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12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您在家吧?”那头问。
  “是的。”我回着。
  “好,那麻烦您下来下!我们就在您的车边。”
  “好的,稍等!”我说的平静,但我的心开始剧烈跳动。我知道,出事了!
  我朝杨巧心的房间看了一眼,挂了电话,然后迅速往地下车库而去。
  日期:2017-11-08 19:10:24
  这个城市,从来不缺观众,哪怕是这样的深夜!
  我到车库时,那里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我顾不得多想,直接挤进了人群。尽管我那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当我真正看到眼前的景象时,我还是惊愕万分!

  那女人疯了!这是我当时唯一的念头!我知道杨巧心一定做了什么,但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她会如此丧心病狂!
  我的眼前,我车子的后备箱里,一个三十六寸超大拉杆箱被打开着。那里面,蜷缩着一个人,准确地说是一具血迹斑斑的尸体!而尸体上的那张脸,是我的婆婆,我老公的母亲,那个处处维护杨巧心的人!
  车子的周围已经拉起了警戒线,看热闹的人将这里围成了一个圈。
  我越过警戒线走向了那里的丨警丨察,我说,我是车子的主人……

  能想象到的,我被警车带到了公丨安丨局做笔录。我明白,我成为了最大的嫌疑人!
  丨警丨察给宋宇打了电话,宋宇正在回来的路上。
  丨警丨察也通知了我的父母,我母亲含着泪拉着我着我父亲跑来时,丨警丨察正拿着录像问我,那是当晚的录像!
  录像里,一个高瘦的女人,短发戴着帽子。那是我的帽子,那顶我去年在国外买的帽子。此时,她手里正托着那个36寸的拉杆箱,从我的家里出来。她走的有些急,有些不稳。她始终低着头,但她身上的衣服是我的,我现在正穿着的!而唯一不同的是,那双鞋!

  录像里,那个女人来到车库,站定在我的车前。她掏出我的车钥匙开了锁,然后很吃力的将那个拉杆箱搬进了后备箱。这中间,有一些液体从拉杆箱里流了出来,滑过车子滴落在地。可她似乎没有察觉,盖下车盖就匆匆离开,她甚至忘了锁车!
  然后,是大半个小时后,一对小情侣走过我的我车。那女孩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又拉着男孩回过头来看,他们发现了那些血迹。车子没锁,男孩轻易的打开了那个后备箱,他们发现了那个拉杆箱,以及里面的人!他们尖叫着跑开,然后去报了警。再然后,丨警丨察到来,查到了车主的信息,找到了我……
  我说那不是我,我知道到那是杨巧心!她穿了我衣服,拿着一切属于我的东西,演了一场好戏!难怪她几个月前剪了发,难怪就算怀孕她还如此刻意的保持着身型。也难怪唯独鞋子不一样,因为她必须穿内增高!
  可是,我说的一切在他们眼里是多么的荒谬!这一切成了我强词夺理的狡辩!好在,在我父母的坚持下,他们去查了杨巧心!
  杨巧心被带来了,抱着孩子,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杨巧心说,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那时因为想念母亲一直在房里与她母亲通着电话。她有通话记录的显示,足足一个半小时,手机也定了位,是在房中未曾动过。而那些通话时间里,正好有十几分钟是录影里那个女人出现的时间。所以,她有不在场证据!
  丨警丨察信了,多么愚昧,她完全可以打开通话,然后把手机放在房中再去作案!
  可是,他们彻底失去了对我的信任。因为,他们在我家中找到的我说的那个加了药的咖啡杯的唾液里,检验出的是我婆婆的DNA,不是我的!
  更甚至,他们在我房间的床下,找到了那把行凶的匕首!那上面,有我的指纹!
  真的,我第一次觉得什么叫真正的百口莫辩!我知道真相,知道杨巧心全部的手法,可是我没有证据,我也无法脱生去寻找证据。这让我的话显得那样苍白无力!
  后来,宋宇来了。我以为他会信我,他那么了解我,他可以帮我!可是,他沉默了。我知道他很难过,但是他不该沉默啊!他甚至没有再看我一眼,带着杨巧心走了。
  我也是到了后来才知道,杨巧心做月子的那一个月,我的婆婆每天都在给宋宇打电话。不是想念儿子,而是说我的各种不是,说我看她的眼神太过阴狠,她很害怕……
  杨巧心真的很聪明,她知道如何利用哄骗宋母去说那些话。真的,哪怕宋宇再信我,有些话重复听多了,总会在他心里埋下种子!
  就这样,我被监禁了,我的冤屈只有我父母明白。只是,这只会令他们更加难过罢了……
  日期:2017-11-08 22:37:36
  二零一七年春。
  两年半了吧?
  这个本不属于我的牢笼,我呆了两年半了……
  这两年半来的每一个探视日,我的父母都会来。我几乎是见证着他们如何的一点点憔悴清瘦下来!他们曾是多么令人羡慕的一对啊!如今呢?
  一切都归根于我!对于他们,我满是歉疚与心疼!我按时睡觉,好好吃饭,我去努力把自己调整好!我知道,我唯一能为他们做的,就是让自己看起来好一点,再好一点!
  而同样的这两年半,宋宇却从未来过!我曾经多么引以为傲的丈夫,在那件发生后竟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留给我!原来,他也有愚蠢的时候!
  但是不管怎么样,我那时对他总归是有幻想的。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觉悟过来!哪怕会晚些……
  然而,直到三月的某一天,一个狱警找到我,她说:“许南霜,我们这里有一份给你的律师函。”

  我接过,打开,离婚律师函……
  那夜,我哭了,泣不成声!我想:宋宇,原来你是真蠢!你不止蠢,你还凉薄!
  后来,又过了几日,我出席那场审判。这是我对宋宇报有的最后一丝希望!
  我终于见到他了,那个我深深爱了十二年的男人!他看起来似乎一切都好,好到连看我时的眼神都平静到不起一丝波澜!而那平静,狠狠的刺穿了我的心脏!
  我感觉我真的要崩溃了,我这么多年隐忍的情绪在我心里不住翻涌着。可是,我忍住了,连同原本想要和他说的一切。
  我默默听着法官的判决,我一遍遍的告诫自己,只是一个陌生的男人而已!他早已不是十二年前,我在辩论场一见倾心的少年了……
  再后来,差不多是两个多月后,父亲第一次独自来探视我。
  他说:“南南,你妈妈约了朋友去旅游了!她一直很想去看看呼沦贝尔的大草原,我就让她去了……”
  “爸,其实我真的没事!你应该陪我妈一起去玩的!不用每次都惦记来看我,知道吗?”我用最温柔的声音,语重心长地回着。
  我父亲却红了眼圈,他极力强忍着让自己微笑着说:“对,是该陪着她的……南南啊,爸爸到时要是也去旅行了,你自己还是要好好照顾自己……你妈就是太放不下你……”
  “好!好……爸你放心吧!倒是你们自己也要多注意身体!”我朝父亲笑着,表示着我很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