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35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知道吗?”大胡子也问。
  “……”我摇摇头。
  “对啊,你自己都不知道,那要我如何知道?别忘了我遇到你时,你已经是这般了!”大胡子合理解释,随即又开始语重心长道:“所以啊,要得到答案,首先你得要好好修炼,好好去把那些个剩余的魂魄融合回来。至于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和事都不要去想了,也别管,别理会!”
  “好吧……”我虽然有些哭笑不得,但事实往往就是这样。

  “给,下一魄的!你几时准备好,就几时过去吧!老样子!”大胡子说着,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本册子。
  “好!”我接过道。
  “我还有事要去处理,这就走了……”大胡子话音未断,人就凭空消失了。
  习惯就好啊!我扬着手中的册子轻笑。
  日期:2017-11-23 11:04:25

  我的这一魄生于永宣盛事,她叫迟未晚,一切未晚的“未晚”!
  迟未晚是江南大商贾之女,她的父亲迟枭是当时明国最大的海运商人!
  因而,迟未晚自小就随父亲出过海,见识过外面的世界,也接触过金发碧眼的洋人。
  迟未晚会洋文,这是和父亲迟枭学的。
  迟未晚喜欢随父亲去西洋,她对那的一切都很好奇,特别是西洋医术,那完全是不同于中医的一门学问!
  所以,迟未晚在自己十三岁生辰时求了父亲,她想留洋学医。
  迟枭同意了,他是个豁达的人,自然也是个开明的父亲。
  迟未晚就这样踏上了留洋之路。
  而等迟未晚学有所得,是六年后的事了。是的,等迟未晚回来,她差不多也快双十了。
  双十这个年纪,作为一个未婚女子,在西洋其实并不打紧。可若是把它放在当时的明朝,那么迟未晚已经算的上是一个彻底的老姑娘了!

  不过迟未晚并不在意,她的思想已经完全不会被当时的礼教所束缚。
  她是学西医的,因此在她观念里,她的年纪其实并不需要太着急成婚。
  何况,她向往西方的自由恋爱!是以,她并不想和当世其他女子那般,就那样随意的嫁一个长辈口中千好万好的陌生人!
  好在,迟未晚有一对好父母,他们理解她,也从不勉强她。
  迟未晚说,她还不想嫁人。
  迟枭说,没事,家里养的起!
  迟未晚说,她想开个医馆。
  迟枭什么也没说,却在当日直接为她盘下了一家好位置的大店铺。
  旁人说,迟枭简直是在陪迟未晚胡闹!
  迟枭却说,人活一世,也不过百年。所以,他只求妻儿安康快乐,只求儿女能照着自己的心意走完属于自己的人生路。一生何其短,一切顺心就好,又何必强活于他人之眼!只要无坏心,不做恶,只要顺心快乐的做自己,这才不枉此生!

  迟枭真的是个好父亲,迟未晚知道,也很感恩。
  所以,迟未晚对于自己的医馆真的十分上心!
  迟未晚虽然是学西医,但她也崇尚中医。因而,迟未晚的医馆不仅有她特意请来的西洋医生,也有江南本土的中医大夫。
  迟未晚还特意收了些学徒,都是她亲自挑的,不论男女,只看天赋与勤学。
  迟未晚医馆的牌匾是“中西医道”,这样一个医馆名,可能在当时会有些怪,也有人指指点点。
  可也就是这样的四个字,在一年后几乎响彻整个江南。是的,迟未晚只用了一年,便让她的医馆在江南站稳了脚跟。

  而到第四年,“中西医道”四个字更是扬名了整个大明王朝!
  因为在第四年,迟未晚进宫为太后诊治,她救了太后一命。为感恩,亲自提写了“中西医道”四个大字送到了江南。
  并且,圣上还下了一道圣纸,他对迟未晚多加赞誉,亲赐良田,绸缎,金银!
  迟未晚倒不觉什么,她家并不缺钱财。迟枭确很是激动,迟枭说,她女儿比他出息!
  也是那年,迟未晚二十四,她已经到了一个,在那个朝代,不会再有人问津亲事的年纪了!
  然而,或许是有了圣上的赞誉,他们家那个明明消静的门槛,被人一夜踏破。而且,来者竟都是江南的名门望族,其中也不乏官宦世家。

  迟枭惊了,因为哪怕他经商再好,再显赫,对于这些世家大族,其实他仍都不算什么!可如今呢?这些大族竟然一一登门,只为求取他的宝贝女儿。
  迟未晚也惊了,不过更多的是“吓”!因为诱惑太大了,她可不想父母一激动,就这么把她给许配了!
  好在,他们扛住了,他们了解她。
  就这样,时间又悄悄过了一年。
  而当大家都以为迟未晚要终身不嫁之时,迟未晚却终于遇上那个让她一见倾心的人。

  那人叫佐原,是江南大族佐家,佐太傅次子佐原。而这个佐原也是当朝从二品的定国将军,他还比迟未晚小了三岁,真可谓少年才俊!
  只是这样一个人,迟未晚本是无法高攀的,何况他似乎早有心仪之人。然而,谁都没想到的,迟未晚就是成功嫁给了他!
  迟未晚本以为,她离幸福只有一步之遥了。她只要再努力一点点,一切都会变的很美很美。
  可是,婚后的迟未晚渐渐明白,她错了!是啊,一切都与她想的那么不一样,她打动不了他,更赶不动那个立在他心头的人!
  真的,这婚后的一切,都让她感到无力。那个原本永远乐观主义的迟未晚,正一点点被各种烦忧困扰住。所以,她迟疑了。
  特别是在婚后第三年,他纳妾,而她又破相之后。迟未晚终于受不了了,她逃了,想放过他,也放过自己!
  是啊,那时的迟未晚是多么怀念还没有遇见他的日子!她怀念曾经的自己,她想去寻回那个自己。
  可是,她怀孕了!她知道她的这一生,恐怕是怎么都无法从他的牵绊中,彻底抽离了!
  所以,迟未晚只想尽量离他远些,再远些!
  所以,她又去了西洋,她也是在那儿生下他们的儿子。她给他取名“迟非浥”,非要的“非”,浥尘的“浥”。
  而后来的那些年,迟未晚也一直都留在了西洋。也只有每年春节时,她才会回来看看父母,看看如今的中西医道。
  不过好在,迟枭也会常常去西洋看望他们母子。她的医馆也被她的徒弟们,发扬经营的很好很好!
  然,命运就是这样,在迟非浥五岁那年的春节,她又遇到了他!
  六年未见,他看起来一切都很好。据说,又加官晋爵了,还有了一儿一女。
  而她似乎,还是有些糟糕。

  她的脸好些了,却依旧能隐约看出当年留下的红痕。
  而她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平静的心,只是望了他一眼,便又再次起了涟漪。
  现如今,正是这个时候。
  我放下册子,又调息打坐了会儿,然后一扭身到了星辰阁。
  日期:2017-11-24 09:41:58
  我到迟未晚的世界,也是个夜。

  此时,迟未晚正在房中哄着五岁的小非浥。
  “娘亲,那人真的不是小浥的父亲吗?”小非浥躺在床上,他不停眨着大眼期盼的问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