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28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上去是个很让人安心的卧室,你很喜欢这个色调吗?”Miss李问。
  我重新望了一眼这个房间,我点点头道:“起先是母亲很喜欢这个色系,后来渐渐我也会欣赏了。咖啡色系平和安宁,素净淡雅,有岁月积淀的敦厚,温馨、纯粹、低调。”
  “是这样的,你母亲很会生活。那么,你觉得你自己是个怎么样的人呢?”Miss李再问。
  “我吗?我觉得我可能是个爱玩爱自由的人,但是我却一直在做一个父母眼里最乖巧懂事人。”我说。
  “那你一定会写日记吧,还记得放在哪吗”Miss 李说。
  “放在床头柜的第二格。”我说着,也走过去打开了那个抽屉。

  那里面放着几本相册,相册底下就是那本很厚很厚的日记,我望着它有一点点的出神。
  “你可以打开来看看,或许这里面会有很多你不小心关上的记忆。”Miss李仿佛能看到我的一切。
  “好。”我轻声回着,然后翻动了日记本的第一页。
  这是一本定制的日记书,所以它的第一页是书本主人最基本的信息。

  姓名:安欣
  性别:女
  星座:处丨女丨座
  血型:AB型Rh阴性
  ……
  那本日记,我只翻了一页,因为那一页的“血型”两字,令我豁然开朗!
  我从MIss李那出来时,心还在怦怦直跳。我以前怎么会没想到呢?陈乐乐是普通B型血,而安欣是AB型Rh阴性熊猫血,我完全只要去医院验个血啊!

  所以那天下午,我出现在了东港医院的验血区,我手里握着的,正是刚刚拿到的检验好的单子。
  AB型Rh阴性血,在预料又觉得不可思议,原来我真的不是陈乐乐!
  但是,我也无法说自己就是安欣。毕竟,我见到过那个女孩,她是存在的。除非就像我和陈乐乐,我顶替了乐乐,而她代替了我!
  想到这,我整个人急急打了个冷颤。对,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不然,我实在也无法解释,为什么我除了有安欣的记忆,还有安欣那种几乎找不到的熊猫血型。
  “嗨你听说了吗,我们大学里那个凌小晴,眼睛很小,鼻子又大那个?”
  “听说了听说了……真没想到啊,她那模样也能给人当小三?”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她两年前为了追这个男人去整了容。她现在可不一样了,漂亮的很呢!”

  “哇,还有这事?”
  “是啊是啊!而且……”
  不知何时,我前面坐了两个三十左右的女性,当然她们的对话也一字不差的落入了我的耳中。
  我的思绪被打断了,但同样,她的话也给了我新的启示。其实,之前陈乐乐也说过,只是我当时并不以为然。

  而现在,我是直接起身跑去挂了整形科的号。
  两个小时后,我如愿坐在了整形科专家的对面。我让他们为我做了一个全面的面部检查,我想知道我是否整过容。而答案,是的!
  我本想问问专家是否可以看出,对我动刀的人的手法是出自哪家医院。毕竟,每个医生的手术都有着自己的特点。
  可是,我还没问,专家倒是先问了!
  他问我是在哪做的手术,哪个医生?他说,为我动刀医生的手法和技术,完全已经超越了他所熟知的每家顶级医院的医生。
  并且,专家告诉我,他们放在我脸上的那些东西,是现在市面上没有的。而这东西的技术,至少领先了现在所有的这些的三十年!所以,我完全不用考虑任何后遗症,
  最后,专家还问我,有这样的地方和医生,我为什么不选一张再精致些的脸呢?
  而我,从头到尾,都只能笑笑……
  那天,我带着验血的单子和整容鉴定结果回了学校寝室。我将那两张纸叠起,装进了一个小信封,再把它们压进了一本书中。
  我那时问自己要不要报警,可再想想又觉得可笑。
  是啊,怎么报呢?问他们我是谁?问他们为什么我脑中有两段记忆?或者,告诉他们安家的大小姐安欣可能有问题?

  我想,那样我真的很有可能会被带进精神病院吧。
  那么,我只能自己一点点的查下去。
  总会有头绪的,我对自己说。
  日期:2017-11-19 15:23:29
  周日,经过昨晚一夜的辗转反侧,我终于有了下一步的打算。
  这日上午九点,我拿起手机拨通了记忆里属于安欣的号码。
  “喂,你好!”电话响了两声后被人接起,是她的声音。
  “你好安欣,我是乐乐,就是上次路边胃疼的女孩。”我说。
  “啊,是你啊!太好了,我一直在等你电话呢!”她说的很开心。
  “是吗,很荣幸。不过我想我需要来和你说声抱歉,上次胃疼,所以我可能情绪不是很好……”我尽力平复自己的心情道。
  而那头的安欣,也打断了我的话。她说:“不用不用,我能理解的。我自己生病的时候脾气也很不好呢!哈哈……”
  我顿了顿,现在的安欣真的和我记忆里安欣的性格有些不同呢!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又在怦怦跳了。或许是紧张吧,毕竟不管是哪段记忆里,我都没有做过什么真正的坏事。所以这一点点需要欺骗的手段,另我有些紧张了。
  我深吸了口气,继续调整好自己的口吻,我说:“安欣,今天有空吗?我想请你喝杯咖啡,算抱歉也算感谢,不过你也可以当做交个朋友的开场。”
  而那头的安欣也顿了顿,我有些局促的抓紧了一旁的床单。

  “乐乐,我今天白天可能都没有空,晚饭也有约了。或者……要到晚上九点,会不会太晚了?”那头的安欣有些迟疑。
  我却是忙接了话,“不晚不晚,寒假嘛,十一点也不晚啦!”
  “也是啊,那好,那就晚上九点见吧!”安欣说。
  “好,我等下短信发你地址喔!晚上见,拜拜。”我说完,挂断了电话。
  而后的整个白天,我都觉得时间异常的慢。好在,我还需要做些准备,也要查些资料。这样,也算打发了部分时间。
  后来,总算熬到天黑。我是八点就到那家咖啡馆,我要了一个独立的包间,点一杯摩卡开始等她。
  她来的比实际早了十分钟,但是她多带了一个人——江伦!
  她说她很抱歉,因为她和他约了一起晚饭,所以他顺便送她过来了。
  她说,反正都见过的,所以她想我应该不会介意。
  我想说我其实很介意,但我这次抑制住了自己。我对她,笑着说没事。对他,同意笑着说,很高兴能认识你!
  那晚,出乎我自己意料的,我表现的很好。我没有一点点任何不自然的动作,没有再心虚。我完全是无障碍的在和他们聊天,或许是我了解他们。甚至,我这次可以很坦然的看她们如何甜蜜,或许也是早已有了心理准备。
  当然,除了我无法直视江伦的那双眸子。他中间有几次向我看来,我都是装作不知,我不敢回应。
  是的,我不能看。我知道,那是我的弱点。那双我记忆里无数次对视过眸子,它会令我崩溃。而我,必须演好这场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