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20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这样,我陪着凤清浅和她的大山告了别,之后又随她去了迦清寺,无极城,以及无极崖。
  而这中间,我也终于,听到了凤清浅所有的故事!
  日期:2017-11-14 14:56:04
  我叫凤清浅,我生于雁清山,是一株属于大山的凤凰木。
  我生来便知道,我大抵是和别的凤凰木不同的。

  我记得我出生那日,我身边围着一只好大好大的雪色九尾狐,以及许许多多不同的生物。他们似乎在对峙,又似乎是在观察我。总之,那样的场景足足维持了三月。
  我那时不懂,后来才知道,如我这般出生就自带树魂的,几乎已经绝迹了。所以,那时的我,自然也就成了许多生灵眼中的大补之物。
  而雪狐,则是那时候雁清山的山神——雪甫大人。是他护佑住了我,也是他一直默默在守候着我。
  只是这些种种,在我三岁之前,我是不懂也没多少印象的。
  因为,在我那三年为数不多的记忆里,我记得最多的,也是我唯一记下的,就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和尚在我身边念诵经文的场景,春夏秋冬,四季不变。

  那场景很微妙,我那时几乎没有神智,可我知道,我喜欢听他诵经。
  就这样三年,在某一天,我突然发现,我听懂了,我听懂了他口中的各种经文,我甚至能全部记下!
  我知道,我那时顿悟了。那日后,我开始有了灵智。
  我开始知道,小和尚是山下迦清寺的小僧。小僧每日卯时,都会准时进山,来取泉眼之水。而小僧每日经过我身边时,也都会停下,坐在我身侧,然后盘坐诵经。

  这样的日子,不知不觉又过了六年。小僧已经从孩童长成了少年,而我也在他日日作伴下,顺利悟出了自己的道心。
  三年后,我开始修行。那年,我仅仅十二岁!我明白我的独特,我知道我有天赋,我有超乎寻常的悟性……可是,我始终觉得是他最先造就了我!
  那时候,我很感激他,却无法言说。
  反倒是他,时常会和我说话,为我清理散落的花叶,他总说,我是一棵有灵性的凤凰木,也他见过最美的凤凰木!
  然,时光荏苒,特别是,你越是觉得美好的那些时光。哪怕后来的几十年,我也总觉得太快太快。
  那几十年,我一点点地长大了,而他却从长大到了慢慢老去。我们是不同的,我知道。他总有一日不会再来,我也知道。
  所以,越是后来的几年,我越是珍惜。好在,他还是会日日来山中取水,日日在我身侧坐下。我修行,他诵经。
  记得,我五十岁那年秋,我的修行有了小成,我能言人语了!我那时好高兴,我终于能和他说话了。可是,我又一次次的忍住了。
  我明白,我那时只是一个修行的小妖。而他,已经是迦清寺德高望重的住持了。所以,我怕我一开口,他便不会再来。
  毕竟,于人而言,佛妖不两立。何况,我那时倾慕于他,我又怎能扰他清修呢?
  就这样,我纠结着又过了九年。
  那是我五十九岁的一天!

  那天,雪甫大人完成了他的最后一场雷劫,他要飞升了!
  而我,竟然被山魂大人选中,幸运的成为了新山神!山魂大人还为我赐了名——凤清浅。
  那日,成为山神的我,接受了一场洗礼。洗礼过后,我拥有了大山赐予的力量,但同样也有了使命和诸多束缚。
  但我依然那样开心,因为我可以化作人型了,我可以光明正大的和他说说话了!我终于,有了我的底气。

  我那时其实多想去寻他,告诉他我的感激与快乐。可,我是无法离开大山的,所以,我按耐住了所有欣喜。我想,那就先等着,待他明日来了再一起分享,给他惊喜!
  只是,小僧没有来,我等了很久都没有再等到他。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也是那天,山下迦清寺的住持坐化了。
  直到那时,我才有些悔恨,悔恨当初为何不曾和他说说话呢?

  日期:2017-11-14 20:02:10
  他不在,我的生活变了。而光阴依旧,日复日,年复年。一百二十年,像是弹指间,又觉得确实是许久许久。
  那是我一百八十岁的夏天。而雁清山的夏,是多雨的。
  一个雨夜,一如寻常,却又有些不同寻常。
  因为,我的大山里,来了一个人。我感觉到了,那是小僧的味道!
  我那时呆了,多么难以置信啊!
  我来到了他面前,可他那时已经昏厥。他受伤了,很重,几乎是没有了脉搏。
  我愣愣望着他,是他!他的气息,他年轻时的模样!只是,就是说不出的,哪里又有些不一样。
  然而,他的伤势容不得我多想的,他会死,我知道,这仅仅只需一刻钟。
  而这一刻钟内,我将他带入了一个山谷。我想,他会需要一个舒服的环境。
  能想到的,我救了他,为报恩,或者也为别的。
  我救他,其实是用自己六十年的修为换的。他是将死之人,这是天道,我不怨。我觉得这很值得,六十年修为可以抵他一命。毕竟,于我而言,这本就是他给的六十年。
  只是那时,我因为一时耗了太多修为,而不受控的陷入了沉睡。
  待我醒来,是三日后。
  他不见了,我覆盖了整片大山的感知也寻不到他。
  我问了山中草木才知,就在昨日,他被山下村庄里时常来采药的姑娘带下山了。他当时,还是昏迷的。
  我知道不好!因为,我还没来得及给她喂下凤凰果,那颗我用精元孕育的果子。

  他是凡胎啊,以他的肉体是无法承受山神给予的力量,哪怕那只是我用修为替他疗伤后残留的力量!
  如今,他不在大山里。而若他不能服下这个果子,那么即便他后来醒了,也看似好了,他也无法熬过五年。因为我的力量,会令他爆体而亡。
  我那时很想救他,那么纯粹的想要救他!
  所以,我去了大山深处的幻境。
  “山魂大人……”幻境里,我微微躬身,对着前方的空气唤道。
  只一瞬,我感觉空气有了一丝微妙的变幻。然后,一道苍老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清浅……”
  “是的,大人!”我说。
  “你已经许久不来了……”山魂大人说着,显出了身影。
  “是的呢,大人!”我回着,深吸了口气又道:“大人,清浅有事得下山了,求大人应允!”
  “哎……”山魂大人轻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清浅啊……那只是迦舍住持的转世。”
  迦舍,是小僧的佛号。我知道,山魂大人他什么都知道。
  “我知道的,大人……可是,那也是他啊!”我说。

  “你想好了吗?”山魂大人轻问。
  “是的,大人。”我说。
  “清浅,你本是我们最看好的山神。”山魂大人说的很平和,我却知道,他有惋惜。
  “对不起,大人……”我深深鞠躬道。
  “也罢……你再留上一年吧!等雪营来了,再行离去。”山魂大人道。
  雪营,他是上任山神雪甫大人的弟子。
  “谢谢大人!是清浅让您失望了……”我再次鞠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