有关先前的话,我是真心在问“可愿娶我?”。
  不过我说,事实上,不管他愿不愿意,我都会好好医她,尽我所能!所以,他也不必烦忧什么,我没有胁迫的意思……
  我是写完又瞧了一遍,才将纸折起,递给医徒。
  我说:“务必要亲自交于佐将军之手!”
  医徒很郑重的点头,随后便带着东西出门了。

  等他回来,天色也暗沉了下来!
  医徒拿回了我所拉下的全部东西,但也只是拿回了这些东西。
  我本以为佐原会给个口信,或者其他什么,但结果就是什么都没有!
  我问他佐将军可有看那一页纸,医徒却摇了摇头。
  自那日后,整整十日,佐原都没有传来消息。包括需要告知我的,他是非愿意让我继续替她医治。
  这中间第五日,我也曾去过佐府之外。那张告示不知道何时,已经不在了。
  我问守门的家丁,家丁说,这是我来诊病的那一日晚上,佐原亲自揭下的。而后,佐原就出府了,到那日为止,也都没有回来过。
  真的,等了十日,我本以为他是不打算再让我治了。

  我本沮丧着……然,第十一日清晨,我却在医馆门口看到了佐家的马车。
  车夫什么也没说,只用手势示意我上马。我正疑惑间,一阵清风卷起那车帘一角,只是一个恍惚,这属于我的心脏,又开始为他剧烈收缩着。
  我很不争气的一扫先前所有的失落,就那样满心欢喜跨上了马车。
  日期:2017-11-27 17:24:54
  宽大的马车内,佐原正襟危坐。
  他今日好似与往日不同,一身藕荷色缀红纹的罗衣,一头的墨发被白玉轻轻绾着,比往日松散,却又不乱!
  我愣愣瞧着他,简直没差主动扑上去!真的,他本就好看,今日又这么突然一着装,那简直简直……太妖孽了!
  “进来!”佐原见我傻傻维持着撩帘子的动作,忍了又忍,终于还是忍不住出声。
  “咳咳,好……”我尴尬一笑,然后毫不客气的入内,我只想挑他身侧坐。

  而佐原,他像是知道我会如此,他在我靠近他时,居然直接起身坐到了对侧。
  我很幽怨的望着他,他倒坦然,还很随意的指了个位置和我说:“坐那!”
  好吧,我也很知趣的,对面看他,好歹也全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