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757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离开了国家的支持,再强的团队也是无根之水,没有团队支撑,再强的个人也难免陷入独木难支的境地。
  今后的路要怎么走,李牧野现在还有很多迷茫,眼前最迫切的需要是怎么适应这个社会,融入到这个国家当中。而不是好像个异类过客一般。
  “老陆,你结过婚没有?”李牧野随便扯出个话题打开了话匣子。
  陆建波陪着小心回答道:“结过一次,还有个儿子,后来过不下去就离了。”
  李牧野道:“我好像也离过一次,我有个闺女,被一个自称是我现在妻子的女人带走了,那女的特别凶,我记得她一些事,但就是想不起她的名字,以及我们是怎么认识的,然后她还说我前妻死了,可我明明记得我前妻还活着。”
  陆建波道:“女人都他吗是不可理喻的怪物,有时候对你凶是因为心里有你,有时候对你温柔也是因为心里爱你,可有时候她们凶起来就只是因为恨不得你死了才好,别他吗猜,她要是真心对你,打都打不跑,她若是心思不在你身上了,求你求不来,甭惦记,就你说的这娘们儿,我分析她心里是有你,迟早还会来找你。”
  “借你吉言吧。”李牧野叹了口气,道:“我还有个事儿想问你。”
  陆建波真想说,傻逼滚远点,老子没空搭理你,但最终却陪着笑脸说道:“您问,我一定知无不言。”
  “我跟王红叶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要说我伤了她?”李牧野问道:“还有,除了她以外,你还知道几个我认识的人?”

  陆建波不敢隐瞒,于是把他所知道的所有关于王红叶和李牧野之间的事情说了一遍。末了说道:“你当时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反正那娘们儿恨死你了,但是除了你,她又谁也看不上。”
  “你说这事儿发生在上海?”李牧野问道:“当时跟我一起的是不是还有别的人?”
  陆建波道:“这事儿你问我不合适,最好去找王红军打听去,这些年他跟你的关系都很好,你要想找回记忆,最好的人选就是他了。”
  李牧野一皱眉,道:“你什么意思?嫌我?”又问道:“我上哪找这个王红军去?”
  “上海呀。”陆建波道:“这王红军最近几个月可成了商界风云人物,搞了个红云集团,专门推广养生秘方和保健品,东西特别好,价格也公道,这还不到半年时间就火的一塌糊涂。”
  “路远,我怕坐错了车,你陪我一起去,没问题吧?”李牧野问道。

  陆建波道:“你是老板,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李牧野道:“还有个事情,我明天要跟李宝库见一面,有些事想问问他,你安排一下。”
  陆建波面露为难之色,道:“这个可能不太好安排,我们跟他算是竞争对手,因为省城体育中心改造项目那件事,双方还起过冲突,这条地头蛇可着实不好惹。”
  李牧野道:“全是屁话,你这是在敷衍我,李宝库根本不是你说的这种人,我跟他一起光屁股长大的,他是什么人我还不如你了解吗?”
  陆建波一咧嘴,道:“那这样,我把他地址给你,他什么样的人你自己去看一看不就都清楚了?”
  李牧野点点头,道:“成吧,那我就自己看看去。”又问道:“还有一件事,就我那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建波道:“还能是怎么回事,你那房子空了挺长时间了,大概三个月以前吧,那李宝库突然就跑去说这房子归他了,说是你送给他的,王红叶不相信,打着王红军的旗号把李宝库赶走了,然后为了防李宝库就硬住进去了。”
  “哦。”李牧野恍然道:“原来是这么回事,那我更得跟这李宝库见一面了,我得问问他为什么偏偏要在那时候跳出来争我的房子?几个月前我得了这场病,按说知道这件事的人应该很少,这家伙是怎么得到的风声?”
  李建波好奇问道:“李牧野,你这到底得了什么病?说你失忆了吧,你倒还记着怎么收拾人,说你没毛病吧,你连基本的适应社会的能力都丧失了,可我跟你说话的时候感觉又挺怪的,就好像我才是个傻子。”

  李牧野嘿嘿一笑,莫测高深的:“道理很简单,我是狼你是羊,即便是忘记了一切,有些本能还在身上,更何况有些特别想记住的东西总还会记着一点点......”
  李宝库发迹是从放印子钱开始的,最初是王红军为首,后来王红军去了上海发展,换成了张承志,因为催债把一赌鬼追公路上结果闹出人命,张承志作为老大没有让下边人背锅,判了五年。论资排辈,就轮到了二棉裤当家。这货接手公司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上岸洗白,高利贷不干了,用顶账来的一处私企厂院开发了一片楼盘。从此一发不可收。
  七年的时间,宝库地产乘着全国地产行业兴起的东风发展壮大,李宝库也摇身一变成了号称身家数十亿的煤城首富。如今他还不到四十岁的年纪,事业根基盘踞煤城,辐射省城,正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
  位于城西的宝库地产大厦,是本市地标建筑之一,也是宝库地产创牌子的杰作,集酒店写字楼购物商场等功能于一身。同那些一屁股债的浮华虚贵不同,这里是完全属于李宝库的私有王国。
  李牧野站在门口仰头看了一眼,大厦门前的广场上竖着巨大的广告灯箱,反复播放着关于宝库地产的宣传片,李宝库梳着大背头,负手站在山上,眺望脚下的高尔夫球场和大片别墅区的镜头唤醒了小野哥一些记忆。

  许多年前,李宝库还是一个绰号二棉裤的小瘪三儿时,曾经有一次对李牧野说,他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听到别人叫他的名字,亲到孟凡冰一口。然后李牧野就帮他实现了这个心愿。团伙所有成员从那时起都必须叫他李宝库,李牧野还十分混蛋的把孟凡冰约出来看电影,却安排李宝库坐在她旁边,趁着她不注意,硬扳脑袋帮李宝库完成了心愿。
  李牧野想起当年李宝库感激的提泪横流的样子,自我感觉里,这李宝库就算不记挂自己的好,至少也不该对小野哥有什么怨恨才对。却不知有一种友谊叫你觉着你们不错,但其实人家未必是这么想的。
  现在的李宝库不是谁想见就能见到的,李牧野走进大厦向保安打听李宝库的办公室位置时,立即引起了这位保安的特别关注,警惕的打量了小野哥一番后盘问道:“你是什么人?见我们李总有什么事?有预约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