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18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男孩开始写书。出乎意料的,男孩的书火了!很多人说,他像是魔法师,而他的书是他炼的药剂,将他们一点点治愈。或许吧,因为男孩自己也正在被一点点治愈着。

  写作真的是一件很快乐的事,特别是当男孩看着她写时。尽管,她并不知道。
  男孩就这样,在阳光与书中,平和而安逸的度过了五年时光。
  因为第五年时,男孩脑里的东西,它又足够大到需要男孩再做一次抉择。手术,依旧是四成生机。而不手术,最多只有两年。
  男孩那时候,其实已经能很平静的面对死亡了,他的心很安逸。
  只是男孩的母亲会比较难过些,他母亲说:“再做一次手术吧!一次就可以……”
  男孩不忍拒绝,他说:“好……”
  这个赋予他生命的人,他的母亲。男孩觉得,他此生所亏欠母亲的,怕是怎么也无法还清了。
  男孩又要出国了,再见无期……
  所以男孩想,还是需要告别的。
  这间咖啡屋,男孩每天看着的咖啡屋,那是男孩第一次跨入。这里和他想的很像,会有很多花,会放着温暖的曲调,会有旧的书以及一些看不懂的小玩意。
  男孩很喜欢这里。只是可惜,他不能留太久。他的头随时会疼,他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吓到她,他不想那样。
  何况,机票就在那晚……
  第二日,男孩又回到了那个医院。再来时,男孩已经没有了初来的忐忑与对未知的恐惧。现在的男孩,已经能够很坦然地看着他们将他送入手术室。
  男孩不知道明天会怎样,但他知道,他可以先好好睡上一觉。因为,梦里有她。
  男孩再次醒来是一个星期后。是的,他活下来了。可是,男孩的腿,失去了知觉。
  三个月后,男孩随母亲回了樱城。他再也无法独自去找她了,即便,他想她……
  男孩最后的十年是在樱城过的。那些年,他总喜欢去樱花巷里静静坐着,看看天空,也看看那些樱花树。
  最后的十年,男孩也再没有遇见过女孩。可他觉得,他人生他已经很满足了。

  毕竟,他有半生是与她相伴的……
  男孩走前又写了一本书,这是他写给自己也写给女孩的。
  对男孩来说,这是他一生唯一想要再任性一回的事。
  他想告诉她,他爱她,从三岁到四十岁……
  书的开头是一首诗,书的结尾是诗的注解。是啊,他多担心她还是看不懂……
  但是,他很怕她会哭,所以他在每一页的页码边上都写了一句话——不要哭,我很好!
  男孩走了,在新书发布的当晚。很多人为他惋惜,为他最后留的书痛哭流涕。可是,没有人知道,那本书里的男孩就是他。
  除了,那个女孩!
  她知道,她翻了一页就知道了!

  因为,那曾是刻进她心底的一首诗……
  林夕与云莫的故事就是这样,没有太多要死要活的剧情,没有太多超越实际的桥段,更没有奇迹。甚至,他们的故事几乎是由琐事组成的,但这却意外的打动了我。
  我知道,林夕后来是爱她丈夫的,她也是那样告诉自己。可她也从未忘记过云莫,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其实从未将他放下,她还爱他,一如当初。
  而云莫,我想云莫其实也明白。所以,他也不曾真正打扰过她的生活。

  这是一个有些美好,有些安静,又有些令人惋惜的故事。
  可,这就是最好的结局……
  日期:2017-11-13 11:59:50
  阴间,星辰阁,我又回来了。
  只是,或许是融合林夕后,那股神秘力量有了突破,它似乎能吸取我的灵力,而我无法捕捉它。所以这一次,我没有了前两次融合后的强大,我反而显的有些虚弱。
  因此,我一出现大胡子就看出来了,他说:“你看起来有些不大好……”
  我颔首,有些无力道:“我知道。我觉得我体内有股力量再吸取我的灵力……”
  “什么!”大胡子跳了起来,忙围到我身边,然后不知从哪里又掏出快石头让我去摸。
  “这什么?”我边探手边问道。
  “你只管伸手,快快!”大胡子不解释,反而催促起我来。

  我其实也懒得再问,直接将手心盖在了石头表层。
  就在这一瞬,两束光自石心映射而出,直照天际。没有斑斓的色彩,有的只是金与紫的呼应,淡然,透澈,动人心魄。
  “这?”我一时有些呆了,我能感觉到脑中一闪而逝的片段,我想,我大概是见过这样的场景。
  “小丫头,你可以回去了。记住,这段时日不要乱跑,我过几天会来寻你!还有,拿上这个,每日一颗。”我正出神,大胡子忽的收回了石头,又从兜里掏出一个瓷瓶递给了我。

  我接过,刚想发问,大胡子却是一下子消失在了星辰阁。
  “连招呼都不打……”我有些埋怨,真的。
  无奈,我只好带着我的一肚子的疑问回了山谷……
  好在,十日后大胡子如约来了山谷。

  他还给我带来了一个镯子,看不懂质材,摸不透作用,好像就真的只是个镯子。
  可,若说装饰性,这个镯子可真是不大讨喜。且不论它黑漆漆的色泽,光表面那些坑坑洼洼大小不一的口子,我就真的是不想没事戴着这么个玩意。
  然而,大胡子就像是猪油蒙了心,千叮万嘱一定要我戴上,还不让摘!
  我问他缘由,他只道是可以压制住我体内那谷莫名的力量。
  我再问那力量的事,大胡子却说,那是我融回魄后,灵体觉醒从而产生的力量。但是,这力量在我没有恢复好灵体前,我是无法操控的。甚至,它可能将我反噬!因此,我得戴上那镯子。
  好吧,这样想来,我也只能戴上了。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它戴起来竟十分轻巧,触感温凉又出奇的滑顺。是的,竟然很滑顺,完全不像看起来那般像粗制滥造的产物。
  而更令我惊奇的是,带上它后那股隐隐摄取我灵力的神秘力量消失了。对,就这么凭空消失在我的感知里。另外,我的手腕内侧莫名显出了一个金色的圆点,不过这金色有些隐约,圆点也恰好被镯子所遮掩住。
  “它叫什么?”我瞧着这戴上手腕镯子问大胡子。我想,这应该也是件法器吧。
  “固原镯!记住,不能摘下!”大胡子再次叮嘱,然后又很不放心的继续补充道:“对了对了,那个金色的点也别让人瞧去了……”
  “知道知道……”我无奈回话。我明白,大胡子至少还会再强调几遍。
  果然,之后大胡子又接连强调了五次!
  然后在他走前,他又给了我一册书。
  他说,这次找到的是一魂,这一魂还有些特殊,是以,他希望我先调理好灵体,等过段时日再去星辰阁。而且他若不在,就让我自行开启时空之门,他会提前为我设定好方位。我也是点头应了。
  待他走后,我回了紫云阁。我将册子放在一侧,然后开始闭目调息。
  而这一晃,竟是两年!

  日期:2017-11-13 19:26:21
  两年后,我拿着册子跨出了紫云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