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758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现在看上去已经没那么狼狈了,大清早陆建波陪着买的新衣服,又去理发店拾掇了满头长发。理发店的妹子给小野哥剪头发的时候一个劲儿的夸这头发如何如何好,所以剪头发的时候格外不舍得下手,只是简单的做了一番修整后梳了一个比较符合她审美的发型了事。
  在宝库地产的这位保安看来,这个留着长发的家伙流里流气的,不像个正经人,所以也没什么好态度给小野哥。

  “我叫李牧野,你把我的名字往上汇报一下,李宝库是我兄弟,见他一面不需要预约吧?”
  保安一愣,随即轻轻笑了笑,道:“原来是我们李总以前的朋友。”轻车熟路的拿起对讲机说道:“张总,张总,在吗?请您下来一趟,这里有个人自称叫李牧野,说是李总以前的兄弟,请您来辨认一下。”
  对讲机里传来回应:“我是张承志,这个人我认识,你让他稍等一下,我马上下来。”
  保安一听立即换了个和煦的笑脸,将李牧野让进大厅的休息区,道:“请稍等,我们保安部的张总马上下来,因为李总的时间比较宝贵,所以要见他都必须经过张总提前安排。”

  这李宝库的变化真挺大的,看来不只是身份地位的变化,这谱儿拉的这么大,多半性情也有了很大变化吧。李牧野对此倒不是很在乎,坐在那里等了一会儿,就看见张承志从电梯出来,小跑着来到面前,先仔细辨认了一眼,然后满面堆欢道:“唉我去,还真是你啊!”伸出双手过来要跟李牧野握手。
  李牧野起身直接给他来了个拥抱,道:“是我很奇怪吗?”
  “没什么奇怪的,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张承志拉住李牧野的手,道:“走,走,走,到我办公室说去。”
  二人乘电梯上楼,张承志的办公室在三十二层,这座大厦高三十三层,听张承志介绍说整个三十三层都是李宝库的专属区域,是集办公和休闲于一体的所在。
  办公室里,二人对坐在沙发上,张承志先说道:“牧野,咱们这一晃得有七八年没见了吧?上次你从俄罗斯回来,给兄弟们点拨了一条财路,之后你就去了上海发展,我听军哥说,你的事业一度干的老鼻子大了,可惜后来却不知道为什么搞的离婚了然后还破产了?”
  李牧野根本想不起这一段,附和着点点头,道:“这些年咱们大家的变化都挺大的,承志,你这几年可显老了。”
  张承志叹了口气,道:“蹲了五年笆篱子,老爹病死的时候都没赶上,进去的时候媳妇怀孕俩月,出来儿子都上幼儿园了,最有意思的五年就这么错过了,我现在呀,什么雄心壮志都没有了,一心一意照顾好家里人就知足了。”又道:“按说你经历的打击比我还大呀,我怎么看你一点都没见老呢?”
  李牧野道:“我这脑子空,不想事儿了。”
  张承志道:“我看你这气色是真好,跟下面那些二十来岁小孩儿似的,咱俩站在一起,哪像哥俩啊,我要没记错的话,咱俩就差四五岁吧。”
  李牧野道:“我忘了你多大,不过我记得李宝库这降级大王比我大四岁。”

  张承志正色道:“牧野,有个事儿我得跟你提前打好招呼,刚才我把你过来的消息汇报给李总了,他现在楼上跟人谈一个影视投资的项目,一会儿就下来,再见面你可千万别叫他李宝库了。”
  “不叫李宝库,难道要叫他二棉裤?”李牧野捉狭的笑问。
  张承志认真的:“我不是跟你开玩笑呢,这二棉裤就更不能叫了,搞不好会出人命!”又道:“你还记不记得以前跟咱们一起玩儿的赵二球?去年,在新丰楼吃饭,这犊子喝多了,叫了一声二棉裤,当场就被李总手下的辽东大仙用枪把双腿掐断了,小野哥,今非昔比啦,你要是想来这里混碗饭吃,就千万记着别还当从前一样跟他说话。”
  “没有这意思,我就是回来瞧瞧老朋友,叙叙旧,没打算留在这里。”李牧野道:“不过谢谢你的提醒,我可没想到这李宝库变化会这么大,瘪犊子够黑的啊,饭店里就敢动枪打人,丨警丨察不管吗?”
  “谁敢管呀,再说了,管也管不到他头上。”张承志道:“他现在的后台老硬了,连季老太太和红叶集团那么大的势力都动不了他,说起这个来,哥们儿就忍不住想说你几句,红叶集团是你一手创立的吧,还有就你以前那个相好的,现在据说是龙达集团的副总,大股东之一,你说你要是好好跟人家处到现在你得多牛逼?至少不次于李宝库吧。”
  “好马不吃回头草,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李牧野道:“再说我也早没那个心气了,我跟王红叶之间的事情我不想多谈,不如再说说别人,王红军不是在上海混的不错吗?你怎么没想着去找他?”
  “军哥倒是叫我过去来着,我这不是放不下孩子嘛。”张承志身上已经看不到丝毫当初敢打敢拼的小地主的影子,道:“再说,我听说他搞的那一套有点像传销性质,你明白的……”

  他是怕再被王红军拖下水。
  李牧野意会的点点头,道:“你有王红军的电话吧?”
  张承志拿出手机来翻出王红军的号码告诉给李牧野,末了说道:“军哥还是念旧的,你现在要是没什么负担,不如去投靠他,比留在这里强。”说罢,又叹了口气。
  尽管他嘴上说的豁达,内心中显然也是对当下的地位和李宝库的变化并不满意。
  李牧野想了想,忽然问道:“你现在手头上宽裕吗?”
  张承志愣了一下,随即起身走到办公桌前拉开抽屉,拿出个装烟的盒子,打开后取出一叠钱来,道:“家里头还有点存款是准备给你大侄子上省城贵族小学的费用,都在媳妇手里攥着呢,哥们儿就这点私房钱,你全拿着吧。”

  李牧野不客气的接在手里,道:“我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上。”
  张承志道:“我他吗是没出息,但也还记着兄弟二字,小野哥,你当初对我有大恩,哥们儿一辈子都不会忘了,这钱给你就没指望你还。”
  人间烟火,世情冷暖。
  在这一刹那间,小野哥的心一下子热乎起来。
  有些事不用想起,有些事不该忘记。
  李牧野忽然意识到,自己丢掉的不只是记忆,还包括许多重要的值得珍惜的东西。
  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一个身材瘦削,气质彪悍的墨镜男推开门后向张承志点头示意,然后侧身一让,西服革履,派头十足的李宝库走了进来。手里拿着雪茄,进屋就盯上了李牧野,道:“李牧野,你这王八蛋,我他吗以为这辈子都看不见你了呢,你个小瘪犊子还活着那?”

  骂人的权利往往标志着黑道成员在团伙中的地位。
  王红军以前很喜欢骂人,在以他为首的团伙里,除了李牧野外,其他人都经常挨他的骂。李牧野不喜欢骂人,但小野哥却经常骂王红军,而且只骂他一个,傻逼二货几乎不离口。
  日期:2018-06-11 06: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