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38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一种打娘胎里带来的先天之症,儿时无碍,但一过十五就会慢慢显现其病症,年龄越大病症越重。最表面的表现是,嗜睡、无力、呼吸不畅,还有间接性的心绞之痛。
  至于更深层的,这就有些难说了。因为这种先天之症算是十分罕见的,罕见到那怕一个大明朝可能也找不到如此的两例!而若他们不治疗,一般撑是不过二十岁。
  所以我想,其实这种先天之症,怕大多大夫都是不知的!而我知道,因为我遇到过,更为这研究了整整一年!
  那是两年之前,我出诊回来,我在路边遇到了一个因心绞,痛晕过去的少女。她就是这种先天之症,这还是我查了三日,在一册古医孤本上找到的。
  为了救她,我几乎翻遍各种医书,又做了无数次大胆的尝试,最后我是将西医和中医结合后,才真的救了她!
  那时我很庆幸,庆幸自己去留洋学了西医,庆幸自己没有抛弃中医。因为她的病,不管是单纯的西医或中医,都无法单独的去治愈,不敢说百分百,但至少九成九是不能的。

  所以当我看到那张告示,那完全像是上天特意为我铺设的,靠近他的路!
  那么,我又岂能辜负了这一切!
  那么,我还需要一个最好的时机。
  是的,我得等,等他亲自来寻我。
  我想,他会来的!
  日期:2017-11-25 19:51:14
  那是我遇见佐原后的第九日,我想过佐原会来,但却未曾料过他会来的如此之快!我的预算,我以为至少还得再等上三五日。
  所以当药童进后堂告知我有贵客,当掌柜亲自哈腰将他也领进后堂时,我还有些愣愣。
  佐原也差不多,他似乎也没料到,这里这位江南中西医馆年方二五还不愿嫁人的奇女子,竟然会是当日码头之上如此轻佻的我。

  佐原的眉头又皱了,他盯着我,然后似确认般对我开口道:“迟未晚?”
  “对!”我回应着他的目光,嫣然一笑。
  “迟未晚”,这三个我自小便听惯了的字,不知为何,从他口中吐出,竟让我觉得那么莫名的动人。动人到,我的心都几乎慢下一拍,随即又开始疯狂的跳跃。
  就是这种感觉吧,心动至此!

  而他,在听到我确认后,眉又不觉紧了几分。
  我掩嘴轻笑,我说:“有那么意外吗?”
  佐原不答,却反而拿出一页纸摊开,随后问我:“这人,可是你医治的?”
  “对!我医的。”我走近了他几分,我拿过他手中的纸,那是我救过的少女的画像。

  “你懂这种先天之症?”佐原问。
  “当然!”我直接道。
  “你能治?”佐原继续问。
  “能啊!”我毫不迟疑的点头。
  “能出诊吗?”佐原望了望医馆里不绝前来就诊的人,回头问我。
  “能,但你得等我会儿!”我说。
  “好。”佐原颔首。
  见他答应,我忍不住又笑了。我驱散了一旁的人,让他们各自去忙,顺便为我准备出诊要用的东西。
  人都走后,我凝着他有些俏皮地说:“那现在,该换我问了吧!”

  佐原明显一愣,后又释然了些。我知道,他后来大概是以为我要问问关于病人的事。
  可我却不是,我要说的是,“佐原,你可曾婚配?”
  毕竟,他们那样的人家,民间谁又真的知道,他万一暗地里已经婚配呢?
  所以,我用我觉得最温柔的声音,那样问了!

  “这和出诊有关?”佐原反问,眉头又拧成一线。
  好吧,我又想逗他了。
  我朝他眨眨眼,我说:“这个大概是和我有关,而我与出诊有关,那么这应该算和出诊有关的吧……”
  佐原近乎无语,不过最后他还是吐出了两个字。

  他说:“未曾!”
  其实,我今日本也打算问了这个就罢。可看着他,我不知怎的,心里的话就那样脱口而出了。
  我说:“佐原,那么我如何?”
  这话,这突来的告白式的问题,把佐原惊了,也把我惊了。
  因为按我本来的想法,我是要先与他相识,再让他基本了解我些,最后才是告诉他我心意。这样,那么不管他拒绝或是答应,我都是无憾的。
  可……我有些懊恼的捂着眼,完了!完了……
  “你平日都是这么和男子说话的吗?”一阵沉默后,佐原忽然开口。
  听见他问话,我无力的扒开自己的手。算了,说都说了,也不能收回去。
  “我平日都不是这么和男子说话的!我很挑的,我只和你这么说!”我顺着他的话说,一脸真挚。
  可是佐原并不为所动,他反而挑眉看我。而我也才发现,原来他也不是一只完全的小白羊,因为他说:“是吗?那上次那个公然与男子在码头相拥贴脸,而不以为意的女子,就一定不是迟大夫了吧?”
  “是我……那只是一种礼节,西洋的礼节!”我解释,一脸坦然,其实心里在撞墙。
  “这样……那迟大夫何时出诊,时候不早了。”佐原提醒。
  “现在吧!”我说完,又是一愣。我怎么就被绕进去了呢!
  不过,他这样也算没拒绝吧?那么,我也算能按原计划继续了吧?好吧,今日就算揭过吧!不拒绝就是好事啊!

  我这样想着,脚步又轻快几分。
  我跟着他出了医馆,我上了佐家的马车,而他走向了一旁的骏马。
  那一路上,我一直在透过车窗凝望于他。
  他今日着一身白衣,骑于黑色骏马之上,树影斑驳,而他一尘不染,只一背影,却足以令我流连。

  真的,我从来没想过,原来背脊挺秀至此的男子,也能有这般优雅入画的风姿。
  “佐原……”我小声呢喃着,也只是第二面,我竟觉得,自己已完全坠入你的无尽深渊里。
  我的声音很小很小,我自己都听的那么不真切。而佐原却仿佛是听见般,突然回了眸,居然还又皱眉!
  我有些不满,所以在与他四目相对时,就没忍住撇了撇嘴。他倒好,直接又将头转了回去,可在那一瞬间,我分明瞧见了他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

  那也是我这一生都无法去忘却的画面!
  阳光撒在他身侧,他眼中的光如星河璀璨,他嘴角上扬的弧度,又恰好化开了他那线条分明的侧脸。
  真是彻底被蛊惑了!
  我那时想,佐原,我得嫁给你!
  日期:2017-11-26 10:45:59
  马车是一刻多钟后停下的,而我那时却感觉,时间也不过俄而。
  我透过车窗,发现佐原已经下马。我用双手分别去拎了自己的中医药箱与西洋器材,也是准备从马车下去。

  我一手一箱的破开马车帘子,没想到佐原就候在外头。我看他,他也正瞧着我,如此近距离的对视,这多少令我有了些恍惚,以至于我拎满东西的双手都有些停顿了。
  我未反应,他却一伸手,直接拿过了握在我掌心中的箱子。因为没有准备,所以当我感觉手一轻时,身体已经不由的踉跄起来。
  我惊呼,我以为我会摔下去,我身体一斜,我也果真要摔下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