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25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什么呢!出去出去……”大胡子脸一热,直接轰人。
  大胡子今日有情况,我知道。
  我不是第一次来无忧殿了,只是不知怎的,总感觉今日殿内多了股淡淡的清香。莫名熟悉,却记不得。
  我想,大胡子的反常估计和这香脱不了干系。好吧,管他呢!我对自己说,还是回山谷吧!
  回到山谷,这儿依旧如此清宁。

  我拿着册子伸了伸懒腰,回到这可真令人舒心。
  这次,我差不多又在山谷呆了一年,然后再某个午后,翻开了那本册子。
  我的这一魄,在一个现世,她叫安欣也有几年叫陈乐乐,如今也不过二十三岁。
  可她的故事却有些复杂,特别是对于我这个千年前的灵体来说。反正,我还是有些不能理解的。
  所以,我看我只能先找到她,再让她自己慢慢阐述了。
  想着,我一动身型又来到了星辰阁。
  或许是成了定律,星辰阁案台上又留好了黑玉,时空之门也照样被设定好了。
  我呢,也很习惯的拿起黑玉,跨入了时空之门。
  出来时,眼前是一片废弃的老旧工厂,很残破,看起来也很荒凉。只是,我明显能感觉到,这荒凉的地表下,至少有着一两百号人。
  而安欣,也在这。不同的是,她并不在地表下。此时,安欣不知为何,正带着口罩靠着墙沿,小心翼翼的往地表入口挪动着。
  然而,很不幸,她暴露了,有几个守门的安保发现了她。
  安欣知道不好,她很迅速的往自己来的方向狂奔着。只是,一个一米六五的女孩又怎么能跑的过几个一米八几的壮汉呢?
  所以,我帮了她。我伸出手指,轻轻朝着安保的方向转了两圈,一个小小的障眼法。
  安欣逃出来了。我一路都跟随着她,跟她来到了一个有些旧的小旅馆。
  安欣是整个人扑进床里的,她抱着枕头深深吸着空气,明显的心有余悸。
  “安欣……”我慢慢显出身型,柔声唤她。

  “啊!”安欣似乎被我突然的唤声吓到了,她猛地从床上跳了下来。
  于是,她看到了正浮在床侧的我,她又吓到了。她尖叫着再次跳回床上,然后一把扯过一旁的被子,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
  我也呆了,可能是我之前遇到的魄魂都太淡定了,而安欣这个最正常的反应,我反而是没能反应过来。
  好在我进门那会儿,顺手对这个房间下了屏障。要不然,就凭刚刚这叫声,整栋楼的人怕是都能轻松喊来。
  此时,我看着床上轻轻抖动的被角,先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然后用很温和很温和的语调道:“安欣,你不必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安欣没有回答,但是那被角抖的更凶了。
  我只好继续哄道:“安欣,你能先出来吗?你可以和我说说话的,我真的一点都不可怕的……”
  可是,她还是怕我,我也很无奈!
  是以,我干脆在这房间找了把椅子,安静的坐下。
  坐了多久呢?可能有大半个小时吧,安欣终于是把头探出来了!我能感觉她的心跳恢复了些,但依旧很快。
  “你是什么……”安欣问的很快,声音也有些不自觉的抖。
  我看着她的模样,思索了下道:“你看过小说吗?我想,我大概可能就是你们现在小说里所谓的穿越者吧!”
  “可是……你会飘……”她打了寒战,又弱弱道。
  我知道有戏,我又斟酌了下,对她微笑着道:“因为我会法术的,在我们的时空,这个情况是非常正常的。”
  “真的?”安欣问的小心翼翼,可她的心跳又正常些。
  “是的。而且,我来是为了帮助你,你是我这次来的任务。所以我知道你是安欣,也知道关于你很多事情。”我微笑着望着她。

  “真的?”安欣又问了一遍,不过这遍的语气,明显带着惊喜。
  “嗯。我知道你,知道陈乐乐,也知道你今天去的那个地下生物技术公司。我能帮完成你现在想做的一切,但是同样的,你需要付出一些代价。而这个代价付出的时间由你定,可以是一年后,也可以是六十年后……”我恳切道。
  “是要什么代价呢?”安欣问。此时,她已经放松了自己的身体。
  “这样说吧!安欣,人是有灵魂的,而你的灵魂是我体内的一魄演化而成。我如今来,是想把你带回体内的。不过,我是有时间可以等到你真正老去那一天的。这样,你还是可以很好的度过今生,你有什么困难我也都会帮你!”我说的很有耐心,尽量用她听得懂方式。
  安欣也听懂了,她抱着被子在想着什么。
  我也不打扰,只静静坐着。
  好在,没过多久安欣便对着我认真的点了点头,这可比我预想的要快上许多。
  然后,接下来的时间,安欣开始详细的对我讲起了发生在她身上的一切不可思议的事……
  日期:2017-11-18 09:32:14

  不知道你们是否有过这种感觉,比如去到一个从未去过的餐厅,明明只是刚进门,却又好像洞悉了里面全部的格局。
  比如,去看场电影,明明只是一个人,却始终盯着左手边的空座,总感觉这场电影少了一个人的票。
  比如,某天的某个时段,明明刚发生的事情,你会觉得这场景曾经似乎也发生过,却怎么也不能想起更多。
  再比如,当你忽然看到某样东西,明明是再平常不过的玩样,却能让你的情绪翻涌不断,毫无缘由的快乐、难过……
  不确定你们有没有,我确是经常!十九岁起,从我来到东港起。
  东港是我们国家经济最发达的沿海城市,而我的家乡在南港。对,它就在东港的南侧!
  我是陈乐乐,如今就读于东港大学中文系,大四。
  不过,寒假来了。所以现在的我,正在回南港的高铁之上。
  我已经有两三个月未归家了,真的特别想念母亲,以及她做的东坡肉。
  我从小便是母亲带大的,母亲说,父亲在我三岁时出海经商了。
  本来,父亲几乎是月月往家写信寄钱的。可大概从我五岁起,父亲再也没有写过信回来,母亲就这样没有了父亲的消息。
  后来为了生存,母亲只好借钱开了一家茶叶铺。好在,生意竟有几分好!母亲还了债,也渐渐存下了自己的积蓄,虽还谈不上富足,但也算衣食无忧了。
  母亲其实自小对我是有些溺爱的,或许她是想把父亲那份爱,也一并给我。所以,其实我以前是有些小任性、小马虎的,成绩也不大好。
  然而,在我高三那年,我的大脑好像突然开窍了,很多原来怎么也背不下的古文,记不住单词,弄不明白的文综,完全看不懂的数学……在一夜间,我全会了!
  我的成绩开始一冲再冲,而我的性格喜好竟然也有了变化。我不在爱发脾气,不在喜欢那些路边我以前认为的美味,做事也变的认真仔细……母亲说,我这是长大了!
  再后来,我就考上了东港大学,沿海最好的大学。
  “各位旅客列车已到达南港站,请拿好您的行李和贵重物品,从列车前进方向右侧车门下车,下车时请……”我正出神,而列车已经到站,列车的广播将我拉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