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千:一缕残魂,无忆无感,三魂七魄,各成一体,一次融合便是一段前尘》
第6节

作者: 牧柒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呢,自是想早早的回东清宫,却被老四、文博他们牢牢托住,直到亥时才得空逃离。
  来到房门前,几名宫女正守在屋外谈笑,见我来了急忙行礼。
  我略略点头道:“去给太子妃准备些热食,清淡些的。”
  “是,殿下!”宫女齐声应和。
  “且都退下吧!”说着我推门而入。
  走入内室,她正静静端坐在床沿之上,缨络垂旒,红裳霞披,大红绣鞋,看的我有一瞬的失神。

  我含笑着靠近她,小心的为她卸下凤冠,她有些紧张的拽紧着袖口。
  “苏……”我刚想唤她,却突然想起安国公主的闺名应是南宫玥,“苏沫”只怕是她当年随意编的名讳。我浅笑着摇头道:“这三年,玥儿可是让我好找。”
  “嗯?”她略露困惑,好看的眸不解的望着我。我才又惊觉,当年的我是带着人皮面具的,她怕是并没认出我来,也罢!
  一时之间两相无语,我又细细打量着她:眉如远山,目如泓池,粉面朱唇……与当年那道身影一一重叠。
  只是,又似忽有些不一样,如今的她多了丝温婉贵气,少了份清逸灵动。我想,毕竟是三年未见,有些变化也是自然的,只是心隐隐觉得有几分失落。
  “笃笃……”一阵清脆的扣门声打破了这片刻的尴尬。
  “进来吧。”我起身走向外室。
  随即,两名宫女端着托盘轻声进入,我看她们一一摆好,又示意她们出去。
  一切妥当,我又回头望着她道:“玥儿怕是一整天都没吃过什么吧?先过来一同用膳如何?”
  她闻言,优雅起身微微施礼道:“多谢殿下关心!”
  我上前牵过她的手,“你唤我澈便可,以后不用跟我客气,你是我的妻子,一切都是我应该的!”
  “嗯。”她轻声应和,面带娇羞。
  我引她入住,为她递过一碗清粥。还记得那年在青阳城,她总是忙的忘记吃饭,每次都是我发现命人熬了粥端给她,她才匆匆划上几口!如今,她却是吃的极缓,端庄典雅。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太过苛刻,我总是觉得当年被触动的心弦过分的安静了。
  后来我也问过文博、老四他们。他们却也笑我太过疑虑了。
  文博说,我当年遇见她时她才十五,可塑性太强了,如今十八,有些变化也是正常的。
  老四说,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当年我就是因为没得到她,所以对她格外倾心眷恋。而如今我娶了她,感情自是不一样的。

  我听着觉的有些道理,但又有些不一样……
  日期:2017-11-06 14:39:31
  承运九十一年。算算时间,自我们成婚至今,也有十个春秋了!
  记得父皇在我们大婚百日后,突然下诏将皇位传于了我,又封了老三为靖王,老四景王。之后,便带着母后开始周游列国,生活恰意的不得了!
  沛儿吧,也在第三年成功嫁给了她心心念念的文博,日子过的也极是滋润美满!

  而她,在婚后第二年就为我诞下了一双儿女!
  这些年她也做的很好:做为,她端庄典雅,母仪天下;做为妻子,她温婉贤淑,大方得体;做为母亲,她细致平和,无微不至!
  倒是我,在她之后又设了三个贵妃!是的,虽然她们都及不上她半分的才情貌美!但是,但是她们,或多或少都和曾经还是苏沫的她有些相似之处,或气度,或性子!
  可能男人就是贪心的!我时常想,她若是不变该有多好呢?
  这些年,我也一直未曾向她提过青阳城的事。因为,因为我希望她可以自己想起我,认出我!只是,这一等就是十年!
  她似乎是记不得了,也对,萍水相逢不是谁都会在意的!

  所以,我只能偷偷的将当年的她藏在深处。
  可是,自从那日难得与她在花园散步起,我开始断断续续的做起了一个梦。一个只有我和她的美梦!不,准确的说,还有一只有趣的重明鸟!
  梦里的她,还是我心底的样子!梦里的我,也是十年前那个风华正茂的我!梦里,我们隐居在山川之中,没有世俗,没有争斗,安静闲雅,美好至极!
  尽管这梦中的我似乎有一种怪疾,时不时会病发,但我却觉得莫名的满足与幸福!
  这样接连半月后,这梦也到了尾声,我梦见我对她说:“苏沫,我要回国都一趟,你……可愿等我……”
  “苏沫,待我处理完那些事,我便回来陪你一起游遍天下如何?”

  “苏沫,最多三月……”
  这是我的最后一个梦境,却让想到了一个可能,令我失色的可能!
  我几乎是跑着来到了她的寝宫。此时,她正在教着珊儿和佑儿如何抚琴,她见我面色有异,便命人将孩子带了下去。
  “陛下。”她说。
  “皇后……你可曾去过青阳城?”我努力压抑着心头的不安,轻身道。
  “并不曾。”她语调温和,带着丝不解。
  “不……曾吗?”那一瞬我的大脑几乎是空白的,我踉跄着后退几步喃喃着,“怎么可能?不可能的,不可能……”
  “陛下!”她迅速扶住了我,柔声道:“陛下先坐吧!”
  我顺势拉起她的手道:“皇后,你在仔细想想,十三年前你不记得了吗?你去过的!还救了一个人!”

  她静静听着,却不答。她那精致的容颜,不知何时竟带起了一丝苦笑,一丝自嘲!
  她优雅的倒了两杯茶水,一杯给我,一杯自顾轻抿了一口,又示意我也品上一口。
  “陛下可认得这茶?”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淡淡道。
  “这茶色白如银,入口清香扑鼻,苦中带着丝甜,韵味无穷,自是我东阳的松山银针!”我肯定道,这是我们东阳国特有的一种茶,只产自东阳南部的一座松山之上。
  “陛下形容的不错,只是这茶……并非松山银针。”她头边说边唤人拿上了一个锦盒。她打开,里面满是青青的茶叶。她拾起一片,似回忆地说:“这是我在嫁于陛下之前,在望月一处无人的青山上发现的。我本是不爱喝茶的,却对它情有独钟!后来,我来到东阳后才发现,这茶竟和松山银针如此相像!怕这世间也只有我能辩出它们的不同了吧!”
  “……”我沉默不语。
  “自我嫁于陛下那日起,我时常听到陛下轻唤着一个名字。我本不觉得什么,可能那是陛下心爱之人。我努力做好一个妻子,希望陛下忘掉那个人。可是……”她突然停住,朝我苍凉一笑又缓缓道:“两年前我回望月看望父皇,却无意在门口听到父皇和国师的对话。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我原来还有一个妹妹,同胞的妹妹!直到那个时候我才恍然,陛下恐是……认错了人!那人,应是我得幸生还的妹妹……”

  “……”我望着她竟有些说不出话。
  她起身笑着摘下了凤簪,又道:“请陛下责罚!”
  “你……不必这样。”我拿过她放下的凤簪为她重新戴上。此时,才发觉她的身子正微微颤抖着。
  是啊,我怎么能苛责她呢?一切都因我而起,错的是我!我轻揉过她的肩,尽量缓和道:“你先休息吧!我有事要离开一些时日,你……不要多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