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29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晚,他们是十点半走的,安欣说想送我,我说我还约了人。
  安欣走前拥抱了我,她说她真的很喜欢我,是那种发自本能的喜欢。我说,我也是。

  不过,我不会说的是,我是发自本能的排斥她。这样想着,我突然觉得自己可能有点像坏人了。
  那晚,我用棉签小心的去粘咖啡杯上安欣碰过的地方。我粘了三根棉签,装进了三个不同的封存袋。我怕万一,所以想着还是多存几份……
  到了第二日,我是早早就拿了一份棉签去了DNA检测中心。我想,只要再拿到安欣父亲或者母亲的样本,我就能对比出这是不是真正的安欣。
  不过想到这,我又为自己留下了样本。我想,如果她不是,那么我自己也是需要和他们做比对的。
  只是,这结果是需要等上几天。这几天我也正好想办法去拿安欣父亲或者母亲的样本。

  但令人绝望的是,这几天里,我不止一次找到他们出入的地方,看到了他们,可我却始终无法靠近他们中任何一个。
  一直到了第五天,今天是拿检测报告的日子。我忐忑的走在去实验中心的路上,我想,我可能还是需要现在的安欣,需要借助她去到他们家里。这样,总会有机会的。
  那么,还是先拿到她的报告再说吧!
  日期:2017-11-19 21:31:02
  安欣的DNA检测报告出来了,我的也是。
  但令我始料不及的是,我们的两份报告是完全一致的,这是出自同一个人的DNA。

  我问过窗口的人员,也进去问过研究员,他们说没错,这就是我提供的那两份样本检测的结果。
  那么,或许是我弄错了。
  这样想着,我又回去重新拿了备份好的棉签过来。这次,我是检查了无数遍,确认无误后交给他们的。
  而这一次的检测,只用了三天!
  工作人员打我电话后,我是二十分钟内赶到的。
  可是这一次的结果,两份DNA又重合了。我问研究员,双胞胎会发生这种情况吗?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否认的。
  我说,可我这两个样本分明就是两个人的啊!

  我说,会不会是你们弄错了呢?
  我记得研究员当时的眼神,他觉得我大概是疯了。
  最后,我只能拿着那两份报告,傻傻坐在一个马路口。
  我又要想想了,我觉得我好不容易理出思绪,又被狠狠搅乱了!
  是啊,什么叫同一个人?我们分明是两个独立的完整的个体啊!

  我想,我可能需要去看看那些科幻大片了!我需要冷静,需要最清晰的思维!如果不是我疯了,那么我只能用最超前的科学来解释。
  第一,我或者她,我们其中一个来自平行时空!
  第二,我或者她,我们其中一个来自未来世界!
  第三,我或者她,我们其中一个是克隆人!
  第三!对,论现在的科技水平,第三是最合理的!那么接下来,我得明白是谁造了我们其中一个!
  我知道,这种技术应该是不被允许的,无论那个国家!毕竟,这太违背信仰与道德伦常。
  那么他们偷偷研究,并且真正克隆了我们是为了什么?还有我脑中的记忆,为什么我会有陈乐乐的记忆?为什么要让我变成陈乐乐?目的呢?
  陈乐乐?想到她,我猛的从路边站起,带起的风吹散了一片尘土。
  我突然感觉自己真是蠢的彻底,为什么先前一定要纠结在安欣这个未知的人身上!我明明可以从陈乐乐身上突破啊,她才是真正清楚明了的当事人啊!
  何况,陈乐乐说过的啊!她是被人抓走的,她手上有那么多针孔扎过的痕迹,我替代她的这几年她也一定经历过不少!
  真的,我之前怎么就会忽略了她呢?看来,我又得回南港了!
  回到南港,是那天的傍晚。

  “叮咚……”你会发现,有时候按门铃也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
  “吱嘎!”开门的是陈乐乐。
  我和她都愣了,说实话,当你突然看到和现在的自己模样相同的人时,总归是有些别扭的。
  “你来做什么?”陈乐乐问,语气并不算友善,却也却没有了第一次见面时的敌对。至少,她没有直接摔门。
  我望着她笑了笑,我说:“乐乐,外头有点冷,让我进去说吗?”

  她似乎被我笑的有些莫名其妙,但她还是侧开身,留了一个我能进去的位置。我想,她其实也是个心思很单纯的姑娘!
  家里,母亲并不在,其实说准确些,是乐乐的母亲。可我毕竟叫了那么多年,要改还真有些不习惯。
  乐乐说,后天就是除夕夜了,所以母亲这两日晚上都要去亲戚家喝年酒。而她不想去,就呆在家了,没想到会等到我。
  那天傍晚,我和乐乐一起对坐在沙发上。
  “乐乐,我去查过了,我的确不是你!很抱歉,我之前替代了你,尽管我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看着她恳切道。
  她沉默了下,接着居然起身为我泡了一杯茶。
  她将茶递给我,然后有些局促地说:“妈妈和我说了,其实……这几年也多亏了你……说实话,如果没有你这几年,我也不知道等我现在回来,妈妈会是什么样子……”
  “谢谢你不怪我。”我对着她发自真心感谢。毕竟,当我自己面对现在的安欣时,我可能还做不到乐乐这样坦率豁达。
  “不用,其实我上次也说了很多伤人的话。而且我知道,你应该也是他们的试验品,你也是受害者!”陈乐乐忽然说到了重点。

  “他们?乐乐,你能告诉我你知道吗?”我放下茶杯,直直看向乐乐。
  乐乐也看着我,然后她点了点头。
  日期:2017-11-20 08:31:34
  乐乐说,她那年是在去学校的路上被人扎了一针,她晕了过去。而待她醒来,她已经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
  那是一个很大很大的房间,至少有好几百平米。这里面整齐的排列着一个个的玻璃牢笼,就像乐乐呆的那个一样,每一个笼子里都困着一个人。
  他们中有挣扎的,亦有麻木的。乐乐说,他们每一个笼子外都贴着编号,编号越小的,里头的人越可怖。她说,其实那里已经有很多人不再像人了,真的很可怕。
  乐乐说,她在那里哭了三天,一直到第四天,她被两个戴口罩穿白衣的人,带到了一个奇怪的房间。
  他们给她注射了一种蓝色的液体,然后他们好像是又对她做了一次很漫长的检查。因为放玻璃牢笼的大房间里有钟,所以乐乐知道她回来已是第二天。
  也是那一天,乐乐呆的玻璃牢笼上被贴上了一个绿色的条子。
  乐乐是在那关了半年才知道,每个玻璃牢笼上不同颜色的条子,就代表了这里面每一个人不同的命运。

  黑色,被贴上黑色字条的玻璃笼里,几乎每一个人都成了怪物,因为黑色代表身体试验。
  白色,白色应该是有关大脑实验的意思。因为,贴白色的这些笼子里的人,大多都有些疯癫。
  红色,乐乐说贴上红色字条的笼子里,很多都是双胞胎,而他们也是这些笼子里最安静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