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17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男孩的智力很高,记忆里也很好。因此,他能很清晰的记住与女孩在一起的每个画面。

  女孩幼儿园时,有些怕生。但她不怕他,总会粘在他后头跑,好像是一根永远甩不掉的小尾巴。
  他起初有些郁闷,他不喜欢太幼稚的小朋友,尽管那时他也还是个小朋友。可是渐渐的,他觉得他习惯了,习惯了这根小尾巴。
  终于,他开始主动的去领着她。他总想教她很多东西,但她也总会用一种很迷茫却又努力去想的眼神望着他。这让有些挫败,却又无可奈何。
  后来,要上小学了。他告诉母亲,他得和她去同一个学校,母亲没想就答应了。
  在小学的学校里,他依旧带着她。这六年里,他无数次告诉过自己每一个班主任,他的座位必须和她在一起。
  而她,也不知为何,在某一天起突然就对他就不那么亲昵了。他有些不解,但他还是对她如初……
  初中时,女孩的样子渐渐张开了,就如他心底的模样,很美。

  那时候,其实已经有许多有按耐不住男生开始给她写情书了。只不过,他们放在她抽屉的情书会被他提前收走,他开始有了点危机意识。
  那三年,连同他自己的,他其实都已经记不得仍了多少封信。但最后,他自己却也给她写了一封。那是一首诗,因为他不想同别人那般千篇一律。
  可是,她竟然没看懂!她以为,那就真的只是首诗而已。好吧,反正在他心里,这就是告白,他终于告诉他了,他喜欢她……
  到了高中,他去了一中,因为他的女孩会在那儿。
  可是高中,他发现他无法再拦截掉别人对她的追求。他甚至好几次看见有人向他的女孩递过情书,而她那时候总会紧张的不停望向他。这让他实在有些莞尔,他想,他的女孩也是喜欢他的,对吧?

  然后不知哪天起,也不知是谁先造的谣,他们说她是他的女朋友。好吧,在他心里,她本来就是!她也不解释,这也终于阻断了别人对她的追求。
  他们就这样,又过了三年。他想,他们会一直这样在一起吧!从咿呀学语到白发苍苍。
  然而,命运就是你怎么努力也无法揣测到的……
  是从那次聚会开始吧!
  他从台上下来时,她不见了。他问了很多人,他们都说她自己拿着包出去了。
  他想,他或许先去了樱花巷口的甜品店。可是他到那时,她并不在。他又回了酒店,这时的聚会早已散场。他里里外外在那找了很多遍,他找不到她。他跑去找酒店经理想调监控,而这个时候他在电梯口看到了她。
  她的女孩,状态有些不对。她靠着墙似乎有些无力,她的眼睛很肿,她看到他时竟然害怕的转身逃离。他上前去拉住她,她的身体有些抖,她在哭。
  他小心的转过女孩的身体,他问她:“怎么了?”

  他问的很轻,可她只是将头埋进他的肩膀。
  他们没有再去甜品店,她说:“她想回家了……”
  他送她回家时,天已经暗下来了。此时的女孩似乎平静了很多,她对他说:“你上台时我喝了点酒。你知道的,我不会喝……所以,去厕所的时候在那睡了过去。”
  “真的?”他问,他总觉得并不是这样。
  女孩却是点点头,她说:“嗯……我醒来的时候一个人在厕所,我有点……害怕。然后出来正好看到你,又觉得有些委屈。所以……嗯,所以才会那样!”
  他那时只觉得奇怪,并没有多想。他只是觉得,找到她就好,找到就好……
  日期:2017-11-12 21:02:02

  又过了几日,学校老师打电话给男孩,让他去学校帮忙,说是有团务上的事情要处理。
  男孩那日去的有些早,而这个“早”恰恰让他撞见了那个欺负她的人。
  那时,那人正有些得意和另一人说着自己是如何睡了她……
  那是男孩第一次和人打架!那人没有防备,所以他被男孩打的很惨。那人的鼻梁断了,手裂了,腿没有一段时间是无法走了,还有眼骨估计也折了。
  可是,即便这样男孩也无法消灭心中的怒火,他的女孩被欺负了!
  那天,男孩母亲来警局接男孩时,男孩忽然昏迷了,等他醒来已经是第二清晨。
  医生说,男孩的病有些麻烦。医生告诉男孩的母亲,男孩最好是转到国外去治疗。
  其实男孩当时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但他的母亲哭的异常伤心。男孩后来才知道,他的病是无法彻底治愈的。
  男孩的脑部长了点东西,那东西会慢慢长大,大到一定程度男孩就会死亡。所以,男孩必须手术将它切除。可这种手术,就算是国外的成功率也只有四成。更何况,它切除后还会继续长出新的,就像杂草生生不息。所以,男孩的生命变成了一场赌博!
  那年暑假,他的女孩不爱出门了。每一次男孩约她,他是多想告诉她,“没事的,那没什么,我依然爱你啊!”可,男孩终究是无法再说了。
  他想他不能,他不能也将女孩压上他的赌桌,他亲爱的女孩。
  所以男孩要走了,去完成他人生的第一场豪赌……
  四成的生机,多幸运男孩能活下来。只是,因为很多原因,术后男孩昏迷了大概四年半。男孩的母亲说,她一直都相信她会醒过来。男孩也相信!因为,心底有牵挂。
  半年后,在医生的准许下,男孩回国了,回到了那个让他日思夜想的地方。
  可是,她不在这儿了。他的女孩在一个一千公里外的城,她结婚了。

  是啊,她结婚了!
  男孩起初听到这四个字,心连着手心一块在疼。他第一次知道,原来人难过的时候手心是会疼的,比心疼更疼!
  是啊,对男孩来说,这些时间只是半年。这真的不够久,真的还不能够让他将这份感情掩埋好。男孩甚至还能感觉到那年夏天离别前,他在樱花树下拥着她的温度!
  可是,对女孩来说,已经五年了啊!
  是啊,男孩想,其实这样很好,她结婚很好,有人陪她很好……因为,哪怕是她不结婚,他也没有信心能陪她走完这漫漫长路。所以,这样真的很好……
  只是,男孩还是给她打电话了。或许是出于自私,但他真的很想再听听她的声音,陪她说说话儿。
  然而,人的欲念是何其可怕!
  是啊,他竟寻着她的声音来到了银城,这个有她的城。
  男孩在这儿住下了,就在咖啡屋对门的楼上。他每天每天做的最多的事,就是隔着那厚重的窗户,穿过马路,望着那间有她的咖啡屋。

  她每天的八点半,会来开门。
  她每天的九点,会准时擦窗。
  十一点半,会倒一次垃圾。
  十五点半,她会关门去接安双。
  十六点十分,她们会一起回来。

  ……
  二十一点,这是关门的时间。这个点,会有一个人准时来接她们……
  她一切都很好,他知道。
  日期:2017-11-13 08:43:55
  男孩开始写作,是来银城一年后的事。
  那时候,男孩每天望着她,心也终于能够平静下来了。他那时想,他该做点什么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