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37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一直都忘不了他那双眸子,明明淡雅如雾,又好似星空般深邃!
  只一眼,就令我沉沦!
  如今想来,若我当初没凭感觉去望那一眼,该有多好。
  不过,我有时也庆幸多望了那一眼,毕竟他给了我非浥!
  还记得那天,我吩咐车夫还有随行的侍从,我让他们先将查尔与大卫带到我早已备好的住所。我告诉他们,我有事,随后就来。这可能就是别人常说的见色忘义吧!反正我当时,的确满眼满脑都是船上那人!
  所以送走马车后,我便在码头寻了处好视角,我就那样倚在海岸的石栏之上,我一手托腮,带着笑静静注视着他。

  那日,海面带着轻风温柔的与他靠近,他一袭水墨袍衣袂翩飞,几缕墨发更飞扬的肆意。
  他是一个看起来很清雅以至的人,不过眉宇之间又隐隐散着一种漠视一切的心气,举手投足更是添了几分生人勿近的霸气与冷意。
  可我不知怎么,越看他就是越想靠近,越想靠近心跳就越紧,心跳越紧也就越想继续看他,无限循环!
  我没想到,原来这世间,竟真有如此合我心意之人。
  不过,或许是我的注视太过大胆直白。这中间,船上那人有若干次冷着脸向我回望,他的眉头也愈皱愈紧。
  而我,有好多次都忍不住轻笑出声,我忽然就想逗逗他。所以,在他又一次回望我时,我对着他送了个秋波。
  这下,他的眉头算是彻底拧在了一处。然后,这次不用等我笑出声,他便直接收回了视线,随即转身去向船楼。
  我想,他大概是没遇到过我这种未婚就敢赤裸裸盯着少年郎欣赏的女子。也是,看看我周遭,那些同意忍不住想要去看他的少女们。她们也不过只是偷偷瞄了他一眼,脸便羞红的直往下低,一副副绝不敢再瞧半分的模样。

  记得那天后来,也就是在他进船楼不久之后,码头上忽然就来了一队人马,这其中有一辆最为宽大的马车跑在最前列,那车还不偏不倚停在了我身侧。
  那么,我不打量都是不可能的了,毕竟我也想看看哪家的车马,竟设计的如此气派。主要还不是张狂的那种气派,这种气派是有些低调,但让人一看又觉不凡的气派。
  好在像我们江南,只要有专属车马的人家,一般都会在自家马车上注好家印。这辆也有,“佐家”,江南大族佐家,几代为官代代显赫的佐家,当今一品大员佐太傅的佐家!
  好吧,这样的人家,这样的车马,也就合理了。我正想着,又忽然惊觉,他们这方向,他们来接的目标,分明就是那人所在的那艘船!
  果然不多时,那人便又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之中。他是直直朝着我身侧的马车而来,我想他是看到我了,因为我分明看见他舒缓的眉头再一次的皱了起来。
  看来,他也是印象深刻了,虽然不是我期盼的那般,但是能记住我就好。我想着,又忍不住朝他眨眨眼。
  他是彻底无视我了,他扭头去看身后跟着的轿子,那顶从船上缓缓抬下来的轿子。
  他看,我便也看,

  我真的是直愣愣瞧着那轿中女子,被两个丫鬟簇拥着扶出来,接着又小心翼翼扶上马车的。这得又多娇气啊,我摇摇头,直接无感。
  好在,他与她没上同一辆车马,他只是目视着她上去,然后我听见他吩咐车夫,要小心将她送回府。
  他的声音,和我想的一样好听!
  车夫应是,驱马直离,而这后头也跟上了半队人马。
  至于他,他在目送他们离去后,选了匹好马,也欲离去。
  我其实,今日并不打算多纠缠于他,适可而止我还是懂的。已经有印象了,我可不想让他将着印象再恶化。
  可他不知为何,本要离去,却又突然停在了我身旁。他像是要和我说什么,不过终是策马离去。
  我虽一头雾水,却满心雀跃。
  空白了二十五年,我终于遇见了爱情!
  日期:2017-11-25 09:46:59
  我遇见爱情后的那段日子,怎么说呢,反正就是觉得一切都变得那么鲜活。
  我派人打听他,这只耗了一日。
  他竟是佐原,佐太傅之子,也是如今战功赫赫的定国将军。
  其实,佐原的事迹我是一早就知的,他太有名了!
  佐太傅之子佐原,十五领兵上战场,平漠北之乱;十六岁真正封将,同年请命西征;十七岁,西征胜利,成功替大明再阔疆土;十八岁又收腹女真,得圣上亲赐府邸;十九岁……
  总之,如今也不过二十二的佐原,在我们大明朝怕是无人不知的,特别是各家的闺阁少女们。因为据传,佐原将军俊美绝伦,最为重要的是,他至今未曾婚配!
  所以,我当然也知道佐原!

  而我所不知的是,原来他既是佐原!
  那么,我的眼光还真是有点毒辣了!
  毕竟,哪怕先不论我和他家世背景的悬殊,也不议他个人的功成与名就,就单凭他传言中不好女色这一点,就足够我折腾了!
  不过,我那时虽觉有些棘手,但依旧满怀热情。总得试一试的,对吧!
  何况我总觉得,我这二十五年只一遇的倾心,那份心动,即使他不为所动,我独自一人,也能品味很久很久!
  但无论如何,至少现在我想告诉他,我为他所动!
  所以后来的几天,在我终于处理好分馆的各项事物后,我便开始关注起他的行踪了。

  我本以为时间会有些紧迫,主要依照往常,佐原一次最多只会在江南住上半月。
  因为佐原自己的府邸在京中,而江南佐家的这个府邸,他如今每年都只是来短住几次作为探望。
  但意外之喜是,因分馆忙碌过后的我听说,佐原这次回江南是为了替人寻医,期限二月!也就是说,他至少会在江南呆上两月。
  两月,加上寻医!
  为什么我忽然觉得,还真有点天助我也的感觉了!是以我的经验,人多行善,总归有所回报。
  而后,在我稍稍一探听下,我还知道原来佐原回来的第二日,也就是佐家府邸外,竟贴出了寻医告示,还是重金相寻。
  所以说,这几天的佐家简直是门庭若市!
  要想,一个江南,那得藏了多少名医啊!

  只是可惜,那张告示迄今为止还未有一人能够真正的揭下。
  真的,一切就像是被刻意安排好的。
  那日,差不多快傍晚了吧,收到消息的我,得闲跑去了佐家府邸外。我倒也想瞧瞧,到底是何病症需要如此的兴师动众,却依旧难倒众人。
  我到那,那处贴告示的地方,还真有些热闹呢!我不过就在一旁站了半个时辰,这前前后后可是换了不少看客民众。
  当然,这中间是有不少大夫模样的人的,他们中也有不少自荐进入佐府的。不过与此同时,佐府门内也有不少灰着头,沮丧着脸出来的大夫们。

  我静静站着,天色渐渐昏暗下来,人群也总算满满散去,我这才不紧不慢的走向了那张告示。
  告示的内容我瞧了,病症也明了,我却又诧异了!我若没看错,也没断错,这病我知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